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轧户口米

再谈轧户口米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家庆   2019-08-13 15:49:52

7月29日夜光杯上的《轧户口米》一文,写得很详细。日本侵略者占领上海租界时期,真正在上海亲身轧过户口米的人恐怕很少了,因为那是80多年前的事情。我想我还是应该写出当时情况,留下一点真实的资料。

当时我十一二岁,刚上初中,住在麦特赫司脱路(今泰兴路)上。在日军占领租界后,老百姓实际上是买不到户口米的,因为日军给的米量,远远低于老百姓应有的量。所以除了少数发国难财的人以外,他们有钱可以买黑市米吃,一般老百姓只能吃杂粮。而米店偶尔贴出“明日本店售米”的布告后,当天晚上我们老百姓就拿了个小板凳去排队了。我们是绝大多数的老百姓,恐怕不大好称为饥民。这个晚上在米店外排队秩序很好,我们还自发用粉笔在肩上编个号码,半夜里还轮流打个瞌睡。可是到天亮了以后,情况就完全变了。大家都站起来前胸贴后背,排得非常紧凑。因为米不多,排在后面就可能买不到。如果仅仅是这样子等米店开门买米,问题也不大。更重要的是当时有一批无职业的人,以“轧户口米”为生。他们都是年轻力壮的人,到天亮了以后,就开始上他们的班了。他们的目的就是挤进这个队伍里,当然是挑老弱病残为目标。我有一次就被他们挤出来。他们只要挤进一个人,他就用力推前面一个人,这样就空出一个空档,他们的同伴就可以进来。以此类推,直到他们这批人全部进入队伍为止。这样大家可以想象这个“轧”的程度了。这就是买其他东西也排队,也轧,但是只有“轧户口米”臭名昭著的原因。这批职业轧米者轧到了米,倒不是自己吃,而是到各里弄高价出售,以此维持他们的生活。

开始卖米前后,不会人山人海,至少米店前只有一排,因有几个人管。距离米店远的地方才有些乱。至于说有什么工部局、公董局的人来维持秩序,我从未见过。倒是有时日本鬼子会来看看。他不是来维持秩序,而是作为奴隶主的身份来到这里。我被挤出来的那次,他不是去管轧米职业手,而是给我这个被挤出来的儿童一个耳光。为此我写了篇短文在2015年8月22日的夜光杯上。这些轧户口米的真相,是今天的年轻人不可想象的,也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因为日本侵略者投降后,米能够满足老百姓的需求,这批职业轧米人也消失了。当时轧户口米的情景再也不会出现了。(张家庆)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