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假装的读者

晨读 | 假装的读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芳   2019-09-16 07:00:00

最近,读到一句话,很耐人寻味:“读者有同心圆状的三层,核心是正确的读者……最外层错误的读者,他们现在慢慢不会发声了……中间那层,假装的读者。他们阅读是吃力的,可是他们有一种向往,或是受到某种诱引,不管那是误会还是启发。这一批读者某些会离开,因为假的东西撑不久,但撑久了就会变成真的。”

对照这句话,我就是一个典型的“假装的读者”。前提是我仍是读者,读书一直是我的爱好,但还没修炼到“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的境界。

上学时,我总爱偷看课本外的“闲书”,至于如此执着地“不务正业”,是有明确的原因的——逃避。逃避那个灿烂的世界,逃避同样青春的面孔。心性不成熟的我,对“中不溜秋”的状态特别在意——没有漂亮的脸蛋,没有傲人的成绩,拼命苦读的结果仍被老师忽略不计。要强的个性没有预期的结果时,便是无尽的自卑。可笑的是,外表安静的假相,竟让师长误以为乖巧,“听话,不惹事”便是我青春期的标签。

彼时,我不喜群聚,不善言谈,我没有海子的诗情,更无法像三毛一样浪迹天涯,我只能用与学业无关的文字堆砌自己,像鸵鸟般深埋。

岁月流年。读闲书,曾是根救命稻草,现在倒成了闲情逸致。在忙碌的夹缝中,但凡有时间总会捧书读一会。虽有各种电子阅读器,但怀旧的我更喜欢手捧纸质书的踏实感,固执地以为,只有纸张才能赋予文字以温度,让书香慢慢浸润到生活中。现在,我仍不是那种活泼飞扬的人,由着自己的内心去选择性地读书,主动性强了,反倒更容易吸收文中的营养。同时,文字又在潜移默化地塑造着自己的精神世界,我的心情沉静许多。

相传,古时有一纨绔子弟,整日惹事生非,其父无奈,让他仅带书僮一名,数箱闲书,守着一座荒山苦读,什么时候把书看完,什么时候再准他下山,到那时,将再不约束他,随他逍遥江湖。浪子大喜,为了早日自由,在山上一待就两年。两年后,浪子下山,其父准备交出家中资财,将他另立门户。却不料浪子跪拜谢罪,言称之前狂妄无礼,从此将理家兴业,承担起为人子之责任。其父惊其心性大改。浪子指指那几箱已翻旧的书籍说:“书中有明理,有乾坤。”

行进到人生之秋,我依旧没有放弃读书之趣,我仍是个“假装的读者”,为了某篇文字,某个话题,甚至为了包装自己的语言,我仍会刻意地去读一些书,但这种假装、这种虚荣心早已不是我读书的主旋律,这种硬撑或许只是蜻蜓点水后的小小涟漪,旋即复归平静。手执书卷,沉迷不归,读书,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文字,早已变为自己的精神支撑。哪怕是“假装”的状态,只要不放弃,我与文字,所有的付出都不是多余。(周芳)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