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现代药业的缩影,白色药片的传奇

阅读者|现代药业的缩影,白色药片的传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9-08-29 16:55:36

微信图片_20190604081439.jpg

这是一本讲述阿司匹林发展历史的书——《阿司匹林传奇》,完整囊括了这一上世纪最成功的化学药品从埃及纸莎草上的只言片语一路走来,终惠及千家万户的历程。但这并不只是一本为拜尔歌功颂德的书,因为这颗出类拔萃的白色小药片身上,映照着百年来的药业的历史,见证了现代药业体系的一步步完善。

难以想象,如今堪称完善宏伟的现代药业的历史不过甚至不到一百五十年,事实上近在二十世纪初,仍是各种秘药横行的一通乱象。斯通牧师并非是唯一一个认识到柳树皮神奇的人,但在旧时代的医学背景下,这无非是又一种成分不详的 “纯天然草药”罢了。但多亏阿司匹林同时搭上了19世纪的两班快车:现代化学合成与石油化工革命才得以脱颖而出。神药在实验室中得到了提取,纯化与证实,在德国烟囱林立的染料工厂的车间中获得了大量生产,与海洛因携手出世,转瞬之间便成为了艰巨高纯度与稳定性,功效可靠的现代药品。接下来伴随世界大战的大型流感中,其出色表现更奠定了其药王的地位。尽管在二次大战中拜尔走了不少弯路,却努力在战后重振旗鼓。随着科技的发展,神药的机理亦浮出水面,人们期待着它能够除了在止痛消炎外,在其他适应症中散发出更大的潜力,继续造福人类。

全书文字优美,娓娓道来,阅读时如沐春风。而作为一名药业的从业人员,读起本书来,实在是分外亲切。最难能可贵的是,我这般身处跨国药企中的小小的螺丝钉,能够通过对“友司”的这段王牌药的发展历史的俯视,深刻地了解药业的发展历史,以及许多现代规则产生的渊源。

我们都知道,现代药品有着严格的专利保护制度,许多人斥责这一政策的垄断,但对于药厂来说,这却至关重要。在书中,我们了解到阿司匹林在早期岁月里是如何吃够了专利的亏。虽在英美两国得到专利保护,阿司匹林在自己的母国德国却未成功获取专利,以至于官司无数,仿品横行。再如当今药品都要有商品名与通用名,看起来似乎多此一举,可阿司匹林却亦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享誉世界的阿司匹林实际上是一个通用名,在专利到期之后,所有药厂皆可使用这个名字仿制,因而作为原研厂的拜尔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又如当下政府对药业的广告的严厉管制看似过分,但从书中上世纪中叶愈演愈烈的广告战中,我们亲眼目睹了若是药品可以使用言辞夸张的广告会有多可怕:不过是一个早已专利到期的药物在这些无良商家的口中,似成了上古神器一般。广告愈发天花乱坠,可药品本身的研究却毫无进展。

在阿司匹林的时代,刚从燃料罐里新生的阿司匹林带着篇文字漂亮的药理学报告,便大胆地走进了医生的处方,换在当今这早已是不可能的。现代药业对于药物安全性与有效性的苛刻要求催生了临床试验的整个环接,但对于早已专利到期的阿司匹林而言,开发新适应症并走完高代价的临床试验流程,已成了不可能的任务。白色小药片虽依然在当今药业占有一席之地,再掀起一波辉煌却也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转瞬已是百年,昔日药王已成昨日黄花,虽说化学分子制药曾拥有的辉煌无法小觑,却终究落得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悲凉。现在已是生物制剂的时代,当今药王修美乐正是个根正苗红的单克隆抗体,可惜虽然有着令所有药厂都艳羡的销售成绩,却并不似前任阿司匹林般故事跌宕起伏。不过制药业仍是个年轻的行业,或许未来还有更多飞跃,更多里程碑,与更多精彩的故事吧!

作者:庞裕

由市文明办、新民晚报社联手读者·外滩旗舰店发起“读书、读城、读可爱的中国”征文活动已经正式启动,优秀作品将定期在新民APP"阅读者“栏目以及读者书店公众号推送。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任天宝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