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百祥杜汶泽之辩,究竟谁赢了?

陈百祥杜汶泽之辩,究竟谁赢了?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9-11-07 15:46:00

【新民晚报·新民网】艺人陈百祥和杜汶泽前天(11月5日)在香港电台《视点31》节目辩论,直到现在,香港、内地网络上,许多网友对两人的辩论过程、结果仍在热议。海叔看到一个搞笑的现象——香港一些“黄”媒,根本不去分析这场辩论的具体内容,而只是一味地称“杜汶泽赢了”。包括脸书(Facebook)在内的一些社交媒体上,更是能够看到——支持杜汶泽,认为杜汶泽赢了的人不少。然而,这场有关香港修例风波以来各种现象的辩论,是否真的是杜汶泽赢了呢?

陈百祥(右)和杜汶泽在香港电台节目辩论

其实,看这场辩论到底是谁赢了,只要看一点——谁的立论站得住脚,辩词更符合逻辑,能够令对方无言以对。从这个辩论本身的角度看,无疑,陈百祥赢了。

正如在杜汶泽哇哇大叫“七成人不支持警察,民调显示七成人反对警察……”后,陈百祥淡定一句:“不需要大声,不是大声就代表正确。”杜汶泽上场就说陈百祥说话不符合逻辑。陈百祥也只能苦笑中带一点苦中作乐之笑:“我还没说话呢,怎么就不符合逻辑?”从两人辩论的议题来看,陈百祥一如既往地“撑警”,理由是——若暴徒不出来搞事,警察就不会用武力,因为警察也只是上班工作。“你又不认识他,他又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打你?”陈百祥强调,人们能从直播画面里看到暴力是从哪边开始的,如果不是年轻人丢汽油弹、拿攻击性武器攻击警察,警察不会反击,“蒙着面我不知道你是医生、学生或什么行业,你就是暴徒”。陈百祥还引用美国警察的例子,证明香港警察不是滥暴,而是过分克制。

戴耀廷

杜汶泽接着以民调说事。陈百祥说,自己根本不相信这样的民调。在海叔看来,杜汶泽口中的所谓民调数据,确实没啥可信度——正如陈百祥所说,戴耀廷之流写出来的东西他不信。为什么不信?这可不是主观偏见。戴耀廷因参与2014年非法“占中”,而被起诉。在保释期间,仍不断就香港暴力事件煽风点火。无论如何,戴耀廷可不是一个站在中立立场发布数据的学者。这样的人发布的数据,能信?海叔认为,信他个鬼!

《苹果日报》老板、“乱港”头子黎智英

至于发布民调数据的媒体。无非是《苹果日报》。《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是什么货色,相信对此次香港修例风波有一点清晰认识的朋友,自然明白。黎智英本身以“港独”为目标。《苹果日报》就是他的武器。这样的媒体,能信?海叔还是那句话,信他个鬼!陈百祥质问杜汶泽,如果没有警察维持治安,香港会怎样?杜汶泽哑口无言。杜汶泽称自己被内地“封杀”,但当陈百祥反问他当年北上“搵钱”时有没有被逮捕、被警告,杜汶泽哑口无言。主持人问杜汶泽是否让公司和家人受牵连,他回答:“这个倒没有。”

其实,杜汶泽和陈百祥的辩论,和此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香港与所谓“香江才子”陶杰的辩论,有一个共性——无论辩论具体内容是什么,实质上谁的观点胜出,对于香港的“黄丝”来说,总是大肆叫嚣称——杜汶泽赢了,陶杰赢了。这种无脑追捧,是不问辩论内容的——无论辩论之前、之中、之后,他们都说自己的“呕吐对象”赢了。

胡锡进与陶杰的辩论

但此类辩论是否就没有意义了呢?海叔觉得,倒也不是。陈百祥说的好,自己哪怕能够影响到万分之一的人转变观念,也是好的。更关键的,则是在与杜汶泽的辩论中,“示范”了一个基本的民主精神——大家有不同的理念、不同思维,但不代表要动手动脚。暴力应该要停止,大家能坐下来沟通。此等辩论的另一大意义,在于为此次香港修例风波做一个历史证明。尽管无论胡锡进与陶杰,还是陈百祥与杜汶泽的辩论,只是在大众传媒进行的一档节目,而非大学里的学术性辩论,但这样的辩论同样有事实的梳理、观点的交锋。等风波过去,回头看看,有些曾经参与搞事的人,或许会感受到自己曾经的年幼轻狂,后悔不已。

相对而言,陈百祥岁数比杜汶泽大。在本次香港修例风波中,似乎年轻人——比杜汶泽都要年轻得多的年轻人,是上街搞事的主力。一些年轻或者自以为年轻的艺人,往往还会打打擦边球,去博眼球。就以容祖儿为例,日前在海外社交媒体发了一张戴口罩的自拍图,还有一缕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海叔根本不想多说了。此后她迅即于11月5日在内地和海外社交媒体同时发声,称“从没想到随性而发的,一句歌词,一张自拍,竟然会引来这次风波”,她在帖文中向“受事件影响的各方”道歉,并表示自己热爱祖国,热爱香港,从不支持“港独”。

容祖儿在社交媒体贴图

这真是何苦来哉!但这并不代表这些年轻人中,就没有明白人。演员向佐就是一个。11月4日,他发帖称,自己生在香港长在香港,热爱这片土地,对香港修例风波,自己的看法有了变化——从一开始的很不解,到愤怒,到如今的无奈。他以一名中国香港市民的身份,呼吁香港人找回那个令人骄傲的香港。向佐称,自己之所以选择做一名功夫演员,是因为自己在国外曾经遭到歧视。向佐表示,自己13岁去英国一间寄宿学校读书,入住的第一个晚上,就有十几个同学拿枕头来打他,为的就是让他知道他们不欢迎外来的人,尤其是皮肤不同颜色的人。

向佐

“香港除了是世界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外,让全世界注目的——它还是功夫电影的发源地。”向佐说,“我想通过我的专业去延续和发扬我们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对国家民族、家庭、亲人,血脉相连的感觉一样,是一份自然的归属感。”由向佐而看,陈百祥并不寂寞!

编辑:沈佳灵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