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王玉润诞辰百年,中医人上了 “为人、为学、为师”的生动一课

纪念王玉润诞辰百年,中医人上了 “为人、为学、为师”的生动一课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左妍   2019-09-16 10:09:00

微信图片_20190916093330.jpg

图说:王玉润和学生们在一起  来源/曙光医院供图(下同)

日前,“玉琢百年·润载千秋”王玉润教授诞辰100周年纪念会在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举行。王玉润是著名中医学家、教育家,1956年参加中国民主同盟,晚年主动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担任上海中医学院第三任院长。一生孜孜以求、学贯中西,在中医儿科学、中医防治血吸虫病研究、中医现代教育管理等方面都做出了杰出贡献。

王玉润出生于中医世家,为第七代,16岁高中毕业后考入江南名医朱南山先生创办的“新中医医学院”,后拜中医儿科名家徐小圃先生为师,毕业后设诊杨浦区长阳路万寿堂国药号。坐堂行医期间,他即主张中西医结合,发扬两者之所长,弥补彼此之所短。1951年,他在诊所内开设了沪上第一家私人化验所——中国医学化验所,后又创办上海中药药理实验室。1953年,王玉润参加上海市卫生工作者协会、上海市中医学会合办的第一届中医学习西医进修班,彼时的上海,乙型脑炎流行肆虐,市卫生局组织防治小组,王玉润出任中医组负责人。他应用中药白虎汤等方剂抢救了不少昏迷患儿,在中西医共同讨论病例交流经验时,西医同道每每为之感奋和倾慕,也增进了对中医药学的了解和认识。1956年,他担任上海市第十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同年上海中医学院成立。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原上海中医药大学副校长、中西医肝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刘平教授回忆王玉润时,感慨万千,他说,“王老师思想开放、兼容并蓄、心系患者、反复探究,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从未言过放弃和动摇,是学生们永远的精神力量。”对于中西药物,先生独具见解,他根据“识病求本”的理论认为只要认准了疾病性质和本质,想方设法找到治本的药物,不分中药还是西药。他用于治疗血吸虫病肝硬化的桃红饮、桃仁提取物就是在这一动力推动下研制出来的,刘平等学生们以此为基础研制的临床新药扶正化瘀胶囊已经在美国进入Ⅲ期试验。

微信图片_20190916093337.jpg

“越饱满的稻谷,越懂得弯腰。”全国名中医、原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严世芸教授是这样评价王玉润。上世纪50年代,党中央发出了“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号召。以中医儿科闻名的王玉润先生,因目睹广大农民深受血吸虫病所苦,腹大如鼓,丧失劳动力,乃至家破人亡,毅然跟随上海中医学院第一任院长、中医泰斗程门雪先生奔赴血吸虫病疫区。“他作为大家庭的长子,不但要负担家属和7个子女,还要为父母分担培养弟妹的义务。但他力排众议,放弃私人诊所优厚的收入,积极响应公私合营的号召。当时他还上交了苦心经营多年的‘中国医学化验所’的全部资料。他的行动充分表明了他‘听党的话、跟党走’的政治立场,完全没有个人得失的考虑。” 原上海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张建中回忆道。

王玉润一生宽厚待人。在病重期间,仍不断有病人前来就诊,他支撑虚弱身体,诊治疑难杂症,尽医者天职。他提携后进、毫无保留,即使在病情垂危之际仍关心学生的学业。学生徐列明教授在《橘井探幽老骥志——忆王玉润教授》中写到,先生为其题新婚贺词:“列明医师,杏林新秀,瑶池炼桃,橘井探幽,好学深思,年青有为……我是老骥,君为骏骑,出类拔萃,千里可望,拭目以待。新婚燕尔,敬此贺。”其关爱后学,可见一斑。

与会的后辈医师、医学生们都被先生的事迹深深打动并鼓舞着。这是一堂生动的教人如何“为人、为学、为师”的思政课。上海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曹锡康鼓励广大中医人以王玉润教授为榜样,学习他的家国情怀、医德品质、开创精神、育人之道,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共同努力携手谱写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新篇章。

通讯员 张莎莎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