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自维也纳驱车一小时赶来,有人从德国坐火车赴约,上交欧巡每一站都有“忠粉”追随

有人自维也纳驱车一小时赶来,有人从德国坐火车赴约,上交欧巡每一站都有“忠粉”追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   2019-08-28 15:58:13

当地时间8月27日晚,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内,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在观众热情掌声中,沿着管风琴旁的台阶拾阶而下,重新来到舞台中央,向满堂观众致以谢意。 这台音乐会,是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世界巡演的第六场演出,也是上交继2014年应邀参加该音乐厅乐季后的再度登台。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演出也被列入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夏季音乐会系列,在接连上演80余场风格多元的音乐专场中闪耀独特东方神采。据悉,此次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世界巡演获得国家艺术基金支持,并入选2019年上海市“中华文化走出去”专项扶持资金支持项目。

图说:上海交响乐团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表演 官方图

 

音乐厅声学优势让“五行”更饱满


阿姆斯特丹是荷兰最大的城市,也是一座地处海平面以下的港口之城,这座艺术之都除了风车、木鞋、运河及各种博物馆,也为拥有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这座世界一流演出场所而骄傲。该音乐厅于1888年开幕,凭借独特的建筑声学和高水准的节目,每年吸引着超过近百万观众。

当地时间晚上8点整,乐团以陈其钢的管弦组曲《五行》开场。曾有声学专家评价皇家音乐厅“混响对提琴手提供了很大帮助,当拉一个音滑到另一个音时,前面一个音仍留着,给人感觉每一个音都充满活力”,这一声学优势在《五行》这部乐思细腻的作品里获得了充分体现。

图说:上海交响乐团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表演 官方图

第一乐章“水”的旋律轻盈流转时,乐队中竖琴波浪线条般的滑音和弦乐的拉奏,在音乐厅的空间里显得格外丰满透彻,生动体现了”水“的清冽和灵动特质;第四乐章“土”通过弦乐的长音和马林巴颤音琴的音色融合,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里产生了悠远苍凉之感,将现场的观众带到了遥远东方古老旷漠的大地。

随后,多次赴华演出的小提琴家弗兰克·彼得·齐默尔曼奏响普罗科菲耶夫的《D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曾多次与上交合作的他,当年曾拜师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首席克雷博斯,因此,也是这座音乐厅舞台上的常客。他自如的琴技,和乐队完美的配合,赢得了满堂喝彩。下半场,上交在余隆挥棒下用一首拉赫马尼诺夫的《交响舞曲》,彻底征服了现场观众,音乐会结束时,观众集体起立,为精彩的表演送上了热烈的掌声。

图说:小提琴家弗兰克·彼得·齐默尔曼 官方图

 

他们自维也纳驱车一小时赶来


8月25日,上交继2017年后再度在格拉芬内格音乐节奏响中国之声,当晚的演出,吸引了众多观众从维也纳驱车一个小时赶来。作为格拉芬内格音乐节创始人,钢琴家鲁道夫·布赫宾德在音乐会后赶到后台,向音乐家们表示祝贺:“我们(音乐节)只邀请杰出的乐团。上交的首次演出,给奥地利观众中留下了良好的口碑和高度评价,所以,上交已列入我们今后经常会邀请的名单。今晚,《五行》和《良宵》两首中国曲目尤其动人。”

上交140周年世界巡演所到之地,都受到了中国驻外使领馆的热烈欢迎,中国驻奥地利大使李晓驷、驻荷兰大使徐宏分别来到格拉芬内格和阿姆斯特丹的演出现场,充分肯定上交用音乐沟通世界的努力。中国驻美大使馆高度评价上交在美国华盛顿和芝加哥的两站演出,称“在余隆和周平带领下的上海交响乐团,为当前的中美两国关系注入了正能量。”

图说:专程赶来听音乐会的德国老爷爷保罗 官方图

音乐会现场,还出现了一位“特殊”的观众。2017年,上交赴欧洲巡演时,在汉堡遇到一位闻讯特地赶来的德国老爷爷保罗。保罗的母亲曾经在上海跟随工部局乐队指挥梅百器学习钢琴,还参加过演出,因此,他听到上海交响乐团来到德国,无论如何也要听听母亲当年合作过的乐团的表演。有了这一次的结识,老爷爷去年还万里寻根,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上海,找到了自己幼年居住过的旧居。这次,保罗得知上交来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演出的消息后,早早就订了票,与妻子一起,坐火车从德国专程来听音乐会,还特地到后台看望演奏员,亲切之意,格外温馨。(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编辑:沈毓烨 实习生刘雨桐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