上海唯一女子交警中队中队长,守护5.5公里世纪大道,她说:执法者怎能后退?

上海唯一女子交警中队中队长,守护5.5公里世纪大道,她说:执法者怎能后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洁   2019-08-13 15:20:00

延安东路隧道进入浦东第一个红绿灯,位于浦东南路路口。从这里开始一直到临近上海科技馆的丁香路口,5.5公里长的世纪大道,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之一。沿途十个路口,有一道独一无二的靓丽风景:蓝白制服下,一群英姿飒爽的年轻女警,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海中指挥交通,用智慧、汗水、青春日夜守护。

这是浦东“从来未有”、也是全上海唯一一支女警交警中队。刚刚过去的周末,强台风“利奇马”汹涌来袭,女交警们坚守岗位,狂风暴雨中保障道路通行安全。但她们的队伍中却少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今年4月,女警中队中队长张丹青被查出罹患乳腺癌,不得不暂别热爱的工作岗位。

如今,张丹青已经进行了三次化疗,姐妹们都在等待这支队伍的“代言人”、她们心中的“女超人”早日“满血”归来。

图说:张丹青在雨雪天执勤。浦东公安 供图(下同)

她是女交警的“代言人

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的警营里,挂着张丹青雪天执勤的照片,那是全分局出了名的“张丹青式”的精气神,坚韧且柔情——一顶比雪更亮白的女式警帽下,张丹青侧着脸目光温柔地望向前方,嘴里含着口哨,左手伸进飞舞的雪花里,做出待行的手势,雪花飘落在她挺直的衣袖、盘起的发团和齐整的帽沿上。

“提到浦东女交警,张丹青就是‘代言人’。”现任浦东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李钱龙与张丹青共事过6年,平时在指挥中心的监控画面里,镜头拉得再远也可以一眼就看出哪位是张丹青,“无论是指挥的手势,走路的精气神,都是挑不出瑕疵的。”

“代言人”这个称号不是搞搞“形象工程”得来的,作为连续十年坚守在第一线的民警,张丹青用她每一个行动为女交警“打样”。

世纪大道女警中队指导员许洁敏是张丹青的老搭档。回忆初识“第一面”,是2008年,张丹青初出警校,许洁敏是交警支队二大队东方明珠中队副中队长,也是张丹青的“带教师父”。

那时候东方明珠中队有一个“女警岗组”,驻守世纪大道浦东南路,人称“浦东第一岗”。重要性不言而喻,难度也不容小觑:车多、人多、复杂情况多、处置要求高。让许洁敏意外的是,这个“假小子”不到一个星期就出师了:张丹青不但勤学善问,而且毫不怯场,短时间内就把路口情况、车流走向给摸清,并熟练掌握了排堵疏导、违法处理等基本功。

2008年,上海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午夜1时,大队启动应急预案发出加班通知,家住杨浦区的她第一个赶到单位。执勤路上很滑,不少女警摔伤了,早早回到队里休息。张丹青却一直值勤到过了饭点才回来,身上满是泥水。大家问起,她满不在乎:“我摔了两跤,摔就摔了呗,起来拍一拍就可以走了。”其实摔了跤之后,张丹青没有站起来就走,她想到上班高峰即将到来,忍着痛跑到附近商务楼里借来扫帚,把积雪扫干净:自己跌倒的地方,不能让别人再摔跤。

图说:张丹青

她说:执法者怎么能后退?

2018年,浦东交警支队一大队世纪大道女警中队成立。从原来的一个岗点到世纪大道沿线10个路口,高峰管理也从原本的1.5小时延长至3小时,翻了一倍。张丹青带着12名女警、32名女辅警支撑起了这条路的秩序与平安,平均年龄28岁的她们,以早中班交替、一岗6小时的工作模式运转。

张丹青既是这支队伍的建设者,也是领头羊。中队刚刚筹建的时候,连队部也没有,一切从零开始。面对繁琐细碎的各项事务,她没有望而却步。她把女警中队视作自己的孩子,用心滋养,小心呵护。中队营房选址,她反复踏勘、听取大家的想法和意见。女警中队从办公室选址到文具的选择,都是张丹青深一脚、浅一脚走出来的。

今年3月,一段世纪大道女交警的VLOG短视频在网上发布,以女警中队90后民警周佳静为代表的“新鲜血液”,在世纪大道浦东南路路口执勤的画面被网友狂赞:“怎么可以这么帅!”而在这些90后小囡的眼里,师父张丹青才是最帅气的“女超人”。

女交警黄莉洁至今还记得一次与张丹青执勤的经历。那天,张丹青拦下一个乱穿马路的水果商贩,听说要处罚商贩立刻青筋暴起,而他手边就是一把水果刀。张丹青镇定自若,该批评就批评,该罚款就罚款,执法流程丝毫不乱,气场让对方服服帖帖。事后队友问她:“丹青,当时不怕吗?”张丹青说:“怎么不怕?但执法者怎么能后退?”

在“浦东第一岗”执勤时,张丹青就是全岗组“开单”最多的人,管事率最高。当了中队长后,为了让队员们尽可能多一些时间休息,张丹青每天早晚高峰必然守在路口,中午有整治行动,她也总是一人一岗坚持到底,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

今年春季一次交通整治中,张丹青拦下一辆逆向行驶的共享单车,要对骑车老汉罚款50元。老汉纠缠一番见张丹青不为所动,竟趁她处理给别人开单时溜了,但他的身份证还在张丹青手里。

撤岗后,张丹青在路口等到冻僵了老汉也没回来。两天后,老汉“反咬一口”投诉张丹青“无故扣押他身份证”。尽管如此,张丹青没有记恨。她了解到老汉没有固定工作、生活拮据,主动和社区民警上门,协调居委会为老汉争取到了低保政策。但最后,她还是找到老汉,将罚款“进行到底”。那一刻,老汉握住她的手,含着泪连声道谢。

图说:工作中的 张丹青。

她期待,有一天能重回岗位

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收到体检报告时,医生就通知张丹青尽快复查。

张丹青的身体也早已发出了警报。浦东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王淑兰回忆:“当时,丹青每天回家都说累,她母亲催她体检,但她不是说有重要的勤务任务,就是还有一个晚高峰要守。”因为繁忙的工作,她将复查的时间延至年后。之后又兜兜转转了几家医院,才最终确诊,此时距离拿到体检报告已过去3个月。

确诊患病后,张丹青说,既然要走,也不能丢下一堆烂摊子走,这不是她的行事作风,“最后两个礼拜,她跟女警的岗组长交代了很多。”一直到预约就诊前的半个月,张丹青仍然在岗位上。同为警察的丈夫问她:“你已经这么严重了,不累吗?”张丹青说:“我设卡两个小时,我没觉得累啊,腿酸是正常的。”直到4月17日,确诊入院前一天,张丹青站完了最后一岗。

入院后,张丹青依然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张丹青,乐观对抗病魔。动手术前,她把长发剃成短发,让丈夫给他拍下许多好看的相片,留作纪念。化疗之后,她索性剃成了光头,买了不同款式的帽子,戴在头上拍下自拍,发朋友圈让大家帮她选哪一顶戴着最好看。

“一开始难以接受,平时有什么困难基本上难不倒我。后来我转念一想,这是治愈率最高的癌症,我只是要暂时离开岗位而已。”记者见到张丹青时,聊起自己的疾病,她始终面带微笑,她说,“如果身体允许,领导还愿意信任我的话,我非常愿意回到这个集体当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杨洁

编辑:赵菊玲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