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溪·养心

听溪·养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钱红莉   2019-09-08 16:33:06

九华山后山的神龙谷真是不可多得的清幽之地,除了大树美荫,可听一路溪声。

对于疲于奔命的城市人来说,访山听溪,是真正的养心之法。

除了听听溪声,还有就是翻翻古画。尤其宋画,满纸细白的墨气,以及那份特有的与人世的疏淡,一样令人静,但,到底不如溪声来得灵动而自然。

九华山后山的神龙谷真是不可多得的清幽之地,除了大树美荫,可听一路溪声。缘溪行,令人心旷神怡。有的地方山势陡峭,溪流忽而变宽,碎玉一样的溪水众鸭般飞翔于巨石间,溅起尺高水花,复而落去低洼处……让人感觉这样的水,并非流着往前的,而是飞奔着一路小跑,或可去赶个头集什么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偶尔双双挤得急了,有了争执的轰鸣之声,也传不远,一齐被茂密的森林接纳下来了。继续往前,山势平坦,溪水潺潺湲湲,分明在徜徉了,好比一群人午间用餐后的歇息——一溪,一亭。众人坐亭里闲话,亭外的天光昏昏然,溪水于咫尺之地,聚至一深潭,潭内有鱼二三群,空游无所依。靠在亭檐,望远方山色,耳畔被虫吟灌满,恍恍然,又惚惚然,梦一样失真。

再往山谷深处进发,鸟鸣更幽,山愈发静了,一路依然溪水潺潺。溪旁蹲着巨石,遍身被青苔覆满,是王维所言的“空翠湿人衣”,可以拎得下水来的。老玉一般的溪水仿佛自远古的商代来,于地下深埋三千余年。钴蓝的天倒映于溪水中,把溪水变得青碧,俄顷,一齐溅于巨石上,散成珍珠,捧之,清冽;饮之,甘甜。溪中有一圆石,一对情侣赤足盘坐,女孩聚精会神剥一只粽子吃,男孩眼望山涧,神游世外——天、地、人,一下聚齐了,犹如南宋人一小幅水墨,略略点染几笔青山窄溪,格外与人亲,与人静。

停停走走中,忽闻轰鸣之声,如万马奔腾,亦如虎啸龙吟,不远处,便是一挂瀑布了。近了,仰望之,简直神驰天外,此情此景,像极《老残游记》里一处名胜——夜阑人寂,睡在茅棚之中的人忽闻虎啸,继而坐起,神奇多过惊惧。山间太美——瀑布几千年的流淌冲刷,将周边一切的石头,皆磨去棱角,一切都那么浑圆的了。溪水白练一般往下流淌,被蓝天映衬着,令人有欲仙之叹。伫立久之,不肯离去。天地是有脾气的吧,虎啸龙吟,便是天地的脾气,而溪声永远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一直在同一个节律上,无论潺潺湲湲,无论叮叮淙淙,它总是可以映照出你一颗心的苍苔历历,让你不得不静下来冥思,真正达到了与天地同在。与溪声相伴,便是把一颗心融于天地了,人尽管渺小,但,再也不觉得孤单、落魄、失败。彼时,每个人都化身为王维晚年的一首首五言,没有了小我,山色有无中,江流天地外。

神龙谷瀑布,稀世之有。适宜月夜去,三两好友,携一壶薄酒御寒,盘坐于圆石之上,被月光朗朗照着,看天上稀疏的星辰,听一夜溪声,天明,方归。

九华山后山,无数幽静之地,除了神龙谷溪水,还有另一处叫不出名字来。那里溪流,宽约一米见方,两边皆为壁立千仞的危崖,溪畔,有野茶、萱草;溪中巨石上,除了青苔,还有菖蒲,小小的,孤寒而泠泠然,一株,一株,仿佛宝珠在泛光,绿意幽深,卓尔不群,惹人怜爱,是仙物了。纵然双手捧着,移栽回来,一旦沾染上人的浊气,它们也是活不成的,唯有待在山间,与溪水作伴,方才舒豁自然。人四五个,齐齐对着那几株菖蒲看了又看——溪水如万马奔腾,我们的心却分外静谧无言。于深山溪畔,邂逅菖蒲,也是福气。

九华山后山,一直不为人知,总是那么荒疏寂寥。可是,寂寥恰恰是一座山本来的样子啊。这山间的溪声,纯粹自然,古画一样,值得人反复摩挲。无论听溪,抑或看古画,不都是精神上的打坐吗?(钱红莉)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