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佩!他以一己之力,耗15年时间,为文化遗迹留存当代样貌

钦佩!他以一己之力,耗15年时间,为文化遗迹留存当代样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翌晟   2019-09-12 14:24:13

藏书家韦力神态温和地在作家书店的研讨会现场寒暄、鞠躬、落座,没有人发现他的左腿按上了假肢,这个意外就是他在寻访历史人文遗迹中的过程中被石头砸中了脚面所致。“韦力·传统文化遗迹寻踪书系”目前已经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有6部。前天的研讨会上,各路学者为了这套书,更为了这位为传统文化留存当代样貌、以自己半辈子积淀的学问去挖掘那些长久以来为人忽视的历史碎片的藏书家,从上海的各个角落而来。

微信图片_20190912131705.jpg

图说:藏书家韦力 官方图

“韦力·传统文化寻踪”系列,以历史上为中华文明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物为线索,寻觅探访他们留存于今的遗迹。《觅宗记》是对佛教八宗一派遗迹的寻访;《觅诗记》是对古典诗家遗迹的寻访;《觅文记》是对古代文章大家的遗迹寻访;《觅词记》是对历代词家的遗迹寻访;《觅曲记》对历代曲家与小说家的遗迹寻访;《觅经记》是对历代经学家的遗迹寻访。

韦力凭个人之力,收藏古籍逾十万册,四部齐备,被认为是中国民间收藏古善本最多的人。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陈征认为,这套书探索出“人物生平所处历史语境与实地寻访游记相结合”的不可复制的模式,是致力于保存中华文脉的当代典范。

大约是1997年,某杂志刊发了一篇关于古代藏书楼的文章,其文图略有小误,因此激发了韦力到各地实地勘察藏书楼的冲动。那时网上咨询不发达,故他主要是通过翻阅地方志等书籍寻找相应线索,之后再找朋友落实古今地名的转换,而后策划路线抽出时间,一一探访,大约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共找到古代藏书楼140余座。

微信图片_20190912131701.jpg

图说:《觅文记》 官方图

在寻访藏书楼的过程中,他看到许多历史遗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而相关的历史人物都是他耳熟能详者,甚至是如雷贯耳的古人,这种状况令人痛心,于是在寻访藏书楼的过程中,也拍了一些非书楼的照片,之后寻访书楼之文结集出版为《书楼寻踪》一书。

从2008年开始,韦力又重新考虑了寻访范围,决定将历史遗迹寻踪之旅从古代藏书楼扩大到中国传统文化。做完一系列案头工作,落实欲寻古人的历史遗迹所在具体位置,之后再想办法落实这个历史遗迹是否还存世,经过这样的落实,他所列名单中,只有四分之一能够查找到具体位置。

“历史遗迹的查找并不那么顺利,一个原因则是有些历史遗迹在不断的新发现过程中。有些地区我先后去过多次,这些地区主要集中在江南,而有些地区地理位置太过偏远,有时为了一个寻访点甚至往返几千公里。我每找到一个寻访点,都会相应拍照,所以每天寻访都要想办法赶上日落之前找到目标,如果找到时已经日落,就只能住下来,转天再拍照,这样就又耽误了一天,而有些寻访点在荒山野岭中,所以只能返回城里住宿,转天一早再返回山里继续寻找目标。而每晚,我还需要将白天所闻所见记录下来。”

微信图片_20190912131648.jpg

图说: 《觅词记》 官方图

若寻访点在荒野之中,无法精准定位,只能模糊地查到某名人墓处在某山之阳或某山之阴,但到达附近后,眼前所见是重重大山,从中找到一座古人墓,其寻找难度可想而知。

2013年4月下旬,韦力在寻访的过程中被石头砸到了脚面,因救治不及时,最终截肢,为此住院半年,重新练习走路,之后再次踏上寻访之途。从这时起,韦力的名字渐渐走入公众视野。

“觅系列”原计划总计写十二部,现在已出版的《觅经记》为第六部,恰好是“觅系列”的一半,按照原来的打算,完成“觅系列”需要12年时间,这包括了资料的准备期,但实际情况远非预估的那样顺利,“觅系列”的最终完成至少还需要三年多的时间,这样加在一起,该系列的完成至少要超过15年。

微信图片_20190912131658.jpg

图说:《觅经记》 官方图

韦力说:“寻访之地有许多是早已湮没无闻,经探访才得以挖掘,还有许多地方人迹罕至。我以文字与数千张实景照片,留存古迹,也是为了记录当今中国现状。”他正是以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崇高敬意。(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