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旅游 | 在冰岛,当地理撞上美学

七夕会旅游 | 在冰岛,当地理撞上美学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莉莉   2019-09-27 17:01:11

几位大学同窗结伴游北欧,归来皆叹“景点雷同”。何不去冰岛看看?冰岛,神秘而另类,地球科学家誉之为“开裂的冰岛”;地貌学家盛赞其是幅瑰丽多彩的抽象油画;地理学家的审美理念是:当地理撞上了美学。

我对冰岛的直观了解始于飞机上邻座一家。哥本哈根飞赴雷克雅未克,旁座是位端庄斯文的中国妈妈,怀抱个一岁多的混血宝宝,叫安东。白胖胖的小安东金发黑眼,小手衔在嘴里老冲人笑。全冰岛华人总共才一千多,偶遇同胞自然愿意聊几句。她丈夫是德裔,在冰岛大学任教,自己在政府任职,一家三口刚从香港娘家返回。我们聊天时,德国奶爸在准备给孩子喂食。举起奶瓶看奶量的刻度,以手试瓶温,动作中规中矩。夫妇俩每年都要往返香港看望双亲。

冰岛地热资源丰富,环岛公路平整宽阔,路面下铺有地热管道,冬天不受冰雪封冻影响。有的路段道旁还竖有几米高的杆子,据说是扫雪器,以应雪大时之需。冰岛有黄金大瀑布、盖策间歇喷泉、杰古沙龙冰河湖,辛格韦德利国家公园更是道独特的风景。这里是经典的裂谷观赏地,欧亚大陆与北美大陆两大板块在此分裂,裂口落差有十多米之高。在游客看来,不经意间脚下走过、路过的不过是公园里一些普通的裂谷、裂罅而已,其实是罕见的地理奇观。那里有座宽仅数米的小木桥,小桥可了不得的,因为它下面就是那道分裂欧亚大陆与北美大陆的裂缝,地质学家谓之的“大洋中脊”。我去尼泊尔时,从成都飞往加德满都的飞机上,曾清晰地饱览过珠穆朗玛峰的雄姿。珠峰是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相撞而隆起的“产物”,脸贴着舷窗我看得不敢眨眼,震撼、惊喜、激动不已;立于小木桥上,我再次领略到板块因分裂而断离的壮观。天高地迥,宇宙无穷,大自然的造化让人顶礼膜拜。

驱车往维克小镇的公路上,两旁景色奇特。不见房舍与树木花草,但见开阔平坦的黑沙地里满卧着大小石头。石头表面呈土黄色,看上去毛茸茸的,一片接一片。那是夏季才有生长的苔藓、地衣等苔原植物。扑入游人视野的唯这两种色彩,看多了,似乎单调;看久了,又溢出了荒凉感;黑沙黄苔,应了古人所云“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时代仿佛穿越到了亘古……冰岛是火山多发地,沙滩一反海滩常见的金色,满地黑压压,犹如矿区的煤炭集散地。“煤渣”虽黑得通透,海水却清澈如许。海滩边的岩石形状奇特,呈六面形立柱体,这是玄武岩石,因火山喷发而成,却与我在英国见过的 “巨石阵”如出一辙。

冰岛的自然景观宏伟壮丽,而晚春、初夏的来到,又给她带来了短暂的妖艳与妩媚。游罢黄金大瀑布归来,在一片如茵的草地上,看到三个小女孩专心致志地匍匐着,凑在一起像寻找什么。小姑娘们衣着鲜艳亮丽,小脑袋上都扎着花头巾。寻花草?还是看小昆虫?不,孩子们在寻觅春天,她们要留住这份稍纵即逝的美好。

离开冰岛的大巴上,导游问:“还记得冰岛首都名吗?”来前他已考过众人,此刻再度“戏考”。同游者多露愧色地互相偷笑,答案仍憋不出。“雷克雅未克”,谁让这名字这么长呢。(吴莉莉)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