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良苗寨

勾良苗寨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叶国威   2019-10-09 22:45:00

数码时代来临,为了方便,我早已舍弃了胶卷相机。现在一张薄薄的记忆卡,可以储存数千张照片,满了,再转至硬盘保存,再也不冲洗成纸质照片,久而久之,照片便淹没在强大的记忆硬盘里。

勾良景色 (作者供图)

闲来整理一批旅行照片,许多背着大背包的身影浮现眼前。那时年轻,一个人说走就走,选定先到一个目的地,要再去哪儿?再说。看着凤凰古城、勾良苗寨的照片,想起当年是为何而来——不就是想看看沈从文笔下的湘西!

那年大年初三,清晨6时从长沙开出的火车,终于到达吉首,在火车站前有车开往凤凰古城,约40分钟车程。在同车的人群中有一对夫妻来自广东佛山,因为同是广东人,我们一下子就熟络了,大概在凤凰的日子又可以多几位朋友同游。由于汽车站位于新城外,清晨七时多,天气分外寒冷,走一走会比较暖和,所以一整车子的人都徒步向古城走去。20多分钟后,我们到了旧城区,在吃早点时,有人来兜揽,最后包了一辆小车去游苗寨。车经南方长城,直奔凤凰县落潮井乡勾良苗寨。

这大清早我们是最早到达的一批人,在寨门口买了门票,车行尚要10分钟才能到村子口,当到了村口有一小伙子上车,自称桥先,是我们的导游。他年纪很小,有点羞涩,并不多话。车又继续走了十多分钟的山路,到了古妖潭瀑布群的入口,一行人沿山路向下走没多久,渐闻水声潺潺,到了谷底一看,碧水飞虹,一扫清晨倦意,令人心旷神怡,若在雨季,定更为壮阔。由于我们来得最早,一池碧水平波静息,当我们涉足,划一竹筏,碧潭才从沉睡中睁开了眼。一个小时后,回程往村寨,在进入村寨前,我们也得按苗例,唱了歌、喝了酒才可放行。因在11时半村寨广场中有苗族的歌舞表演,所以我们疾步前去。

可爱的苗寨小朋友透过手指看远方来客(作者供图)

此村寨有绿水环抱,看到苗人在水边洗菜、洗衣,似乎生活上所用的水都靠这一湾清泉。在村寨广场先占了中间的位置,却发现我们的小导游桥先不见了。表演节目准时开始,出来一群小姑娘及小伙子,哦!我们的小导游原来是演员之一,他们又唱又跳,尽现了苗族的纯朴与乐天知命。表演中有一项是苗族婚礼,我被一位苗族小姑娘选了出去,主持人叫我们把手中的花送给对面属意的人,我把花给了站在我对面的小女孩,这女孩看来有点可爱,又有点野蛮。苗族的婚礼是这样的,男的先要蒙上双眼,然后转数圈,并要按别人的提示寻找新娘,同时要用炭灰在新郎的左右脸颊上抹一下,据说这可以去邪纳吉。找到新娘后,解开眼罩,喝交杯酒,并且要两手合握放于身后,新娘会单膝跪在合掌中,新郎要背着新娘走向新房。表演看完后,小导游桥先帮我请那两位小姑娘和我合照留念,先前送花给我的小姑娘叫吴诗宁,是一开朗的女孩,而我的新娘叫吴凡,名字很简单,看她机灵,应有不凡人生。

看完表演,大家肚子也饿了,我问桥先哪一家农家饭好吃,他说不清楚,我们只好沿路往上走,经过勾良村59-60号,见主人相当纯朴热情,大伙决定在这里吃午饭。他们在大灶上挂了许多的熏肉,这些应该都是苗人的特色。主人请我们点好菜后,他便生火煮饭和准备炒菜。我请司机、桥先和我们一起用餐,桥先确是一单纯又害羞的小孩,他坐在我身旁只顾把白饭往嘴里送,都不敢夹菜,我只好照顾他,夹菜夹肉给他。也很久很久没有吃过用柴火烧成的米饭,还有锅巴,吃一口,真的有说不出的幸福。吃饭时,和桥先聊了一聊,原来他念初三,因放寒假,就在寨中义务帮忙,学习待人接物。

  吊脚楼

用餐后,我们就在寨中游逛,曾上过一座吊脚楼,有老奶奶教我们体验如何使用织布机和拉线机,挺有趣的。当要离开苗寨时,我给了桥先一个红包,起初他不肯收,我还是硬塞给了他,想他会因为被肯定而更上进。在寨门口,看到我的新娘抱着一位小男生,我帮他照相,他却害羞地用小手把脸遮住,天真得和他那些小哥哥、小姐姐一样。(叶国威)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