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怎么判,已经没人关心了吗?

朴槿惠怎么判,已经没人关心了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海上客   2019-08-29 19:43:00

一个前总统成为阶下囚,当令后人警醒。警醒的甚至不是一个总统必须注意清廉为民,更在于建构一个合理的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制度。

文|海上客

朴槿惠终于判了。判得看似有点搞笑——韩国最高法院今天下午(29日)对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案的终审是——撤销二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首尔高等法院重新审理。根据韩国《公职选举法》,像朴槿惠这类公职人员,其违反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的受贿罪,需同其他罪名分离审理。韩国最高法院认为,负责“亲信干政”案一审二审判决的法院,未能将受贿罪分离审理,属于违法。从2017年3月送监至今,已经整整两年半了。漫长的司法审判程序,让不少看热闹的韩国民众失去了兴趣。在判决前一天的旁听席位抽签活动中,竟然只有81人前来。而席位是88个。也就是说,只要想听审判的人,都有席位,这样还有多7个席位。仅仅过了两年半,韩国人似乎忘了朴槿惠是谁。当然,也有人会说,审判有电视直播。嗯,是的,有直播,收视率可以统计一下。然而,别忘了,2017年朴槿惠收监的时候,首尔街头可是人挨人人挤人的,警察更是站了一溜。那时候也有直播。如今朴槿惠却落得连接受审判时,也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地步。

2017年3月,朴槿惠被送监的场面。图 MoneyToday

海叔要说,生活是要继续的。现在韩国人之所以似乎忘了朴槿惠,可能是因为她在韩国政坛确实没什么剩余的价值了。但更有可能是——韩国目前面临着新的矛盾。当年朴槿惠的事,韩国人也只能顾头不顾尾,也没什么人去关心了。未来再重审,估计也没谁更多关注了。

朴槿惠成为阶下囚

朴槿惠没有逃出她爹,以及韩国历任总统的窠臼,不得善终。未来,文在寅也好,下一个浮出水面的新总统也好,能否逃出宿命?海叔觉得,相当难!毕竟,朴槿惠的生命轨迹是很传奇的,她刚上任时,韩国民众对她寄予厚望。她爹朴正熙曾经在日本占领朝鲜半岛时期为日本人工作,还曾以高木正熙之名,流窜到中国,到伪满军官学校学习,在伪满军队和旧日本军队服役。抗战胜利后,朴正熙还潜入北平,加入蒋介石的中央军。哪知道被蒋介石政权的特务组织发现,开除出蒋军,让他回了韩国。

李承晚

接下来,朴正熙就跟着李承晚混。李承晚自称是前朝鲜王室。在抢夺大韩民国民主运动领袖金九的总统位子,并搞死金九以后,李承晚成为韩国首任总统。然而,包括他在内,直到朴槿惠他爹朴正熙,再直到朴槿惠,十多任韩国总统,竟然几乎没有一个善终。尽管每一任总统大选,总有人前赴后继,想要爽一把,但海叔不知道,他们是否自己内心觉得自己是例外,会逃脱宿命?

  朴正熙父女

早期战乱频仍,街头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的时期,韩国总统这份工作,尽管大权在握,威风十足,但时常会遭遇杀身横祸。朴正熙就是一例,1979年,他被刺客金载圭一枪给崩了。到了所谓的民主化时期,韩国总统的悲惨命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某种程度上,得从韩国的选举制度上说起。与世界上绝大多数民选政权的领导人不同,韩国总统的任期只有一届。近些年来,包括朴槿惠在内,好几任总统都想修改宪法,能让韩国总统可以参加连任竞选。这一点,也与其盟友“老大哥”美国的政治制度能够接轨。可时至今日,没有人成功。最长干五年,不得连任。如此造成的是——在任总统总是光顾眼前利益。在国际关系上,根本没有长期打算,谁强跟谁,墙头草做得那个欢;内政方面,反正没有连任可能,最重要的活计就是伺候好海外盟友“老大哥”等,以及财阀那些大爷们。

朴槿惠在总统任上与三星集团太子李在镕同框

那些财阀在背后干政,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这也是现任总统文在寅学乖,提前声明自己绝不修宪谋求连任的原因。财阀不愿意总统在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位子上做太久,怕的当然是总统真正手握大权,这就无法操控傀儡了。当下人们看到日韩之间斗得似乎你死我活。可李在镕和日本的软银老板孙正义那铁关系,并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李在镕与孙正义

再看日本首相安倍与文在寅的合影,那叫一个尬!从今年大阪二十国集团峰会至今,两个人之间就没有对着面笑过一回。而日韩民间那种斗法——韩国人宁可将日产啤酒标出天价,也不愿意卖出去。这是不是疯了呢?海叔倒是觉得,其间作秀的成分居多。毕竟,啤酒、饮料、瓜子、花生,都是人们搬个小板凳看大戏时的非必需品。两国之间的内在经济联系,才是李在镕与孙正义、安倍和文在寅之间所要商量的东东。

安倍和文在寅

文在寅不想成为步朴槿惠后尘的韩国总统,就必须在中美、中日、日美、日俄,以及朝鲜半岛等许多问题上折冲。而这些国际关系织成一张网,犹如迷宫一般。朴槿惠其实就是在迷宫里撞到了南墙也没回头,最终没有逃过宿命,只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呗。在海叔看来,文在寅的所作所为,似乎比朴槿惠聪明一些。能否在国际关系方面做到游刃有余,又在民生问题上真正让韩国人民得到实惠,似乎都成为他安全“到点”善终的基石。

文在寅当年会晤朴槿惠

一个前总统成为阶下囚,当令后人警醒。警醒的甚至不是一个总统必须注意清廉为民,更在于建构一个合理的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制度。否则,除了海外势力和财阀,谁都不会是赢家!

编辑: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