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中国医师 | 海派中医推拿 绽放彩云之南

致敬中国医师 | 海派中医推拿 绽放彩云之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左妍 实习生 徐子涵   2019-08-19 10:48:00

8月,云南省文山州的医生和当地百姓又在热切期盼中迎来了他们的“上海朋友”——新民健康大讲堂。连续三年盛夏,新民晚报和上海市卫健委、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合作,把海派中医技术送入当地医院,把健康知识教给广大群众,把浦江之畔的美好祝愿留在彩云之南。

早在2014年,上海岳阳医院就派出涵盖10个临床科室的多支医疗队对口支援文山州中医医院,该院在推拿、康复等中医非药物疗法方面的技术水平有了显著提高。三年的对口支援结束后,上海专家却舍不得说再见,依然不定期前往指导工作,用爱心和责任心续写真情帮扶新篇章。

因地制宜科室“从无到有”

30多岁的徐天孝是云南人,2009年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年“大学生村官”,一心想学以致用的他最终还是回到了临床,在文山州中医医院担任针灸推拿医生。彼时,当地的医生大多重针灸、轻推拿,认为推拿是“体力活”“苦差事”,“揉揉捏捏治不好毛病”,远不如做针灸来得“体面”。

徐天孝医生块头大,力道足,又对推拿有兴趣,2014年3月科室“一分为二”的时候,他成了推拿科的创科“元老”。那时,科里只有3个医生2个护士,病人少得可怜,一筹莫展之时,迎来一场“及时雨”。

图说:徐天孝从上海专家身上学到了真本事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2014年9月,上海岳阳医院的医生来到这里对口支援。医疗队根据《沪滇医院对口支援协议书》的指导,制定了工作计划。张树锋是第一位走入文山州中医医院推拿科的上海医生,他的手法与当地的常规操作有很大差别,徐天孝惊呼,“原来推拿还可以这么做!”

张树锋在文山半年,和当地医师一样的工作时间上班看病,由于慕名而来的患者增多,经常工作到最晚才下班。除了看病和带教,还把脊柱微调、小儿推拿带到了当地。徐天孝深受启发,“我们以前给病人推拿,往往要二三十分钟,医生累得不行,患者疼得大叫,效果也因人而异,能看好就很高兴,看不好也就算了。”徐天孝说,早知推拿跟外面按摩店的操作不一样,但直到张树锋来之后,他才真正认同推拿的价值。

拜师学艺感受更多“不同”

张树锋回沪后,岳阳医院又派出了全国著名推拿专家沈国权接棒,在2016年至2018年间,沈国权在云南待了三年,除了在文山州中医医院出诊、带教外,还常下县城、进山村,为村民们看病。沈国权的一双手,又让徐天孝感受到更多“不同”。

“沈老师看病,‘先动口不动手’,反复触诊,精准评估,再开始推。”徐天孝回忆,沈国权接待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位38岁的急性腰痛患者,由于反复发作,直不起身,去遍了文山的医院都治不好。听说上海专家来了,专程赶路而来。虽说是腰痛,但沈国权并没有在脊柱周围找筋结,反而在下肢、上背等部位反复寻找。找准后开始推拿,短短五分钟,这位患者竟然站直了,现场大家目瞪口呆。

这件事令徐天孝感触很深——推拿这样的外治法,蕴含了中医的整体观,更体现了精准医疗的理念。此后,他萌生了拜沈国权为师的念头,但却羞于开口,怕自己水平不够被拒。不过,后来随着深入了解,他发现沈国权丝毫没有架子,他总是对患者来者不拒,对于可能给自己“惹麻烦”的患者,也一视同仁。他告诉徐天孝,“做医生就是要有冒险精神,不怕困难。”此后,科室的患者越来越多,从一天不到5个,发展到一天要看二十个。还有不少群众坐了几小时的车,专程来看病。

图说:沈国权医生

有一天,徐天孝鼓起勇气表达了自己想拜师的愿望,想不到沈国权竟欣然答应。“我还记得2008年在北京实习的时候,也想要看一下国内某位著名专家‘真人’,想了很多办法、问了许多人都约不上,后来自作聪明挂了个号,排了很久的队,结果依然没看到专家本人。没想到的是,现在自己每天跟著名专家朝夕相处,还一不小心成为师徒,真是做梦也没想到。”

跟师也并非那么容易的。有一次,他被师父劈头盖脸骂一顿,原因是一位28岁的年轻妈妈因患腱鞘炎来就诊,他按照老方法治疗,花了很长时间,患者依然喊痛。沈国权大声斥责,“你怎么还是这样操作?出去别说是我的徒弟!”徐天孝有些不甘心,虽说老方法效率差,但也不是没看好过。第二天偷偷电话回访,患者却说“丝毫没有改善”。患者第二次来时,直接提出希望由上海专家来治。只见沈国权在手肘等部位找到几个筋结,微调几下便好。隔天再次电话回访,患者表示“不痛了”。

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徐天孝却突然“顿悟”了,“转变思路很重要,再也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此后,他根据老师的点拨,陆续治疗了几位病人,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今年,沈国权过生日,徐天孝还专门赶来上海祝寿。而师父不但邀请徒弟回家吃饭,还驱车2小时到机场接他,怕云南人吃不惯上海菜,特地去超市买好辣椒酱。

积极惠民建立长效帮扶

如果说上海专家对文山州中医医院的学科建设是“因地制宜”,那么,人才培养则是“因材施教”。对口支援帮扶,不仅要让群众在家门口享受优质医疗服务,更要为当地医院培养出一支带不走的高素质医疗队伍。上海岳阳医院院长周嘉说,“把专家派出去”的同时,他们也“把医生接过来”。在几年里,徐天孝逐渐成长为科室负责人,他先后把科室里的3位医生送来上海进修学习,自己也曾两次受邀来到上海岳阳医院培训。

“从无到有”的文山州中医医院推拿科,如今已有了12位医护人员,从没有病人到忙不过来,年门诊量也超过了8000人次。不仅如此,科室还在上海专家的帮扶下,成立了沈国权名医工作室,建立长期带教机制;并开出一个小儿推拿专科门诊,用绿色、环保的手法治疗为当地患儿的健康保驾护航。

每年夏季,岳阳医院还会派出多个科室的专家组成医疗团,对文山州中医医院的各个科室进行业务指导、对患者开放义诊咨询,根据当地的需求“精准帮扶”。多年来,新民健康大讲堂也成为了当地居民喜爱并熟悉的上海品牌,每次活动都会遇到驱车数小时赶来参加的群众。

“对上海而言,不仅要对当地的技术输出,更是要在此基础上,为当地医院打造品牌,使之成为区域医疗中心,辐射周边。”周嘉坦言,医院以“帮扶与自助并举,输血与造血同步”为原则,努力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令人高兴的是,目前,文山州中医医院推拿科已成为文山州水平最高的推拿学科,科室的目标是逐步开出病房,收治住院患者;并在文山成立针灸推拿委员会,在当地发挥龙头示范作用;此外,还要将推拿技术辐射至越南等周边国家。

为了沪滇两地的同一个“健康梦”,上海专家从未停止过他们的付出。而诸如徐天孝这样的云南当地医生,也反复表达着感谢与敬佩。这位土生土长的当地汉子,本可以安心在家“当地主”,却非要“自虐”学医;本可以混个闲职,却非要挑战困难。每一年夏天,他都会去机场接上海来的专家,他也曾不止一次表示,“是上海医生的敬业精神深深感染了我。上海医生不仅把他们的技术带给我们,更将他们的态度和作风留在这里。我要像他们一样,做好医生,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实现‘健康梦’而努力。”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实习生 徐子涵


【延伸阅读】

致敬中国医师 | 沈国权:指尖下的“健康中国”梦

致敬中国医师 | 丁氏推拿进一步改良手法并推广先进技术 新科研让“元老医术”更有活力

编辑:郜阳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