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我与华君武大师的“新民”文缘

晨读|我与华君武大师的“新民”文缘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焕庭   2019-09-09 06:40:00

30年前,一篇刊登在《新民晚报》上的短文竟铸就了我和华君武大师的书信往来,并喜得他的题词书赠。

那是开端于30年前的一段往事。当时,华君武先生早已是大名鼎鼎的漫画大师、社会活动家了,而我不过是成人高校的一个中青年教师,与华老素昧平生。然而,刊登在《新民晚报》上的一篇短文竟铸就了我和这位大师的书信往来,并喜得他的题词书赠。

1989年11月8日,拙文《改进一下“卷笔刀”》在夜光杯“灯花”栏目发表。文章源于7岁犬子老是用不好卷笔刀,呼吁制造商能加以改进。不料当月24日,也即16天后,“夜光杯”上刊出了华老《也谈改进卷笔刀》的大作,文章以“新民晚报发表胡焕庭同志《改进一下卷笔刀》一文甚好,引起我久想说的一件小事”作为开头,接着介绍了世界出名的老文具厂家施德楼出品的卷笔刀是如何为用户、为小学生着想的,并以漫画家的优势配上附图。

作为无名小辈的一篇习作,竟引起德高望重的华老如此关注,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荣耀和鞭策,也充分说明华老是非常喜欢《新民晚报》的。从此,我常给新民晚报投稿,也非常关心与华老有关的消息。次年4月底,我从新民晚报上获悉,华君武漫画展将在沪举办,于是冒昧给下榻在上海延安饭店的华老寄了封信,以半年前的“卷笔刀”为引子自我简介后,对他的漫画展表示热烈祝贺。本以为他年事已高,加上办展忙、朋友多,无暇顾及我。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几天后就收到他的亲笔回信,对我表示感谢。这真让我喜出望外啊!

华老是位老革命,又是位漫画大师,社会地位很高,而他平易近人、礼贤下士的人格魅力除了让我肃然起敬外,也让我产生了“奢望”:何不试试请他为我题写一句勉励之言呢。于是,我把半年前他和我那两篇文章复印在一起,留下一片空白向华老“索取”墨宝,这封充满希望的信又一次飞向了延安饭店。“奢望”很快实现:又一封寄自延安饭店的信送到了我家里,在复印件的空白处赫然留下华老那独特、漂亮又苍劲有力的文字“我们都来关心孩子们的事情书赠胡焕庭同志华君武20-5-1990”。喜从天降,我被这位可敬可爱的长者深深感动了。

后来,因忙于编务,又不知华府在北京何处,也不便多打扰,只能非常关心媒体上有关他的信息尤其漫画新作。

转眼到了1998年春节前夕,我试着给中国美术家协会发去一封装着贺年卡和8年前那份有他亲笔书赠我复印件的信,拜托协会能转交华老。我想,当时原件寄送我了,而他自己是没有的。没过几天,华君武落款于1998年2月10日的亲笔回信,再一次送到了我手中。他老人家深情又无奈地写到“示并复印件收到,已经是8年前的旧事,你的孩子现在也是16岁的少年了。但卷笔刀和文具却更江河日下了,我们的文章,只是纸上谈兵,秀才文章而已。”信中除感谢我寄贺卡外,还说“我因年迈(83岁),来卡太多,无法一一作复,请谅。”而从最后他添上的“信今日才转来,又及”一句来看,说明收到信的当天,年事已高的华老就急着给我这个“一文初识”“两信来往”的远方晚辈回信了。足见华老多么重情重义啊!而信封上第一次盖上北京府址印章,我猜想老人一定是不愿意再麻烦中国美协帮他转信啊。

我总想专程去他府上拜见,但非亲非故我又不敢冒昧惊动老人。等到2010年6月13日他驾鹤西去,我才后悔不已。我常把这段往事铸成一炷炷清香,默默祝福华老爷子含笑九泉了。(胡焕庭)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