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中庭有槿花

晨读|中庭有槿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夏丽柠   2019-09-17 07:00:00

夏末秋初,绚烂的木槿花绽放,即便朝开暮落,依然美丽而深情。


近来在看《日读古诗词》。书中以农历日为序,由九月一日始读,即农历八月初三开始。农历八月,算是夏末秋初了。

夏末微凉。这一日,作者朱伟借白居易诗中的“露白、天凉、珠颗冷、玉钩生”,感叹节气变化。末了,白居易在这首《八月三日夜作》中写道:“槿老花先尽,莲凋子始成。四时无了日,何用叹衰荣。”绚烂的木槿花都已经开尽啦,莲花凋谢莲子才长成。不过,四季更迭,周而复始,何必为一时的荣败而哀叹呢?白乐天真是个乐天派。

话说木槿自古就有诗赞颂。《诗经》里的“有女同车,颜如舜华”,说的是要迎娶的女人呐,脸庞像木槿花一样绽放,美极了。舜华即木槿。舜同瞬,指木槿是刹那之花,朝开暮落。想起诗人周梦蝶的诗句,“刹那是时间最小的女儿,暗恋我”。

其实,说木槿花期短,不确切。所谓落花,指的是单朵花。一株木槿上的花朵会陆续开放,开得满树绚烂夺目。这些花能从半夏开到深秋,算是难得的跨越夏秋两季的长花期植株了。与其近缘的种类有木芙蓉和扶桑,被称为“花间三姐妹”。灵机一动,联想到英国文学明珠勃朗特三姐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为她们对号入座。

木槿开花以紫色、粉红和白色为主。唯有白底红心的木槿花,被韩国人视作国花,叫“太阳木槿”。观看帅气的市川海老藏主演的《寻访千利休》,其中有一段情节:千利休年轻时爱上过一位因战乱逃亡来日本的韩国公主。迫于幕府压力,千利休未能保护她安全逃走。千利休扯着她的手向外奔跑时,公主不时地回望庭院中那株开得层层叠叠迷人眼的木槿花。木槿,既是她无比眷恋的人生,也是她难以割舍的祖国。后来,千利休每每沉默,心中便浮现出美丽公主的舜华。或许,利休的“唯有美丽之物,才能令我低下头颅”的箴言,便由此而来。

千利休的后世之子,著名茶人千宗旦还特别用木槿来点缀早晨的茶会。因此,木槿花在日本得名“宗旦木槿”。据说,木槿经由朝鲜半岛传入日本。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日本选手手捧仿真木槿花列队入场,向东道主表达敬意。

除了美丽而深情,木槿花既能食用又可入药。日本园艺家柳宗民说,“在医学中,白花木槿有调理肠胃的作用。花蕾之外,树皮也可入药。”有人说木槿花闻起来有股鸡肉味。我查了下菜谱,有木槿银耳羹、木槿排骨汤、木槿炒鸡蛋,还有炸木槿花。

在感叹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烹饪技艺的同时,我特别想问吃过这些菜的人,菜里真能吃出鸡肉味吗?(夏丽柠)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