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喜“迎”国庆

十日谈 | 喜“迎”国庆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幕朝晨   2019-10-03 16:29:44

应国庆,是我的发小,我家和他家是好邻居:我俩同住三层楼,他家是10室,我家是15室,门对着门,标准的“门当户对”。我们都是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的职工子弟,住在日晖新村东面的银行新村。应国庆的父母都是南下干部,他爸爸是标准的“三八式”抗战老干部,随着解放大军进驻大上海,是接管银行的“军代表”,和我的父亲成为了同事。

应国庆是一个“早产儿”,比预产期整整早了两个多月,却正好赶上了好日子:1949年10月1日。因此,他的父亲为他取名“国庆”,小名“福生”,一是庆祝新中国成立这个喜庆的日子,二是还具有应国庆而生、幸福生活之意。“应”和“迎”,在上海闲话当中是音同字不同的谐音,所以,“应国庆”,也就变成了“迎国庆”。每年国庆节,普天下的中国人,似乎都在为他的生日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好一个非同小可的“生日”。在之后的70年岁月里,也完全证实了他非常有福气,确实是名副其实的“福生”。

国庆比我小两岁,他对我,左一个“哥哥”,右一个“阿哥”,从小到大,一直跟着我,不分彼此,被别人称为“穿一条裤子”的亲兄弟。我俩喜欢集邮,经常互通有无,彼此交换。采取“等价交换”的原则,即面值8分的邮票,可以交换另外一张8分邮票;而那些面值10分的航空邮票、面值20分的保价信邮票,就成为非常难得的“贵族邮票”。有的时候,甚至可以用几张8分邮票,换一张高面值的特种纪念邮票。

曾记得,有一枚“国庆特别纪念邮票”,其画面是油画《开国大典》,面值20分,一时间成为所有集邮者的“宠物”。该纪念邮票发行极少,在邮局里也很难买到“新票”。因为是用于“挂号信”,发行量非常小,在当时非常罕见。我的大姐在上海郊区南汇县大团中学当数学老师,每个月只能回家一次;我家姐弟五人、亲朋好友分别在北京、南京、西安、广州、成都、贵阳等地,相互之间联系离不开寄信,所以,大姐经常到大团镇邮局买邮票、寄书信包裹,与邮局营业员十分熟悉,因此“开后门”,买到了《开国大典》。国庆见到后,非要跟我交换,宁可用几张热门的纪念邮票,甚至还有苏联、东欧国家的邮票。我不为所动,一概拒绝,弄得他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连我的父亲看了也不忍心,劝我把这张珍贵邮票让给他。我从小到大,一直顺从父亲之意,可这一次,我就是不听,第一次违背父亲意志。大姐听说此事,又再开“后门”,买到了一张《开国大典》,让我赠送给国庆作为他的生日礼物,他喜出望外。

后来他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了整整十年知青,学会了开汽车,成为一名出色的汽车驾驶员。返回上海,先是在斜土路街道办事处当司机,后调到原外贸学院当驾驶员,一直到退休。改革开放后,我们两家先后搬离了银行新村,分别住在徐汇区和长宁区的不同社区,每年只是通个电话,互相问候,一直没有见过面。直到他父亲去世,在追悼会上,我俩才相见。一别已是三十多年,华发似银,不敢相认,互相拥抱,老泪纵横,感慨万分。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正好是应国庆70周岁生日,我衷心祝愿国庆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长命百岁。(幕朝晨)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