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脱俗的山水,枕上留下的痕迹,都可以入画

忘我脱俗的山水,枕上留下的痕迹,都可以入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翌晟   2019-09-07 18:28:18

为了昨天 开幕的“相对距离——石至莹、鲁丹双个展”,上海油雕院美术馆把展览大厅的结构都进行了一番改动,原先一览无余的宽敞空间,用雪白的墙板隔成了蜿蜒的动线,参观者只能按照艺术家的既定路线,有顺序地慢慢观看一幅幅架上油画作品,过程正像策展人江梅所说:“展开一次又一次‘虽近实远’或‘虽远实近’,互相转化的视觉探索旅程”。

图说:鲁丹作品 官方图

一楼的展厅展示的是石至莹的作品,无论标题为“海的平面”,或者“宇宙星云”,或者“帕洛玛尔观察站”,都令人不免联想起13世纪中国画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就像是这幅800年前的作品的局部放大。艺术家自己坦承“特别喜欢《溪山行旅图》”,她用薄薄的颜料制造出画面中的虚无感,单纯的黑白色调,如果是海面,就把我们的知觉带入广袤深远的空间;如果是一块石头,就是从中国传统山水中与世隔绝的世界中截取的一幅幅快照。

与石至莹的“脱俗”相对的八零后艺术家鲁丹作品,因此看起来就显得尤其“现实”和“具体”,“现实”得有些“琐碎”。他的《物》系列作品,所画的对象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寻常物品,一串钥匙,一条手链,一个玻璃杯或闹钟,甚至塑料薄膜上的褶皱与石膏像的局部。还有《枕头》系列,绘有早晨起床后人留在枕头上的一个凹陷,人短暂的存在过的痕迹,好像还残存着夜晚的气息和温度。画面上的每一个细节都精确捕捉到了光线的变化和材料的质感,秉承了古典主义对于细节的关注。

图说:鲁丹作品 官方图

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副馆长傅军透露,鲁丹的作品在2015年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改变源自鲁丹家庭生活中一次意外的重创,日常生活中温情脉脉的面纱被突然撕下,把他重重砸进了现实生活的深处,让一向处于安逸闲适的他看到了生活残酷狰狞的另一面。他开始对世上万物多了一份接纳与包容,在他的注视之下,人们熟视无睹的平凡之物,才有了灵光。

就像鲁丹画得最多的薄薄的塑料膜,光鲜亮丽,又脆弱,一捅就破,但在日常里却有效地阻隔外界细菌的污染入侵。一如他曾经深受保护的生活。

以一颗平常心去描绘日常生活,唤起照亮人们心中曾经被忽略、忘却的东西,甚至难以捕捉的瞬间,这也是架上绘画继续探索的重要意义。

展览将持续到至9月22日。(记者 徐翌晟)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