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薄与厚重

轻薄与厚重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戴荣里   2019-10-06 13:04:05

近距离地观看一只蝉儿在鸣叫,透明的蝉翼扇动,声音四散开来;蝉翼震动的声音与蝉身抖动的声音形成对比,一只蝉儿,也可以发出如此丰富的鸣叫声,全然不顾人们一会说它轻薄,一会说它厚重。

一位散文泰斗,九十五岁了,侨居国外多年。许多仰慕者辗转打听,想一睹先生尊荣。先生避而不见,华人作家的聚会,他也坚决不去参加。就是这位隐居老人,近年杰作频发。老了,就做客厅里的一盏灯光,用时光照亮自己。他不需要再去争辩什么了,文学奖项对他还有什么吸引力?别人对他作品的评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老散文家此时最需要的是用心去感受余生的心跳,与老夫人相处的时光真好。他已经把世间的嘈杂隔绝在门外了。

我常见小区里一位每天赶着去上班的邮电工人,常常收拾起路面上的垃圾,放到垃圾桶里。有人说他太迂腐了,有人会赞美他真实在,有人说他是最善解人意的人。他似乎全然听不到这些。这种人的执着,就像擂鼓声声,会悄悄感染你。

十年前,我从山东正式转移到北京生存。在北京这个小圈子里感受到很多大世界。知道了很多大人物不大、小人物不小;也看到君子非君子,小人非小人。有些事情,我看得明明白白,却捂住自己的嘴,憨憨傻傻地强忍着把这一切咽到肚子里,让它们在我肚子里生根、发芽。时间是最好的催化师,当尘埃落定,我在这样的修炼中渐渐变成一个无忧无仇的儿童了。整天傻笑着面对世界,面对那些精明的人。北京十年,南柯一梦。故乡远离,清风远去,我试着以一个儿童的自然,品味厚重里藏着的轻薄,轻薄里裹着的搬不动的厚重。

特别以想的姿势不想。在追求爱情的路上,却被爱情甩在路上。很需要马原先生那么美的一个书院,像一条无毒蛇,自由游弋在茂密的森林,感受溪水的清凉。我变成一个儿童了,昨天的事情已忘得干干净净,涌上的是顽皮与好奇。

世界越来越厚重了,我却越来越浅薄了,有时就感觉,浅薄真是滑腻的丝绸,穿在身上和没穿一样。越老,就越喜欢这浅薄了,只是在这浅薄的路上,藏着透骨的孤独,孤独成金子般的厚重,犹如压缩过的空气一般,虚无却陈实!(戴荣里)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