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吃饭,我很快乐

一个人吃饭,我很快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征宇   2019-08-31 15:11:43

滚圆的落日快掉进大山的口袋,被树阴拢的一楼小院已晒不到夕阳。老杨伯将院里的铁艺桌用抹布拭干净,托盘端出饭菜,排兵布阵一般一碗碗摆好,又摆上插了一年蓬的玻璃瓶——也不定,有时候会是艳黄的蒿子花,没有花的时候,狗尾巴草也上台面。它们像尊贵的座上宾,被邀请晚餐。安顿好饭桌,老杨伯除掉身上的围裙和袖套,悠悠然坐下,嘴里念叨一句,老太婆,我开始吃饭咯。举箸开动的一刹那,像完成一个郑重的仪式。然后细嚼慢咽他的晚餐。炒苋菜或豆瓣蒜苗,鸡蛋羹,家常便饭里,将温暖的烟火气息送向四邻。

看老杨伯一人晚餐,仿佛欣赏夕阳下美好一景。

老杨伯的老伴,是去年过世的。临走握住老杨伯的手很不放心叮嘱,以后一个人要好好吃饭。平时早、中饭,老杨伯会跟一些老伙伴去小区边的市民中心食堂吃,晚上他就自己做。有一天,我偶遇老杨伯,忍不住对他说,我经常在楼上看你吃饭,好享受的样子。他很认真地回,我这样好好吃饭,老太婆在那边也就不担心了。老杨伯每天在履行对爱人的承诺,圆融自己的世界。一人餐,不空寂。

在阿姆斯特丹有家叫Eenmaal餐馆,意思就是一人餐。顾名思义,这个餐馆只接待单人用餐。宽敞简约的餐厅里,一人一席,没有相谈甚欢和觥筹交错,只有刀叉碗碟的声音。每个用餐人像一座孤独的岛屿,每个岛屿都生长着自己的喜欢。不用顾虑对方胃口如何,自己吃相好不好;不说话怕冷场,说多了有碍卫生。一人餐,可以纯粹享受与食物间祛除杂念的短暂专注,在专注里,顿悟嘈杂的人类气息中稀贵的质朴和简单。如果身边有这样的餐厅,我肯定会光顾。

一人餐,不是孤独,是丰盈。

工作日,我有时刻意避开与同事一起吃饭。晚去半小时,单位食堂就剩烧饭师傅们在用餐了。打开手机中的“喜马拉雅”,选上喜欢的文章,或点开“虾米播放器”中的音乐,戴上耳机佐我的午餐。有时候肚子不太饿,天气又很适合散步,科室的小伙伴们,都知道我会出门吃“阳光套餐”。所谓的“阳光套餐”,就是打包一份鲜榨果汁、三明治,去户外吃。到公园随便寻把椅子坐下,石榴花开得像一团松开的丝巾,郁郁苍苍的梧桐、黛绿的远山很清凉眼目。嘴里细细嚼,顺便把阳光清风的元气也一并吞咽,让肚子和心灵都得到了满足。

“阳光套餐”最美的滋味就是与自然相洽。好莱坞巨星基努·里维斯也钟情这一味。这个贝弗利餐厅留有专属位子的人,经常选择在公园长椅享受午餐,吃光手里的三明治,还意犹未尽地直接舔舔手指。随意的样子,比酒店里吃完用餐巾文雅抹抹,更诱人。(王征宇)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