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 旅游|在“公鸡尾巴”上的上海人

七夕会 旅游|在“公鸡尾巴”上的上海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成树   2019-10-10 16:18:24

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居然会带领近百名老年大学的学生,乘坐两辆大巴,历时30天,行程两万八千公里。大漠西游,我们走到新疆西北顶点,祖国版图的“公鸡尾巴”上。我们似乎有种当英雄的感觉。

这是一条丝绸之路,我们翻山越岭,过草原、穿沙漠、越江河……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这天,我们来到了新疆的哈巴河县的大萨孜牧场,接待我们的地陪导游姓王。她50岁左右,中等身材,胖乎乎,一副憨厚的模样。王导听说我们都是上海人,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原来她也是上海人,父母是上世纪60年代去新疆的知识青年,如今三代人都扎根新疆。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王导今天见到我们,两眼含着激动的泪花,因为来这里旅游的上海人极少。

在王导的带领下,大家兴高采烈地游览了“公鸡尾巴”上的白沙湖景区:“天籁之音”的鸣沙山、“圣泉”白沙湖、“沙漠火鸡”红叶林……

最后一个景点:参观“西北边疆第一哨”。王导用凝重的口吻介绍说,这里环境恶劣,冬季严寒而漫长,风大雪大,夏季炎热,蚊子肆虐,而我们的边防战士在这种环境下,仍然忠诚地守护着祖国的西北大门。此地的农垦战士,一手扶犁、一肩扛枪,配合边防部队建立民兵连。长年巡逻在漫长的国境线上。“我家住在路尽头,界碑就在家后头。界河边上种庄稼,边境线上牧牛羊。”这就是农垦战士生活的真实写照。

王导带我们来到边境岗哨前。这里有一块巨大的中国版图,屹立在小山头的平地上。地图上有红色箭头,醒目地标示着我们所在的位置在“公鸡尾巴上”顶点。我注意到:离我们不远处有个草绿色的岗亭,站着两名威武战士,背着冲锋枪,一动也不动,像个神圣的塑像,警惕地望着前方,守着国门。

王导说:“左边那位战士是上海知青的后代,他的父亲在当年抗洪救灾中壮烈牺牲,他是继承父亲的遗志,特批进入边防部队的。”一股敬意油然从我心中升起:上海人好榜样!

这时,王导取出国旗,提议我们在祖国版图前列队高唱国歌。此时此刻,我们每个人都热血沸腾……这种感觉终身难忘。

我们是旅游行走在“公鸡尾巴”上的上海人,而王导及她的父辈们是坚守在“公鸡尾巴”上的上海人,为此献出了青春、爱情、家庭,甚至生命。分别时,王导泪水涌出,恋恋不舍地与我们告别。我悄悄地问王导:“根据政策,您可以回上海的呀,如今后悔吗?”“无怨无悔!”她坚定地脱口而出,“人生就是与苦难争斗。假如因我们这代人承受苦难,能使后代免于苦难,那就足以让我们幸福。”王导的幸福感来自于心底深处。她的话,我牢记在心里。

“大漠西游记,终身难忘记。”这是著名编剧阿梁专门为我们这次旅游团队设计的口号。我们这群上海人,大漠西游,遇到守卫在“公鸡尾巴”上的上海人,同一个舞台,不同的角色,其意义远远超过了旅游本身的含义。(周成树)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