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每个剧场都会有独特的灵魂

十日谈|每个剧场都会有独特的灵魂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文军   2019-11-06 14:50:04

我相信每一个剧场,都会有一种独特的灵魂,特别是那些岁月久远的剧院,它的台前幕后上演着一出出悲欢离合的大戏,台下是来往流转的观众,它的场外则是滚滚向前的红尘,艺术的滋养、世间的沧桑,似乎这些都会积淀在它原本没有生命的建筑中,让它慢慢有了生命的气息。有的剧团,每到一处剧场,临登台亮相,演出前总会持香敬台,这是一种敬畏,是对戏剧的敬畏,也是对剧场的敬畏。剧场,就在时光的浸润中,逐渐具有了自己独特的灵魂和气质。

这些年,一些豪华大剧院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国内各大都市中,每一座新建的剧院,都以文化坐标自称,但是一座城市与一家剧院之间,能形成一种息息相关的生命纽带,还是需要岁月的养成。浦东作为改革开放的示范区,它有现代化的大剧院——东方艺术中心,也有刚开张一两年便成为时尚打卡的时尚剧场——1862时尚艺术中心,不过相比这些现代、时代的剧场,浦东还有一些剧场,虽然不那么起眼,但是它们特有的人间烟火气,也让这些剧场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具有了极富个性的气质。

浦东大道上,在陆家嘴地区,临近滨江,有一座浦东新舞台,而在浦东当地生活了二三十年的都知道它曾经的另外一个名字——浦东文化馆,这是一个坐落于传统社区与陆家嘴金融区交界处的一家剧院,原先是一家普通的文化馆,如今的剧院设施经过改造,观剧体验已经大大提升了,但如果不是6年前一次非常特殊的观剧体验,或许对于这家剧院还不会有那么特别的印象。那次,在新舞台上演的是江苏省昆剧院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编剧是台湾著名戏曲学者曾勇义,他被称为是台湾的昆曲教父,主演是省昆的两位一级演员龚隐雷和钱振荣。昆曲被称为梨园兰花,其特有的“水磨调”和曲牌体,可谓是中国戏曲剧中的象牙塔,这种极雅的舞台艺术在一座类似社区的剧场中上演,不得不说是一种奇特的混搭风格。当晚走进剧场大厅,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宛如集市般的热浪,排队进场的学生观众、携老带幼的家庭组合,还有呼朋唤友的好友团,嘻笑声、招呼声混成一股世间的交响曲,这与昆曲幽幽的“水磨调”是完全不同的调性。刚进剧场,是一种强烈的不安,担心这样的环境是否能给昆曲一个合适的空间。但是当开场铃响起,观众席顿时由“集市”转为“殿堂”,或许是梁祝的故事早已是深藏在中国观众内心的一种记忆,观众很快进戏,投入到梁祝化蝶的悲情故事中,沉浸昆曲梁祝所营造的氛围中,而这种快速的转化,也就是在像浦东新舞台这样的剧场中,才能体验到,这种独特的“社戏”氛围,也是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中久违的感受。

当然,随着生活水平和文化素养的提高,观众们对美好的追求也呈现出更丰富的需要,本次国际艺术节,在浦东,有浦东新舞台,还有在惠南的群星剧场,在周浦的镇文化中心,它们上演着来自英国、俄罗斯等国外艺术家的精彩表演,或许,这也是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中不可或缺的烟火气。(张文军)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