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分子毁香港,市民多叹息

暴力分子毁香港,市民多叹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新民晚报香港报道组   2019-09-01 19:45:32

“伤脑筋!擦掉它起码半小时!”香港铜锣湾崇光百货的两位职员向记者表示。9月1日午后近1点了,商场外墙上还有几处由暴力分子喷漆歪七竖八的文字。从上午9点多到下午1点多,整整4个小时,商场方面还没有去除所有的痕迹。

香港铜锣湾商圈,寸土寸金。然而,8月31日夜,此地被暴力分子冲击,毁损严重——街道砖块被暴力分子掘起捣碎,用以攻击警察。在警方通过水炮车等将之驱离以后,9月1日一大早,商家纷纷来检查自己的损失。

崇光百货员工在擦拭污渍

崇光百货的外墙上,被喷上的污渍、字迹,由于暴力分子使用的材料不同,店家只能用不同的去污液、油尽力擦拭。香港是商业社会,头天晚上暴力分子肆虐,令铜锣湾商家早早打烊,已经影响生意,而这些久久难以擦去的污渍,又增加了商家的人力成本,这生意无疑是越来越难做。

在香港,类似崇光这样的楼宇,属于私有财产。如果有人对私有财产进行侵害,造成损失,本来应该冤有头债有主——商家应该去告发才是。可暴力分子都是蒙脸啸聚于街巷,很难找到证据,店家举证困难。为了尽快恢复生意,现实考虑就是派员工尽快擦拭污渍、字迹。

“他们搞一次,我们倒霉一次!”一位轩尼诗道上的店家老板如是说。老板口中的“他们”,当然是暴力分子。因为暴力分子不止一次在铜锣湾搞事,使得他的生意大不如前。又由于店面本来不大,怕整个在冲突中被砸坏,8月31日中午,老板就拉下了卷帘门。记者9月1日下午在高士打道看见,许多商户仍未开业。有一户卷帘门紧闭,上挂一牌,打印着这样一行字:“未经业主同意,不得张贴任何广告,违者送警方及地产代理监管局究治”。有商户向记者表示,示威者带着喷漆,经常到处乱喷。“我们又没招他们惹他们,但他们撒野起来,啥都不管。”

在湾仔码头,主妇王女士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说:“昨天晚上,我们在家里,长时间听到示威者在叫嚷。但昨天的示威,警方本来就没有许可,属于非法示威。加上我家距离他们本来所说的示威地中环遮打花园挺远的,他们凭什么到我家楼下来闹?”王女士称,自己很担心。因为家里有家庭成员不会说粤语。“现在出门如果说普通话,或者说英语,都感到有一定危险性。特别是昨天下午,不会说粤语的,哪敢出门?”王女士担心道,“马上要开学了,不知道暴力分子还会搞什么事。我家里有小朋友,很害怕。”

新加坡人杨佩文住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她所见,是近来每次有暴力示威者前来,都会产生许多问题。譬如遗留一地垃圾;譬如一些标识被喷漆抹黑或喷上标语;譬如路边的栏杆被拉得乱七八糟;譬如附近大厦为装修工程而堆放的竹竿,则被移做路障。“示威产生的噪音太大了,我很担心会吓到宝宝。”杨佩文说,“这些示威者看起来很聪明,他们许多人围成一堆,用雨伞遮住,看不出谁动手就把交通灯给毁坏了!”杨佩文通过社交媒体发消息给街区的议员,交通灯电线下午就能修好,但到了晚上,示威者又会弄坏。“我真的很无奈。搞不懂,毁掉红绿灯,和他们的示威诉求根本没关系啊!”

亦有人称,8月31日晚间,看到这些暴力分子在地铁太子站当场卸下黑衣,换上正常衣着,大摇大摆坐地铁回了家。太子站则狼藉一地。“这算什么市民?”

“这些人就是烂仔!想要毁掉香港!我们市民看在眼里,香港警察真的很隐忍,用最低限度的暴力对付这些烂仔。如果这是我家的仔,我都觉得愧对祖先!”在遮打公园附近,一位60岁左右的老伯如此说,“我们市民现在只是叹息,希望香港不要真的被这些烂仔毁坏了!”

新民眼工作室

作者 | 新民晚报香港报道组

编辑 |顾莹颖

编辑:沈小栋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