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大美江南,中秋风味

晨读 | 大美江南,中秋风味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沈嘉禄   2019-09-13 06:55:00

现在商家重视包装,月饼盒子也做得十分精美,创意迭出,令人作买椟还珠之想。去年留了几个,放名片、瓷片、印章、颜料、扇骨等杂物正好。眼睛一眨,今年中秋节又到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今年月饼,又有多少花头!

上海老男人都说小时候吃过的苏式小百果、小苔条味道最好,这几乎成为一种信念。老味道之所以令人怀想,一半缘于彼时体内脂肪薄瘠,一半凭借时间慢慢沉淀。一位英国作家说过:过去的时光都是美好的。美好的想象和落空的小确幸为往事罩上一层金色光芒,于是外婆红烧肉就强横地霸占了餐桌。

长大后吃到新雅的玫瑰细沙、奶油椰蓉和杏花楼的上等五仁,方知天外有天,小街南货店里酥皮斑驳的小月饼不能望其项背。但老男人聊天时一提到小百果、小苔条,仍然激动得哇哇大叫。风水轮流转,作为“全民记忆”的五仁月饼近来常被吐槽,叫人很生气。做一款五仁月饼有多烦你知道吗?光是将上好的果仁、瓜仁召集拢来就是一项大工程。再说舌尖享受,层层递进,惊喜连连,中老年粉丝对它不离不弃,亦是对匠人精神的礼赞。本人跻身“糖友”队伍后不敢为所欲为,但月圆之时还是要尝一小块五仁,否则就不好意思举头望明月啦。

上等五仁“饼老珠黄”,说明喜新厌旧是消费者的本性,而物质供应的充裕也容易把人宠坏。近年来市场竞争激烈,月饼花头翻得也真快,无论传统媒体还是网络,都将一年一度的“月饼秀”当作重要新闻来张扬,从小龙虾到奶酪培根,从腌笃鲜到流心奶黄,载歌载舞,彩云追月。但聚焦多在馅心,饼皮不大有人提及。其实,馅心与饼皮君臣佐使,方能成就一款丰腴华滋的节令美食。现在月饼新秀的馅心大多出自珍馔佳肴,与饼皮一起入口是否更加好吃,吃过才晓得。今年我吃到一款手作月饼,馅心双拼,栗子与豆沙、绿豆与老香黄(佛手)的组合,形态优美,轮廓清晰,格调清雅,味道隽永,诠释了月饼的本质。

中国人喜欢通过咀嚼某些食物来纪念一个节日或时令,这是农耕文明代代相传的文化指令。在市场繁荣繁华的情势中,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仍然符合广大群众的意愿,所以我们心里要有谱,除了月饼,秋高气爽之际还有许多风味值得领略。

比如毛豆芋艿,盐水煮,能体味时蔬的清香软糯。毛豆以“牛踏扁”最佳,香糯软绵胜出同类多多。糖芋艿现在不大有人吃了,过去是老阿奶的专利。芋艿籽煮熟后剥皮,回锅煮至酥而不烂,加红糖提味上色,装碗后再撒一勺糖桂花。老阿奶郑重其事地端到小孙子面前,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在唱山歌。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张脸便会在记忆中化作青铜浮雕。

橙黄橘绿,大美江南。芡实出水后,果实比石榴还大一圈,午后小镇,坐在河边廊棚下的老太太剥出珠玉般的鸡头米,装袋待沽。有些游客嫌贵,挑便宜一点的干货,这是标准的“洋盘”。新鲜的鸡头米可与甜豆、河虾仁一起炒,红、白、绿三色赏心悦目,口感清雅,一年吃一次就满足了。干的鸡头米在香气与口感上均逊于时鲜,只能煮绿豆汤,或者做芡实糕。芡实糕也是湖嘉细点一种,但在自己家里不易做好。前不久在某饭店吃到一款芡实糕,以糖腌秋梨丁入馅,脱模后爽爽利利,滑入一小碟桃胶羹中,仿佛蓬莱仙境再造。

吃了虾籽茭白、油焖茭白,塘藕、菱芰、荸荠也接踵而至。小时候当令水果没有条件经常吃,老爸会从菜场抱两节老藕回家,洗净刨皮,切片装在高脚碗里,一边看书一边吃,不很甜,但很脆,汁液在牙缝中进出,颇得闲趣。藕节整段填进浸泡过的糯米,煮熟后切片,浇桂花糖油,可以入席。红菱有尖角,苏州人俗称“水客”,有三角四角之分,可生吃,与藕一样清新可爱。剥菱后手指被染得红艳艳的,到第二天才能洗掉。藕、菱、荸荠等也可以请甜豆、茭白、黑木耳等加盟,做一盘时鲜小炒,不大送饭,佐加饭酒倒有清逸之气。

此时莲蓬也下来了,剥莲心吃,是女孩子们嘻嘻哈哈的闺房游戏。莲心微苦,但有回甘。我更愿意买几株带柄莲蓬,晾干后转成紫黑,插在长颈花瓶里。三九严寒,窗外北风呼号,读书至夜半,忽听客厅里有玉珠落盘的声响,莲子干缩后从开张的蓬孔里掉下来。

入秋后,又有一波水果嬉笑登场,苹果、梨子、桔子、橙子、石榴、芦粟……我在街头叫住挑担的小贩,选三五枚模样俊俏的佛手,回家放在朱漆盘里,雅香满室,一年后就风干成手把件,稍经摩挲,便起包浆。

江河湖泊水温渐凉,大闸蟹正在酝酿最后一次蜕壳。酒家自制的熟醉六月黄不能不尝,金灿灿的流黄,一吮而唇齿留香。菊花开得正盛,新炒的秋茶有一股老成的兰花香。

过中秋节还要买一只肥鸭,加芋艿、扁尖、火腿煲成一锅老鸭汤。现在老鸭可贵啦,三年以上的老公鸭索价两百元。煺毛后再要拔小毛,亦即成语“秋毫无犯”中的秋毫。小时候,妈妈对拔鸭毛这档事相当矛盾,没有小毛,她要怀疑来路不正,小毛一多,又要嘀咕。瓶底似的眼镜架在鼻尖上,高兴起来瞪我一眼,后来这把镊子就传到我手里……

节日里好不容易买到一只老公鸭,关照太太煲足三个小时,饭点将至,给住在“一碗汤距离”之内的儿子、媳妇发个微信:吃饭喽!偏偏,要么暴雨突至,要么回复“手上有事”,其实他们刚刚叫了外卖。老鸭汤热气袅袅,青梅酒冰镇凛凛,父母望着窗外,月亮爬上了楼顶。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除了月饼,我们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要分享。当我们进入IT时代,更要强调人与大自然的关系,通过节令美食来体悟与传承中华文明,感恩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当然,此时此刻,凭栏仰望最大最圆最亮的月亮,会发现月球表面的“斑疤”也特别明显。真实的大自然就是这样,我们真实的生活也是这样。(沈嘉禄)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