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提出了一个迄今为止“最大胆”的提议

华为提出了一个迄今为止“最大胆”的提议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海上客   2019-09-14 17:37:00

【新民晚报·新民网】最近,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透露,有意向西方公司出售华为的5G技术。买家只要支付一次性费用,就能永久使用华为现有的5G专利、许可证、代码、技术蓝图和生产技术诀窍。

最近苹果召开发布会,意料之中,苹果产品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创新;意料之外,苹果竟然开始对标华为,首次在芯片上对比了华为,可以说是对华为的肯定。

从人们眼中的“老人机”、“山寨机”,到如今在苹果的主场登堂入室,华为手机已经实现了自己的三级跳。更别说今年华为还推出了首款5G手机。5G的芯片有何不同?据说,5G芯片在指甲大小的空间里集成了103亿个晶体管。包括一个图形处理器、一个八核CPU和最重要的5G调制解调器,以及用于加速人工智能任务的专用神经网络处理器,是目前晶体管数最多、功能最完整、复杂度最高的5G SoC(系统级芯片)。

作为5G技术的领头羊,华为在新一代移动连接的研发上投入至少20亿美元,当前在整个5G技术组合价值或高达数百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透露,有意向西方公司出售华为的5G技术。买家只要支付一次性费用,就能永久使用华为现有的5G专利、许可证、代码、技术蓝图和生产技术诀窍。虽然任正非今年来频繁接受国际媒体采访,但将华为的5G堆栈转让给竞争对手,仍然被评价为是他迄今为止“最大胆”的提议。《纽约时报》评论称:“这显然是个橄榄枝”。还有专家评价:“在科技史上,很难找到类似的先例。华为方面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但未有进一步说明和表态。与此同时,这周在华为身上还发生了两件大事:1.华为在境内首次发行债券筹资;2.任正非公开表态想与美国司法部进行话题不设限的讨论。

华为缺钱了吗?

华为想卖5G,是因为缺钱吗?9月11日晚,交易商协会系统显示,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提交了2019年度第一期和第二期中期票据的注册材料,两期中票各募集30亿元,项目状态显示为“预评中”。根据募集说明书,此前华为仅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在境外发过四单美元债券及两单点心债,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华为的应付债券余额达307.82亿元。此次也是华为首次在境内债券市场筹资。

当晚,华为方面回应:华为一直坚持通过合理的融资布局,持续优化资本架构,以确保公司财务稳健。境内债券市场快速发展,目前市场容量全球第二,债券融资已成为重要的融资渠道之一。公司运营所需要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外部融资两部分,以企业自身经营积累为主(过去5年占比约90%),外部融资作为补充(过去5年占比约10%)。公司经营稳健,现金流充裕。本次发债所获资金将用于持续聚焦ICT基础设施建设,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解决方案与服务。事实上,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华为净资产、总资产分别为2454.87亿元和7057.16亿元。华为的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在2019年6月末达2497.31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 656.44亿元,增幅为35.66%。华为可以说不仅不缺钱,还非常有钱。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华为发债,反映出公司将对未来新技术研发等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在国内发债则有助于降低融资成本。正如华为的回应,优化资本架构,丰富融资渠道。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华为短期现金流还是有些压力。“华为财务状况十分良好。不过由于今年以来公司加大研发投入,同时未雨绸缪积极备货以应对美国贸易制裁影响。所以2019年半年报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只有54.48亿元,相比上半年的净利润349.04亿元有较大差距,这个时候发债券用于补充现金流也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保证自己手里有充足的资金,另一方面保证自己业务顺畅运转。可以最大程度保证接下来的交付。”据统计,华为披露的在建工程达5项,包括贵安华为云数据中心项目、华为岗头人才公寓项目、苏州研发项目、华为松山湖终端项目二期和松山湖华为培训学院,拟建项目则有上海青浦研发、武汉海思工厂,总投资分别为109.85亿元和181亿元。随着消费者业务在国内的增长,中国市场的业务比例也越来越重,近日也有华为高管透露从未来消费者角度和产业趋势看来,国内会是重心。今年一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表态:“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太关心漂亮的财务报表。”“如果他们不希望华为进入某些市场,我们可以缩小规模。只要能够生存下去,养活我们的员工,我们就有未来。”出售5G技术,或许也是华为试图解决和美国之间矛盾的一个方式。

愿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

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任正非表示有意向西方公司出售华为的5G技术,目的是制造一个能在5G上与华为竞争的对手。

在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时,任正非更进一步,第一次在采访中表态愿意与美国司法部展开话题不设限的讨论。“如果美国真正有诚意主动找我们沟通,改变他们现在很无理的做法,我们是可以谈的。美国不能抓住微末细节想置华为于死地。如果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带着诚意来讨论,双方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值得注意的是,据华为官网9月10日公告,近日,美国政府将两年前无故扣押的一批电信设备归还华为公司,从事实上承认了其行为的违法性和随意性。

采访中任正非还第一次提出,如果美国这个没有本土5G网络制造商的国家不信任华为,不允许华为在美国大规模安装设备,他可以将整个华为5G平台许可给任何有兴趣的美国公司,以完全独立于华为开展5G的制造、安装、运营。不过任正非也表示:“我们愿意这样做,但要美国能接受才行。”

事实上,在9月3日的第五届“华为亚太创新日”上,华为公司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表示,在全球范围内已获50多个5G商用合同,发货20多万5G基站(Massive MIMO AUU)。全球接近三分之二的5G基站是由华为建设。9月10日,华为在国际电信联盟2019年世界电信展上发布《5G应用立场白皮书》,展望了5G在多个领域的应用场景,并呼吁全球行业组织和监管机构积极推进标准协同、频谱到位,为5G商用部署和应用提供良好的资源保障与商业环境。白皮书同时指出,5G的发展需要健康稳定的产业生态,5G时代的商业成功与规模经济增长的实现以及5G生态的成熟,有赖于包括运营商、设备商以及全行业利益相关方的紧密合作,以及监管机构对应用创新的支持。

5G是门好生意。但华为如今受到美国的牵制,任正非的这些表态,无疑是华为曲线救国的一次尝试。出售5G技术,华为一方面希望拉动更多外国公司进入5G领域,多一些西方公司参与,既可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也可以减轻西方政客对华为的担忧,降低风险;另一方面,那些跟随美国禁华为的国家也不必进行二选一的抉择,可以从其他公司得到最佳方案。买方甚至还可以修改源代码,由新公司生产5G设备,如此一来,正如分析指出,有关华为或中方能够“控制”别国电信基础设施的无端指控,即使是在“假想层面”都站不住脚。华为愿意转让5G技术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已经开始研究6G技术了!前不久,加拿大媒体爆料华为已经开始在加拿大渥太华附近的主要研究中心研发继5G之后的下一代无线技术。华为驻加拿大研发策略副总裁Song Zhang回应表示,5G技术确实是目前的最新技术,但是展望6G是5G演进的一部分,故在落实5G落地的同时,华为也开始布局6G。任正非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不过他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表示:“我已经与加拿大团队负责人讲了,要准备在多伦多、渥太华、蒙特利尔、温哥华大量买土地,建新的研发中心。”

综合整理自21世纪经济报道、参考消息、钛媒体APP、金融界等

编辑:沈佳灵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