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 | 中年况味,《小欢喜》中的酸楚和昂扬

艺评 | 中年况味,《小欢喜》中的酸楚和昂扬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星文   2019-09-02 11:37:24

两大卫视联播的《小欢喜》收尾了。作为系列教育题材剧,《小欢喜》之前有《小别离》。《小别离》片名的寓意一望而知,孩子负笈留洋,要与父母离别。《小欢喜》的片名就要费解一些:高考当前,压力山大,欢喜何来,何谓之小?

点点滴滴的成长是欢喜,战胜困难的心境是欢喜,生活就是小失意和小欢喜的轮换交替。

图说:电视剧《小欢喜》荣获2019年豆瓣最高分大陆剧集 网络图

亲子关系是人世间最难掌握的相处之道。管得紧了说控制,管得松了说放纵。不在一起叫“错过成长”,朝夕相对就相看两厌。家家都是一边斗争一边温存的局面。

《小欢喜》讲的是三个家庭、四个孩子备战高考的故事。开篇就是孩子们升入高三,结尾时完成了胜利大逃亡,时间跨度一整年。表面上看,方一凡、林磊儿、乔英子、季杨杨全部为高考所苦,人人背负着巨大的升学压力。但实际上,他们真正的危机并非来自高考,而更多来自与家长之间紧张的关系。这部剧虽然三句话不离教育问题,但其本质却是情感剧。孩子与家长如何相处,同学之间如何相处,原生家庭与孩子的性格养成,两代人的对立如何化解,这些问题都有涉及,也都有参考答案。

图说:《小欢喜》剧照 网络图

对于观众来说,真正共鸣的还是中年人的凄凄惶惶和坚不可摧。总制片人徐晓鸥、总编剧黄磊、导演汪俊,三对主要演员:黄磊、海清,沙溢、陶虹,王砚辉、咏梅。这些主创人员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对同龄人的志趣和困境了然于胸,对中年况味和半程焦虑体察入微,写来、演来、做来得心应手。

当方圆(黄磊 饰)得意洋洋地等着升职加薪时,我就预感到他要失业、出局了。果不其然。万丈高楼一脚蹬空。有家难回,躲在商场里蹭暖气。心理预期一降再降,还被人视为草芥,放下身段低位做起,慢慢实现回升或者逆袭。

童文洁(海清 饰)在职场上也被人抄了后路。而且是被自己一手带起来的亲信,抢去了位置。方圆已经落难,童文洁也就没有资格挥洒性情。不想做助理,还是做了;不想喝的酒,还是喝了。中年女性是坚忍的,只要自己不想倒下,就没有谁能把她打翻在地。

图说:《小欢喜》剧照 网络图

然而中年女性也是脆弱的。童文洁能够顶得住小金的背叛,但受不了儿子方一凡忍无可忍的怒吼;她能够容忍方圆做一个专职的家庭煮夫,却不能忍受和好姐妹处成“塑料姐妹花”。中年人多已失散了少年时期的好友,最是看重手中仅有的情分。童文洁醉酒,在楼道里一边哭一边指责宋倩(陶虹 饰),看得人心中酸楚。

老季的夫人刘静(咏梅 饰),疑似患上大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悄悄住进医院等待命运的宣判。中年人往往容易失去健康的体魄。更可悲的是,同时也失去了昭告天下的敞亮。她是一个高三孩子的母亲,大肆声张可能影响孩子成绩。她是处在关键台阶上的官员的妻子,大轰大嗡可能乱了他的心神。当季胜利终于得知内情赶往医院,夫妻二人面对面,刘静的眼睛里闪着泪光。那是海一般的深情,也是不声张的委屈。刘静是一个了然一切的支撑者,她弥合着丈夫和儿子之间的裂缝,也和邻家女孩乔英子心心相印。

图说:《小欢喜》中刘静的扮演者咏梅 网络图

这一系列中年人的形象,以及他们的焦虑心态和不屈斗志,是《小欢喜》给观众的最大奉赠。这里有生动的细节、丰沛的内心、熟悉的情境,以及精湛的演技。

沙溢带着东北腔演绎了乔卫东。乔卫东这个人,“凭良心说挺孙子,不凭良心说太孙子”。但沙溢演来就是不讨厌。他抓住了一条:现在进行时的乔卫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英子。慈父有效抵消了“渣男”的负能量。

图说:《小欢喜》中乔卫东的扮演者沙溢 网络图

陶虹的演技在《小欢喜》中重新得到确认。其实中年演员,不分男女,很多人都有精确塑造人物的能力。他们需要的是剧本提供好的起跳点:一是人物真,二是反差萌。当年《空镜子》里的“傻白甜”孙燕,变成了今天兼有地母和灭绝师太双重属性的宋倩时,惊艳。

图说:《小欢喜》中宋倩的扮演者陶虹 网络图

3年前,《小别离》播出时,引发了“寒门可否出贵子”的讨论。今日之《小欢喜》更多强调了职业带来不同性格。教育议题也罢,阶层差异也罢,《小欢喜》不再以就热门话题输出观点为旨归。它有生活质感,有情感交流,有社会激扬,有善恶报偿,有理想和现实抵牾时的奋力攀登,有不可阻挡的大团圆结局。简言之,《小别离》鲜明,《小欢喜》鲜活。(李星文)

编辑:沈毓烨 实习生刘雨桐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