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她上铺的室友

睡在她上铺的室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湘君   2019-09-01 21:00:00

再有几天就要开学了,长达两个月的漫漫暑假终于接近尾声。散养的孩子终于要收骨头了,伺候一日三餐的老妈子终于要解放了,网上点击量最高的头条也变成:眼看开学就在眼前,妈妈已经忍不住偷偷地笑了……似乎全世界的老母亲都在欢欣鼓舞,每一家的孩子都在蠢蠢欲动。父与子、母与女的相爱相杀,终于告一段落。

女儿并没有表现出预想之中的欣欣然,反而一脸愁眉不展:“真不想开学。”我惊奇地问:“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上学的吗?”她自从升入大学,能够住校,脱离父母的管束,顿时感觉自己像一只自由的小鸟,更开心地将自己的微信名称改为“动兔”,动如脱兔, 属兔的她变成一只四处乱窜的兔子。

这只蔫儿的兔子苦着脸道出原委:“一想到要去住那么肮脏的寝室,我就浑身不舒服。”

的确,寝室卫生,对绝大多数刚离开家的半大孩子来说都是一项大工程。搞一次室内卫生必须兴师动众号召再三,很多孩子住了一年下来,寝室仍然完美地保持着“当初的模样”,那是入校时父母“撸起袖子加油干”之后的局面。每间寝室住3人,除了女儿“动兔”是上海人,还有来自新疆的米拉和厦门女孩颜颜。如果你以为女孩子天生爱干净,女生寝室一定清新芳香,那你就错了。除了刚进来的两个月,在宿管阿姨强势督查之下擦过几次桌子扫过几次地,后来扫帚就躺在墙角里长了毛,抹布更是不知去向。

女儿“爱室卫生运动“的呼吁并未得到多少响应,米拉尚能勉强推动,各扫自家门前雪,颜颜彻底罢工,我行我素。她喜欢吃宵夜,经常叫外卖,吃完之后就任由一堆包装盒塑料袋残留在桌上,从不主动收拾。女儿有时看不过眼,就会替她包起来扔到垃圾桶里。随着夏季来临,寝室里经常弥漫着各种令人不悦的气味,那些诸如方便面关东煮炸鸡排之类吃剩的食物,经过一夜的高温发酵,更加强烈刺鼻不可忍受。

女儿自然不爽,数次提醒、协商、交锋,其人依然故我;米拉保持中立,一副事不关己的淡定,姑娘们为此闹得颇有些不快。既不愿意单方面地付出劳动,又不堪“同流合污“忍受不洁环境带来的不适,这就是困扰女儿的问题所在。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北大读书期间,每天一个人清扫4个人的宿舍,一个人打四个人的开水,坚持了整整四年。他觉得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助理所当然;他把打水当作一种体育锻炼,并不感觉自己吃了亏。毕业十年后,当他想创建自己的事业时,当年的室友纷纷慷慨解囊借钱给他,无条件地支持他。因为感念当年的友谊,更因为信赖他的人品。他们说:“就是冲着你过去为我们打了四年水。正因为你有这样的一种精神,所以你有饭吃肯定不会给我们粥喝。”

亲爱的女儿,不必计较一时的得失,如果你肯多走一步,别人就会向你靠近一些,你也因此拥有了宽广的心胸和开阔的格局。你不必像俞敏洪那样,但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标准,适度保持寝室的清洁,有利于你自己、和你室友的身心健康;如果你暂时做不到,你也可以跟室友一样,对所有的垃圾视而不见,在布满灰尘异味的房间里安之若素。不管怎样,都希望你心甘情愿,心境平和,不要愤愤不平,满怀怨怼。当你不能改变外界的时候,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改变你自己。

心安,即是强大。(湘君)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