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丛月下听虫鸣

花丛月下听虫鸣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苟文华   2019-10-07 11:20:31

一场秋雨一场凉,天气开始爽朗清明。

皓月升上幽蓝的夜空,如水的光华洒向大地。山川、原野、河流、树木、村舍、花草,皆沐浴在夜色中,朦胧,奇幻。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田野里、庄稼地中、庭院、花丛、碎石罅隙、土坷垃的夹缝,远远近近,传来一片急促、清脆、响亮的蟋蟀鸣叫之声。仔细地倾听,蟋蟀们一忽儿独奏,一忽儿合唱,一忽儿高亢激越,一忽儿浅吟低徊,似交响,如夜曲。

蟋蟀的鸣叫声同着皎洁的月光,从窗棂漫入屋中。母亲弯腰坐在织布机上,一手飞梭,一手执着织板,两只脚不时蹬踏织布机的踏板,“哐当,唧——;哐当,唧——”,织机有节奏地发出音乐般的响声。清凉的秋夜,织机的唧唧声与蟋蟀的唧唧声交织在一起,乡村的夜晚,肃穆,静寂。

母亲说:“促织一遍又一遍急促地叫唤,它在催促我抓紧时间织布,赶紧准备冬衣哩。”

于是,母亲夜夜辛劳,在织机上忙碌,将一卷又一卷的白布织好。又翻箱倒柜,搜出在大暑时晾晒干净的棉衣,拆的拆,补的补,缝的缝,不到寒露,就将一家人过冬的棉衣缝制妥当。

而当夜幕降临,蟋蟀欢鸣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就跑到庭院,借着亮亮的月光,在花丛中,在墙角砖瓦堆里,打着手电循声捉蟋蟀。

捉蟋蟀要挑选头圆、牙大、腿须长、颈粗、毛糙、健壮,叫声响亮,善跳跃,势强的。捉住一个,看看,不合意,再捉。有时候,我们还跑到废墟里,在倒塌的老屋断砖残瓦间,在高高的草丛中,忘记了蛇和蝎子的存在,一遍遍地钻草窠,挪动砖石。终于逮住几只善鸣好斗的“黑将军”,装入瓦罐抱回家。

我们潜入厨房,偷来几片青菜叶子,剁碎,放入蟋蟀罐中喂蟋蟀。为了给蟋蟀改善生活,又爬上梨树,摘下几颗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酥梨,削成薄片逗弄着让蟋蟀吃。经过几日精心喂养,几只蟋蟀体格健壮,不仅成天欢唱,还在瓦罐中抖须蹬腿,跃跃欲试。

挑选出两只体型大小相似的蟋蟀,放入一面竹筛里。我们哥仨用狗尾巴草的穗子刷刮蟋蟀长长的胡须。拂其首,则尾应;拂其尾,则首应,敏捷,激灵。终于,在我们的唆使下,两只蟋蟀狭路相逢,怒目相向,英猛之态甚为可观。

“唧唧唧——唧唧唧”。秋风起,秋雨霁,秋月照,蟋蟀鸣,织机响。

花丛月下,蟋蟀一声一声的鸣叫和着母亲踏动织机的哐当声,在村巷,在庭院,如同乐声一样萦绕回环。人与秋虫一样感知季节的叠替和轮回,虫声、机声,是大自然的天籁,悦耳,动听。(苟文华)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