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晚报投稿情结

两代人的晚报投稿情结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鸣   2019-08-22 15:06:24

20世纪90年代,为了能及时读到挚友发表在晚报上的大作,我专门跑去邮局订了晚报。看久了,自己的手不由自主发痒,自己的心情不自禁萌动,寻思我写的文章在厂报上是每期不脱班的,即使在局(轻工业局)报和区(杨浦区)报上也是可以登出来的,因此便大胆地向晚报副刊投出了稿子。结果可想而知:碰了一鼻子灰,一连退了半打(即6篇),让我彻底领教了“夜光杯”这个名牌栏目的厉害。好在我没有气馁,不耻下问,并逐字逐句研究夜光杯上的佳作是如何构成的。经过一番痛苦的屡投屡退“折磨”,我终于在投出第14稿之后,上了版面。

于是从1998年起,我就一发而不可收。虽然硕果不累,但每年好歹总有几篇文章被编辑选中,在夜光杯版面亮相。每逢拿到刊有自己文章的晚报时,兴奋之情难以言表。因为父亲之前一直不满我的“不务正业”,反对我转型文科,所以在家人面前我不免有点得意忘形。一开始父亲默不作声,也不以为然,但当我显摆了几次后,父亲忍不住发声了,讲他于半个世纪前就以晚报通讯员的名义在晚报上发表过文章。

父亲随口一句话,令我大吃一惊。我还自以为是,不料父亲早就是晚报的作者了。我连忙虚心请教。原来父亲于1952年从抚顺发电厂(当年东北地区最大的火力发电厂)调到上海电业管理局。电力工业乃上海最重要的公用事业,关系到全市的“光明”,缺电万万不可。在那个火红的年代,上海广大的电业工人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援下,发扬主人翁精神,克服重重困难,取得了反轰炸的胜利;将燃油锅炉改造成燃煤锅炉,打破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禁运政策,取得了反封锁的胜利。尤其是1952年经民主改革后,激发了电业工人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开展了增产节约运动,使得发电耗煤下降、发电率大幅提高,整个上海电力工业蒸蒸日上。为了让市民们深入了解和感受电力工业热火朝天的生产形势以及工人们大干快上的工作激情,晚报会经常刊登有关这方面的信息。而执笔撰写通讯报道的任务就落在了时任上海电业管理局副局长汪德方的秘书、我的父亲肩上。

没想到我与父亲竟然是同行(晚报投稿者)啊。我兴趣吊上来了,立刻请父亲回忆:当了几年晚报的通讯员?一共在晚报上发表了几篇文章?分别在哪年哪月哪日?父亲淡然回答过去这么多年记不住了。我尊重父亲,不再追问。因为我接触过父亲那一辈科技知识分子,由于从小就胸怀“工业救国”志向,所以他们一般都对数字和图纸比文字和露面更在乎、更看重。

闷声不响的父亲居然还做过晚报的通讯员!当然,我这个投稿者对此一点都不沮丧,而是为我们父子俩都能在晚报上发表文章自矜。(徐鸣)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