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虫不争

鸣虫不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为民   2019-09-17 15:58:13

秋风清凉,朗朗的月色投射到那幅刚装裱好的画前,正映着两只灵动的蟋蟀,唧唧、口瞿口瞿……蟋蟀的鸣声仿佛很遥远,又似乎在眼前。

新得了一幅画,画面清朗简洁,一只青花瓶,内插几枝含苞待放的夏荷,娇嫩欲滴;一盆萱草,郁郁葱葱,繁而不杂;一片碎瓦,隐约着童子垂钓的影子,零落中透着古意。俊俏的是两只蟋蟀,通体晶亮,须足如生,正眈眈而视,张牙振翅,不见厮杀争斗之意,倒有嬉戏玩闹之趣。画家取画意为“聚财”,是谐了上海方言说蟋蟀的音“财积”,果然别有一番意趣。

但凡虫者,多是不入流的,所谓雕虫小技,夏虫疑冰等等,贬的多,褒的少。唯蟋蟀有些例外,古人谓蟋蟀有五德:鸣不失时,谓之信也;遇敌必斗,谓之勇也;伤重不降,谓之忠也;败则不鸣,谓知耻也;寒则归宇,谓识时务也。中国的蟋蟀文化更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口瞿口瞿……”古典典籍诗经中《唐风·蟋蟀》即拿蟋蟀来说事,以蟋蟀做隐喻光阴稍纵即逝,劝导人们既要充分享受人生,又要有所节制,要有忠于职守的精神和忧患意识。

能够忝列琴棋书画花鸟鱼虫中国古代八艺之一,蟋蟀自有讨人欢喜处。《西湖老人繁胜录》曾载宋人玩蟋蟀之盛况:“促织盛出,都民好养”“每日早晨,多于官巷南北作市,常有三五十人火斗者”,蟋蟀的形、色、鸣、斗无不可乐道,无不可把玩。南宋贾似道虽为相诟病甚多,但对蟋蟀却极深研几,其所编《促织经》是我国古代最早的一部蟋蟀专论,内设论赋、论形、论色、论胜、论养、论斗、论病诸章,条分缕晰,不遗毫发,系统描写了蟋蟀的种类、形态、斗法、养法,多为亲身体验所得。所谓“麻头、秀项、销金翅,名播他乡;虾脊、蛾身、橄榄形,声扬别郡”无不显露出贾某作为一个骨灰级发烧友对蟋蟀洞隐烛微。

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男孩子鲜有不知蟋蟀、不玩蟋蟀的。一放暑假,弄堂里的孩子们便开始张罗着哪里去逮蟋蟀。蟋蟀喜栖息于砖石下、土穴中、草丛间。入夜,弄堂里的青石板下,灰砖缝里常会传出一阵阵撩人的鸣叫声,逗引着孩子们循声而动,翻砖撬石,手电光下,用小小的网罩轻轻扑住迟疑的蟋蟀,装入小竹筒中,再用回丝堵严实了,这一夜便算是有了大收获,接下来是要将彼此捕得的蟋蟀拿来比试一番,但城里的蟋蟀似乎少了点野性,斗性明显不足,临阵不过紧叫几声,不及交牙,便围着罐沿兜起圈来,高悬免战牌,让观者失了很多乐趣。心有不甘的伙伴便约了往彭浦、宝山等地荒郊野外去觅勇猛善斗的将军蟋蟀。那日,弄堂阿二头从竹筒里倒出一只蟋蟀来,黑背金牙,肢爪强硕,甫入盆,便鼎立脚踵,长长的触须前后左右逡巡一番,再后,蹬蹬几步,巡视完新领地,猛地张开羽翼,短促而有力地鸣上几声,不怒自威,凛凛威风果然非弄堂蟋蟀可比。男孩子们迷恋于斗玩蟋蟀,或正因蟋蟀的争强好胜契合了内心深处涌动的青春热潮,每每两只蟋蟀纠缠拼杀在一处,正是孩子们血脉贲张的时候,真恨不能幻化成一只蟋蟀,张尾伸须,直龁敌领。还是大玩家王世襄说到点上,蟋蟀这小虫子真可以拿它当人看待。喜怒哀乐,妒恨悲伤,七情六欲,无一不有。这,或正是蟋蟀撩人心魄处。

“不从草际伴啼螀,偏逐西风入我床。心事甚如愁欲诉,秋吟直与夜俱长。”蟋蟀之优不惟争斗,鸣声同样引人入胜。幼小清亮,壮年浑厚,老来深沉,战时激昂,爱时缠绵,只消静心倾听,便能辨出个中千变万化,神奇奥妙。相较于蟋蟀短兵相接,争斗厮杀给予的惨烈视觉冲击,我更喜蟋蟀幽婉绵长、悠扬空灵的鸣声萦绕在耳畔。彼时,我并不善捕蟋蟀,每年夏末秋初得几枚蟋蟀多是小伙伴们馈有余,品相、战力自然不佳。然我却视为珍宝,翻出几只小罐来,置煮熟的大米粒一两粒,将蟋蟀置于床前柜下,小心伺候。入夜,圆月东升,浮云淡淡,花影绰约,蟋蟀的鸣声也渐渐起来了。初时,小心翼翼的,只一两声短促的唧唧、口瞿口瞿,略有间歇,另一只唧唧、口瞿口瞿地回应,继而,此起彼伏,韵律悠扬的鸣声渐渐就充盈了整个空间,此刻,喝茶、看书、发呆,哪一样不是有趣的呢。

今夜,又值满月,秋风清凉,朗朗的月色投射到那幅刚装裱好的画前,正映着两只灵动的蟋蟀,唧唧、口瞿口瞿……蟋蟀的鸣声仿佛很遥远,又似乎在眼前。(张为民)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