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月底就发不出工资了…而这个欠费10亿的最大“老赖”还在耍横

联合国月底就发不出工资了…而这个欠费10亿的最大“老赖”还在耍横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震   2019-10-09 18:34:39

【新民晚报·新民网】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摊上事儿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8日通过发言人迪雅里克发表声明称,联合国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截至2019年9月底,联合国现金短缺达2.3亿美元。

古特雷斯在声明中说,如果会员国不尽快缴纳其年度会费,或将导致联合国遭遇近10年来最严重的资金危机。10月底,联合国将面临流动资金储备耗尽、拖延支付员工薪资和供应商费用的风险。迪雅里克当天表示,目前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有129个国家已经支付了2019年的会费。他敦促其他国家“立即并完全”支付会费。

换句话说,联合国没钱了。那么,这个世界上最大也是最权威的国际组织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还是让我们先看看联合国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联合国的钱从哪里来?

联合国作为世界上最大,也是最权威的国际组织,花钱的地方不但不少,而且很多。可以说,联合国种类繁多、规模浩大的各项行动花掉的钱都是很多的。然而,联合国不是波音空客,更不是华为或苹果,自己本身不创造财富,又不能像美国打海湾战争那样“请”日本买单,那么为了维持运行,总得想法子搞钱。

一般来说,联合国弄钱的法子有两个。

一个法子是让成员国缴纳会费。正如加入俱乐部或组织协会需要缴纳会费一样,加入联合国的所有会员国也要每年缴纳会费,用来维持联合国的正常运转。目前,联合国有193个会员国,共同分担联合国每年大约28亿美元的经常预算和80多亿美元的维和行动预算。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根据《联合国宪章》规定,会员国有义务缴纳联合国会费。由于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异,为体现公平,联合国会费分摊办法并没有搞“一刀切”,而是依据会员国不同的支付能力来确定缴纳会费的多少。

简而言之,就是发达国家和富国多交,发展中国家和穷国少交。“支付能力”是会员国在讨论会费分摊办法时创立的一项原则,主要依据是一国国民总收入占全体会员国国民总收入的比例,在此基础上,人均国民收入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会员国可再享受一定程度的宽减。这一原则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十分有利,可避免承担超出自身支付能力的财政负担,也是公平合理的。

联合国总部

第二个法子是捐款。联合国开展许多活动的经费还来自各国捐款。尽管捐款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而且捐款国大多是发达国家,对捐款用途和使用方向也有很多限制,但联合国在发展领域开展的许多活动很大程度上依靠国际社会捐款。

联合国为什么会缺钱?

实际上,联合国缺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么,联合国为什么会缺钱呢?原因很简单,是有会员拖欠会费。迪雅里克称,截至10月8日,会员国向联合国常规预算支付了19.9亿美元,这意味着2019年尚有约13亿美元资金没有到位。

那么,这些拖欠会费的“老赖”中,谁是No.1呢?美国。美国自1986年开始就拖欠联合国会费,是拖欠联合国会费历史最悠久,也是金额最大的头号“老赖”——截止到今年1月1日,美国拖欠联合国的经常性预算金额为3.81亿美元,拖欠的维和经费为7.76亿美元。

特朗普上台以来,多次抱怨美国给联合国交太多钱了,并在推特发文称:“联合国拥有巨大潜力,但现在只不过是一群人聚在一起闲聊、打发时光的俱乐部。太可悲了!”特朗普政府一直要求降低美国的维和预算摊款份额。美国时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曾在联合国关于维和改革的高级别辩论会上表示,美国今后承担联合国与维和相关费用的份额将不超过25%。这个标准跟美国应承担的28.5%相差3.5个百分点,产生缺口是自然的。美国的问题不止在于本届政府对联合国的政治态度,而是至少20多年来美国历届总统一直如此。美国认为联合国决议不符合美国的政治要求,经常在某些重要议题上与美国意见相左,特别是美国要武力干涉其他国家需要联合国背书的时候。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时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就指责联合国“内部腐败”“效率低下”“人员冗余”等,以拖欠会费与维和费用为手段,逼迫联合国按其意愿进行改革。在1999年9月,共和党参议员赫尔姆斯、伯顿及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联手发难,将美国缴纳会费与联合国改革问题紧密挂钩,宣称联合国的任何改革都应包含一点:减轻美国对联合国承担的财政义务。而美国国会最终通过了赫尔姆斯、伯顿提出的“联合国改革法”。

可是联合国不是合众国的下属部门,美国的要求不可能全部得到满足,于是乎,赖账开始显得理直气壮,而且借口花样百出。

缺钱的联合国以后怎么办?

一般来说,居家度日,钱不够了就两个法子,一是节流。二是开源。说白了就是多赚钱,少花钱。关于节流,古特雷斯在声明中说,联合国从2019年初开始缩减在全球的运营成本。如果没有采取这一措施,当前的资金缺口或将高达6亿美元,9月联大一般性辩论和其他高级别会议的举行都会受到影响。

关于开源,那还是得从美国身上想想法子,把所欠会费追回是正道——如果美国缴纳所欠会费,联合国基本就不存在财政危机了。联合国安理会掌握着在国际上合法使用武力的权力,获得军事行动授权是美国对联合国的一个重要诉求,也是影响美国和联合国关系的重要因素。小布什政府时期,出于反恐战争的需要,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与联合国的关系。然而,从近期来看,特朗普好像并无此需要。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联合国想从美国讨回所欠会费,恐怕不太容易。

美国国内不少人担心,特朗普政府大幅削减对联合国的经费支持可能会导致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缺,从而冲击美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美国的正面形象不就是被一次又一次“赖账”的行为给毁掉的吗?(深海区特约撰稿人杨震)

编辑:沈佳灵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