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编剧高满堂痛惜当下行业浮躁:搞创作千万别成“磁悬浮”

《老酒馆》编剧高满堂痛惜当下行业浮躁:搞创作千万别成“磁悬浮”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首席记者孙佳音   2019-09-04 12:57:00

如果说当年的《闯关东》是一部前传,回顾了我国著名的一次人口大迁徙,那么正在北京、广东卫视双台热播的《老酒馆》则是编剧高满堂对小人物大情怀的升级表达。从1928年一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跨越近20余年的历史风云,闯关东的小人物陈怀海(陈宝国 饰)历经磨难以后,来到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大连,开老酒馆谋生计,并通过老酒馆结交抗日志士,传播抗日思想,与殖民者斗争。

图说:陈宝国饰演陈怀海 官方图

《老酒馆》不是一个“时髦”的新故事,46集的电视剧更像是一次徐徐道来的寻根之旅,但这个“老”故事却受到了不同年龄观众的喜爱,电视剧首播当晚收视率便破1,开播以来收视数据持续攀升。高满堂饱含着对历史与民族传统文化深切的情感:“有必要让今天的年轻观众知道,我们的祖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越写越有精神头


如今的大连有近半数的人口来自山东,高满堂祖上从爷爷那辈开始闯关东来到大连,他的父亲就在大连的兴隆街上开了酒馆,《老酒馆》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图说:《老酒馆》六人组 官方图

“我虽然没看到他的酒馆是什么模样,但是这几十年当中,他不断地描述着老酒馆里的故事和他的为人处事。这个酒馆的模样其实早就在我的心中存在。”父亲口中这些走南闯北的酒客,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豪气干云的侠义之情,激发了高满堂如使命感般的创作欲望:“写父辈那个年代的故事,写得畅快,越写越有精神头。”

在《老酒馆》这方舞台之上,陈怀海无疑是最亮眼的,他在家为父,爱护妻儿;在酒馆为掌柜,关心兄弟;在好汉街是主心骨,携老扶幼、扶危救困。但陈怀海同样有着儿女情长七情六欲:一双儿女流浪在外,他心如刀割,老泪纵横也无计可施;回东北找由麻子的复仇之路机关重重,会犹豫不决彷徨无助;面对日本浪人黑木再三的挑衅,也会胆怯发怵。“一个平凡的人,做出了不平凡的选择,就是英雄。”陈怀海在民族危亡之际,隐忍大气,仁厚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高满堂直言:“我教育不了观众,我只能用我的艺术形象来感染观众,用他身上的这些特质去充实现代人,让传统的精神重新回归到我们的新时代。”

图说:陈怀海、谷三妹 官方图


创作应深入生活


如果说《老酒馆》的故事在高满堂脑中、心里酝酿了大半辈子,是自然而然地流淌,那么过往的作品则体现了这个东北汉子的“吃苦耐劳”:一部《老农民》,他走访六个省份,采访二百多人才完成;为了《钢铁年代》《大工匠》的炼钢工人素材,他甘愿待在钢铁厂工作三年;而堪称封神之作的《闯关东》更是历时十年之久,横跨黑、吉、辽三省,直至胶东和鲁西南,行程达上万公里,半途疾病还差点让他命丧“北大荒”。对此,高满堂有着自己执拗的坚持和不以为苦的精神头:“创作,应该深入生活,在坚实的大地上起飞,像老鹰抓地一样,能抓起一把土。”

在追求“短平快”阅读体验和碎片化创作的当下,有些新生代编剧已经无法像老一辈那样,为搜集一部作品的创作素材深入生活。唯收视率唯点击率的浮躁行业乱象,快餐式的“爽文学观”正在影响着新一批的年轻读者和年轻观众,高满堂对此不无痛惜:“他们太依靠自己的小聪明,故事太虚,不扎实,都快成磁悬浮了。”于他而言,生活永远能赋予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只有感受、触碰、历练,才有创造的冲动。”(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孙佳音)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