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一只花斑猫

晨读 | 一只花斑猫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德平   2019-09-18 07:00:00

一出楼道门,与往常一样,那只黄色花斑流浪猫就从斜刺里窜出来,走到面前喵喵地叫着,尾巴翘得高高的,眼睛忽闪着,向你要食吃。因为给过几次,便认识了,好像专门候着似的,看着那股萌劲,无礼相赠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晚饭后出去走路尽量捎带些猫食。有时出来没见它,我还会四处张望,心里寻思这猫跑哪里去了?偶尔没带猫食,它跑过来时,我就歉意地跟它摆摆手说,今天没有,下次带给你。它倒也知趣,冲我叫几声就跑开了。当走路回来,它一见我,马上从黑暗中叫着奔过来,直到我关上楼道门,才停住叫声,有些失望地回转过去。后来,它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的小猫,看样子刚出生不久,带着到处溜达。那小猫怕生,一见来人马上钻到了道旁的花坛里。

那天,我带着一盒猫食走出楼道门,没见猫过来,再向前走去,在黄昏的光影里,看到停着一辆小车的路旁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隐隐约约像似花斑猫,可怎么躺在地上不动呢?近前一瞧不由大吃一惊,原来那只花斑猫已倒在血泊之中,浑身软塌塌地没了气息,而小黑猫也不知去向。这猫不知是被车碾压,还是被击打?但肯定为外力所致。昨天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却……我不相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心里立刻充满了疼痛,继而愤慨:肇事者不见影子,纵然是无意造成也不能弃之不顾,扬长而去?一个无辜弱小的生命就这样瞬间被践踏摧残了!我有些懊悔出来晚了,也许可以阻止或避免。天完全黑下来了,路边的树木在风中依旧发出唰唰的声音,可此时这声音在我听来却是一声声的叹息和啜泣。花斑猫是天真无邪的,那么长时间的环境相处,以为世间的人都是友善仁慈的,可能当险恶来临的时候,也没想到去防范躲避。

那几日,经过花斑猫倒下的地方,我总不忍回看,路上仍留着斑斑血迹,我仿佛看到花斑猫那眼巴巴绝望乞求的目光,这让我的心情再次坠落在一种莫名的忧伤当中。

我想到我们人类是不缺少爱的。我想起在藏地雨后的公路上,一些老阿妈弯腰在路上捡拾蚯蚓,因为雨后有许多蚯蚓从地里钻出来爬到路上,她们捡起后放到远离公路的草地里,怕过往的汽车、摩托车把这些蚯蚓碾死,这种对生命的敬畏令人动容。我也想起有次去一所大学,在学生餐厅就餐,偶然发现屋顶和窗台上停了一些鸟儿,它们一见地上或桌上有饭粒和菜屑,就飞将下来,就这样飞上飞下,谁也没去打扰,任其觅食。就餐出来,在一条路旁又见几个女生在给流浪猫喂食,手上拿着盒子和水,那几只流浪猫胖乎乎的,埋头吃着。那一刻,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被一种温暖击中。

可现实中虐待和摧残小动物的事端为何还时常出现?是来自人的狭隘、自私和暴戾,还是有的人自视“高级”,可以对其他生命无端漠视和随意践踏?但是作为肉体的存在,最“高级”的生命也是脆弱的,同样也会走向消亡的归宿。万物平等,“尊重他者的生命,即是尊重我们自己的生命”。我开始寻找起小黑猫,因为我听到了从花草丛中传来的那一缕缕微弱又似乎真切的叫声。(陈德平)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