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提亚迷城——戈壁沙漠漠中的一颗明珠

锡提亚迷城——戈壁沙漠漠中的一颗明珠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毛力   2019-08-27 12:50:00

大漠连天,黄沙蔽日,羊角祭祀桩上的绸带飘扬着,伴随着狂风呼呼作响。立于古城之上远瞰四周,一段传奇已被黄沙埋没。后人为了使明珠再度焕发光辉,不计艰辛复原了一部分城市。

这就是锡提亚,一个谜一样地方。

"锡提亚"译成汉语是"不灭的悬崖",据《魅力叶城》丛书介绍,始建于11世纪末,有人认为是喀喇汗王朝时期的可汗城,公元1218年在成吉思汗西征时被毁。锡提亚谜城遗址属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城内偶见找见陶片、瓷片、灰土、红烧土以及人骨等遗存。遗址内的黄土台子或为墙或为墓群。近年在遗址周边,当地农民在垦荒劳作中时能挖掘出各种大小不一的陶罐、钱币、铜制品和古饰品。

沙堡耸立在荒漠中,黄泥做的城门外,一块石碑巍然屹立,余秋雨为此题字“锡提亚迷城”。城门上旌旗猎猎,城门下红毯渐渐展开,音乐响起,前年后的可汉城,人们用热情的舞蹈和歌曲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前来。金冠抖动,银靴摇曳,衬着古老的符号,别有一番异域的风味。

舞毕,城门洞开,黄沙渐渐落下,露出了整个锡提亚古城的全貌。大道一路通向皇宫,大道两旁是黄土做的房子,旌旗在空中飘扬,上面写着“洞口旅舍”四个大字,锡提亚是新疆通往外域的一个中转站,无论是张骞出使西域的时候还是如今和平时代,这儿都是驿站一样的存在,无数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在这里休息、整修车辆、住宿,顺便欣赏一下锡提亚古城的美景。祭祀台上立着五根拴着羊头的柱子,祭祀场正中心是长相怪异的祭祀台,圆形的台面,立柱做成了牛蹄的形状,立柱上更是雕满了眼睛,看上去十分诡异,相传信徒们正是围着这个祭祀台跳起最虔诚的舞蹈,大祭司会坐在一旁最高的“天座”上,天座的靠背上书写着“昆仑神教”四个大字。虽然是后人仿制的场景,但也是经过无数考证的,惟妙惟肖。骆驼在大道上走着,驼铃声叮当作响,驮着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女子,这样的美景吸引着游客驻足观赏,更有人拿出了无人机,在迷城的上空飞起。沉寂了千年的古城仿佛一下子又焕发了青春。

大道两旁的商铺内,不时传来吆喝声。这里是上海援疆项目,商铺里的服务员、保安、工作人员都是周边村子的贫苦户,他们学历都不高,据说之前国语也不是非常标准,经过一年多来与游客的交流以及他们自己的学习,国语已经很流畅了。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工作上几个小时,就能为家里赚到一笔钱,这样的援建项目既解决了当地贫困户的就业、收入问题,又为游客提供了了解当地的人情、风情的机会,实属一举两得之举。

在商铺的最后面,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建筑,“梦回西域”正是锡提亚迷城的“主打品牌”,从小门进入,眼前是一条黝黑的通道,仿佛我对以往西域的认识一样——无知的仿佛盲人,随着我们队伍的深入,眼前渐渐明亮起来,左右墙壁上各雕刻了一座巨大的石像,石像的头格外的大,浓密的眉毛,大睁着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厚重的嘴唇,额头上写着“昆仑卫士”,这个形象就是当时考古学家们发掘锡提亚迷城遗址时根据出土的遗骸还原的角色,听说那具遗骸高约两米,是名副其实的“巨人”。台阶逐渐往下,一路上左右两旁的石壁上,书写着一些看不懂的字符,这些字符也是从这遗址里发现的,但具体代表什么意思,好像人们已难以破解了。走到石道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处格外大的石穴,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带一路”原来的版本,也就是张骞出使西域的那条“丝绸之路”正是途经这里,石穴中的大屏幕上正播放丝绸之路南北两段不同的路线。远远地就能望见六福巨大的画像,他们是中国历朝历代里为中原和西域的文化、宗教、人情相了解、融合的推动者。

这里还藏着“西域三十六国”的秘密。随着我们的前进,“西域三十六国”按离中原从近至远的顺序一一呈现在我们眼前,当时各国的风土人情已难以考证,但遗留下的建筑、文字、传说,例如楼兰美女的传说、大月氏仍是当今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

从石穴中走出,正是在锡提亚皇宫的门口,参观的部分结束了,宴会的狂欢正式开始。

在新疆,歌舞是避不开的节目,锡提亚也是如此,当地的人们会用最热情的舞蹈和歌声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皇宫内是宴请客人的地方,这里有一座巨大的舞台,桌子都环绕着舞台周围。主人设宴款待我们,民间艺人在舞台上跳起热情的舞蹈,舞到最尽兴时主人会亲自唱起歌,客人们也会被邀请上台一同舞蹈。美酒、好肉、新鲜的瓜果,搭配上精美的舞蹈,今晚的锡提亚格外的热闹。

锡提亚迷城,作为上海援建工作的一环,向游客展现了南疆地区的风土与人情,更从历史、现代相结合的办法,将人带入时空的轮回中,体验着西域风景的美丽、维吾尔族人们的热情。

编辑:尹尚胜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