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玩跨界?不,艺术本无界

设计玩跨界?不,艺术本无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琳恩   2019-09-15 14:34:00

设计解决日常生活的问题,艺术涤荡人们的心灵,这条被传统概念定义的“楚河汉界”正在消失。越来越多的设计玩转了跨界,艺术家用作品传达另一重理念:艺术本无界,只有打破人为设定的条条框框,更多人才会看到,原来,不同门类之间的美学本就是相通,心灵不设限,创意创新不设限,一切就皆有可能。

东方韵西方彩,酿造大美无形

徐南歌子,一位在众多门类中自由穿梭的跨界艺术家。她是善于用色彩与笔墨抒情的画家,也是作家,也是拥有一手不亚于传统的刺绣工艺美术大师水准的时尚设计师,日常还担负人文艺术的演讲者、传播者、品牌策划人的职责。

在近日举行的上海艺术博览会上,她以“无界.南歌子艺术特展”展现出跨界艺术的独特魅力:抽象的绘画、抽象的刺绣,将抽象刺绣和绘画相融合的画绣作品,构成了人们眼前浓墨重彩的跨界世界,仔细品味,其中蕴含的东方文化中的静谧隽永之韵打动人心。

“比起一笔笔小小的描摹,我更喜欢无拘束的表达方式。”不走寻常路,不拘泥于科班教育的框架,徐南歌子一直以随心而动的方式探索艺术之路。

(三秋 徐南歌子作品)

因为喜爱时尚,她闯入了设计领域,十几年时间,从设计师、设计总监一路成为副总裁,之后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Nangeangel南歌子。为了研究面料,实现美学延展,她又涉猎绘画,“整个人进去了,喜欢的情绪涨满了我的生命之河”用她的话来说,绘画成了她对美无目的的领悟的表达法式。

2013年至2017年,南歌子“隐居”上海三年,大量研读东西方艺术史和文学作品,寻找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我喜欢西方的激流勇进,也迷恋东方的精神哲思。”画不够就绣。从小就掌握了刺绣技艺的她,又将油画与乱针绣融合。画绣这一跨界艺术形式让她独树一帜。她用抽象表现的方式画下周庄梦蝶、逝者如斯乎,又刺绣了身如琉璃,苍笙踏海。而她捉刀设计的旗袍,则在是面料上就开始原创,从主题相关的油画喷印与刺绣、体现身体美学的原创设计,到领子袖子等细节部分都呼应面料画面之美。

(徐南歌子 黄少敏 摄)

“归结为一句话,我把身体当成了画布,用色彩与线条勾勒当代东风女子的美。”探索色调与肌理的“有意味”关系,徐南歌子追慕梵高、修拉,用的是西方现代主义抽象艺术的表征,但骨子里渗透、荡漾的却是中国文化的山水意境和古典诗情,蕴涵着对中国文化与传统诗情的敬仰与倾诉。

“在创作上,我一直很欣赏西方‘在颠覆中出新’的艺术理念。”2019年,她的关键词是“生命的色彩”。她的新作“煌煌明光”国服系列,依旧是画、绣、设计的跨界。

“这红黑色的抽象油画,后来又绣,拿来做设计,黑为水,红为火。”徐南歌子的雄心是要把5000年的泱泱之流的线条浓缩成一条0.3厘米的形而上的嵌线,红黑抽象印花的局部运用,蕴含华夏大德,光耀四方的的深刻含义。

“绘画、新式旗袍、礼服、丝巾等跨界艺术都是我东风西美的一部分。”作为跨界艺术家,路阻且长。

隐含能量巨大,颠覆诞生新物种

事实上,艺术家跨界并非绝对新鲜的话题。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艺术家之一的达利,就是当仁不让的“跨界高手”。

不只是油画、素描、蚀刻、雕塑,达利将他的超现实主义触角延伸到包括建筑、摄影、戏剧、电影、文学和家居、珠宝等更多领域,并且不计成本地将他画作中最得意的元素在真实空间中重现。尤其,在在珠宝设计上,独特的表达方式带给人们奇异而丰富的想象。

(达利设计的艺术珠宝:“石榴心”机械胸针)

其经典设计“记忆的永恒”、“永恒之眼”钟表胸针、“石榴心”机械胸针、“空间之象”的软表、蔚蓝色眼珠、炸裂的石榴、长脚大象等形象,都在达利本人的绘画中反复出现过。

“我做珠宝设计的出发点是抗议那些强调材料价值的平庸的珠宝,要让他们看看,珠宝中设计和工艺的价值高于宝石黄金这些材质的价值。”达利的设计理念和跨界艺术表现形式,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现代珠宝设计的观念,至今对珠宝设计行业仍有深远影响。

而在跨界被反复提及的当下,艺术跨界设计更是产生了巨大能量,对公众的生活和审美产生巨大影响力。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草间弥生的著名“波点”。早年的她以缤纷色彩、重复圆点及网状图案堆砌而成的作品,表达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情绪。

(草间弥生作品)

虽然,人们对其重复圆点标志性的创作元素颇有争议,但从快消品可口可乐到奢侈品LV都,以及酒店、服装品牌都向她伸出合作的橄榄枝。“怪婆婆”仿佛有“点物成金”的魔法,仿佛任何物品经过她的“点化”,都会成为另一种全新的物种,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尽管争议不断,但毫无疑问的是,从种种例子来看,艺术跨界已经成为一种推动行业乃至社会审美变革的重要力量。

美学灵犀相通,生活处处皆艺术

近年来,艺术跨界在国内风潮正盛。曾梵志、周春芽等一众艺术大腕纷纷试水,玩转跨界设计。

无独有偶,在最近举行的时尚家居生活展上,德国官窑瓷器梅森(Meissen)展示了一款由周春芽创作的瓷器。原来,他不仅为自己已经过世爱犬创作绿狗画作,还将画作一笔一笔地转换成了瓷艺作品。“这确实是一项复杂的创作挑战。不使用他们擅长驾驭的骨瓷,而是用高岭土配比,在创制过程中,要精准掌握瓷器在烧制后缩小16%比例,釉料颜色的烧制反应也会和初次绘制时有所不同。”用周春芽的话来说,每一笔颜色,他都要在小瓷板片上做色调检测。正因为在跨界作品中寄予了对爱犬的怀念和对生活的热爱,周春芽乐此不疲。“期待我的作品能够满足更多中国家庭的审美需求,得以在欣赏我作品的同时能够感受到快乐,这才是我更关注的。”

(周春芽 绿狗)

而曾梵志的说法,也和周春芽的观点有着相通之处。他认为,无论还是艺术家还是其他圈子、行业的人,对美和生活的观点是一致的。而艺术家跨界,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希望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发挥更大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去接受艺术美学。

“什么是艺术,就是连生活也要艺术化。”作家木心的话,道出了不同门类的美学本就灵犀相通,创新创意之下,一切皆有可能,艺术跨界其实就是“艺术无界”的真谛。虽说艺术来源生活、高于生活,但无可否认的是,只要慧眼如炬,生活处处皆是艺术。(琳恩)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