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街区 | 百年风云外白渡桥

阅读街区 | 百年风云外白渡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沈琦华   2019-09-12 16:30:48

外白渡桥有着百余年的历史,但在上海人眼中,它又始终硬朗。

外白渡桥有着百余年的历史,很老很老,老得每次走过它,都不禁暗自担心脚下的木板桥面会支撑不住。但在上海人眼中,它又始终硬朗,每天数万辆车次通过,倒也无妨。记得十多年前,外白渡桥曾被移走大修一年。人临到失去了才感到可贵。那天,很多人站在桥边的黄埔公园,望着空荡荡的江面,有人撰文感叹:“它曾是多少上海人第一幅涂鸦的模特,幼稚的笔画下,仍然保持着高贵的矜持;它曾是多少上海人失恋时第一个聆听者,拥你在坚强的臂膀,用微风拭去你的苍白;它曾是多少游子远眺时的坐标,即使远在他乡,也能感受它传递出丝丝家的温暖。”

外白渡桥建于1907年,位于苏州河下游河口,黄浦公园西侧,架在中山东一路、东大名路之间的苏州河上,是上海市区连接沪北、沪东的重要通道。该桥是中国的第一座全钢结构铆接不等高桁架桥,桥有二孔,全长106.7米,车行道宽11.2米,两侧人行道各宽3.6米,是上海市优秀历史保护建筑。2008年的那场大修是外白渡桥百年历史中最彻底的一次“恢复和加强原有的风格”,共有16万枚钢铆钉被重新固定,将近63000枚钢铆钉被替换,以期恢复到1907年的风格。2009年4月,外白渡桥重回黄浦江,上海人那颗失魂的心又寻着了归宿,迷失了的记忆又慢慢浮回脑海。

外白渡桥的建造史颇为复杂。1856年,英国商人韦尔斯的“苏州河桥梁建筑公司”在苏州河上建了座木桥,称“韦尔斯桥”,但过桥要收费,这引起了上海市民的强烈反抗。1873年,上海的工部局不得不在“韦尔斯桥”的东侧外滩公园旁,建造了一座叫“公园桥”的新木桥。或许是因为过“公园桥”不用交费,所以大家都叫它“外白渡桥”。 “韦尔斯桥”在当年也被拆除了。

1899年,11岁的顾维钧考入上海英华书院。一次路过外白渡桥,他看见一个英国人坐着黄包车,拉车上桥本来就很累,英国人还用鞭子抽打车夫。顾维钧上前用英语愤怒地斥责:你是不是个绅士?暮年时,这位以雄辩著称,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的大外交官告诉子女,当年在外白渡桥看到的这幕,让他一生无法释怀。

1907年,工部局决定将“公园桥”改建成钢桁桥。外白渡桥的设计方是著名的豪沃思·厄斯金公司。起初工部局想把这个建桥工程交给外国建筑商承包,不过在拆除原桥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原来木桥的上部结构很容易地拆除掉了,但是下部打入河底深处的十几根木质桥桩实在没有办法拔出来。外国建筑师用了各种当时世界上最新的西方技术都不见效,最后工部局只好在全上海范围招标:谁能将这些桥桩拔出,建桥工程就由谁承包建设。上海本地的“周瑞记营造厂”接下了这个烫手的活。据说拔桩那天,苏州河两岸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只见“周瑞记营造厂”的工人弄来两条大船,船舱里面装满泥沙,趁黄浦江水落潮的时候紧紧靠在桥桩两侧,夹住桥桩,然后在两条船上横放两根又粗又长的硬木方,再用绳索将桥桩与木方紧紧绑在一起。随着江水涨潮,水位渐渐上升,倾倒泥沙,木船巨大的浮力把桥桩轻松拔起。

“周瑞记营造厂”是上海本地人周瑞庭创办的。抢洋人饭碗,抢洋人风头,颇有个性的周瑞庭不仅修建了外白渡桥、俄罗斯驻沪领事馆、礼查饭店,他还购进了租界的“1号车牌”。为了能在大上海立足,周瑞庭选择了高调做事,高调做人,即便之后“一号汽车”始终停在自家车库,它也是被束之高阁的。

如果换一个时代,顾维钧和周瑞庭或许有另外一种活法。家国多难之秋,高调,是他们面对故园风雨的处世方式。这高调中,你隐隐约约感受到的是中国人的倔强。岁月就这样过去了,即便是彼时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也只是今人闲话的当年。但在对历史传奇的反复咀嚼中,我们应该能收获得更多。(文/图 沈琦华)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