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

温暖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斌   2019-08-28 18:06:42

双手接过民警递上的那份“上海市公安局户籍迁出证明”,我的心跳加快了。

原以为往事已经淡忘,孰料一见“该人于1971年11月9日迁往大兴安岭”这几个字,当年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出发那天秋高气爽,彭浦车站月台上人头攒动,耳边都是第一次出远门要如何如何的叮咛嘱咐,火车一动,这些细声软语立刻变成了千百人的嚎啕哭声,任你铁石心肠,听了也会变色动容;五天以后抵达大兴安岭腹地的一个小站翠岗,暮色中只见四周都是皑皑白雪和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伴随着时断时续的林涛低吼;没过一个月,我的左脚跟就因为那个地方的毡袜磨出了一个破洞,被冻伤起了个大水疱……

原以为自己还算坚强,可是当我看到发黄的户籍底卡上祖母双亲的姓名,仍禁不住阵阵哀伤。那年春天,大兴安岭森林发生大火,一百多年轻人为扑火在密林里转了一个多月。消息传到上海,家长们见不到儿子的书信,心急如焚,互相打听。后来有位不幸身亡,恰好与我同一所中学而且同姓,家长们以讹传讹,竟说成是我,把父母吓得不轻。我在北大荒待了多少年,祖母和父母就牵挂了多少年!如今苦尽甘来,他们却都未享高寿,早早离我而去。

原以为自己将要终老他乡,没想到现在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实现落叶归根的愿望。年轻时志在四方,年纪大了,身体弱了,谁不想老有所依?前不久遇见一位当年黑龙江的伙伴,他告诉我,像你这样退休在外地、独生子女在上海的支边老人,可以选择回家乡与亲人团聚。我这才知道,原来这项德政已施行多年了,只怪自己很少出门,孤陋寡闻。

见我出神地看这张纸,眼前的年轻民警问道:“你还有什么证明要开吗?”

证明?我有些困惑,他马上解释说,如果还有需要派出所出具的证明,就一块办了,省得来回跑。哦,原来这样!这个长得有点像马天民的民警真好!

可是,一个刚满17岁的青年离家后辗转几十年的离散聚合、酸甜苦辣,谁能证明?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这些年来对父母亲人、对家乡魂牵梦绕的思念,又怎么证明?

不过,你能证明我是在一个确定的时间从一个空间迁移到另一个空间,证明我也是那段历史的参与者,这就够了!而且,你还想方设法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老者,我心里很温暖!燕子的最大遗憾是一辈子没见过梅花,因为它怕冷,梅花开时它都不去。我比燕子强,我不怕冷,但我也需要温暖。(杨斌)

谢过了这位好心的民警,我走出了派出所。外面下起了雨,风也有点大。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衣袋,生怕里面的证明被淋湿。它不是普通纸张,是家乡给予的一份温暖!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