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岩韵

山风岩韵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叶国威   2019-11-07 18:51:22

认识晓岚数算至今也十八个年头了,那时她刚从武夷山来到深圳,帮她表哥看掌茶叶店。我因到东莞顺道到商城买茶送朋友,没想到,竟就这样和她结下茶缘。当时她才十五六岁,这小妹妹从此叫我哥哥。

有一年春节,我和三天兄借晓岚回武夷山时找她玩耍。她尽地主之谊,带我们在几天内游遍了武夷山风景最明媚的地方,如攀天游峰,登高远眺,云山曲水尽收眼底,无怪乎徐霞客远游到此有“其不临溪而能尽九曲之胜,此峰固应第一也”之美誉。至于九曲溪,名符其实,溪折九曲,有八滩五潭,溪水尽皆缥碧,我们乘竹筏沿溪流漂荡,时而水映苍山,时而猛浪若奔,缓急相间,各有异趣。

至于位在天心岩下永乐寺西的“九龙窠”更不可不游,这里石径通幽,丹壁耸立,溪清见鱼,坡间谷地茶树满植,景致怡人。沿石径游窠,在出峡平旷处,削壁岩间凿满名人诗句,其中“晚甘侯”三大字即映入眼帘,这是武夷岩茶最早的名称,宋·陶谷《茗荈录·晚甘侯》引唐·孙樵《送茶与焦刑部书》书语:“晚甘侯十五人,遣侍斋阁。此徒皆乘雷而摘,拜水而和。盖建阳丹山碧水之乡,月涧云龛之品,慎勿贱用之!”“晚甘”指茶品饮弥久、回甘强烈,“侯”是尊称。而旁刻范仲淹《武夷茶歌》:“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可知岩茶于宋时已誉满天下。

而在九龙窠中最后一窠的岩脚下,距地九米岩壁间的“大红袍”母株可是武夷山的灵魂,四株大红袍现在年产不过七两。

多年后晓岚告诉我,她想创业,开茶庄,我觉得人要有梦想,当然支持。后来她真的开设了“山风茶庄”,专营武夷岩茶。这名字取得真好,“山风”两字乃由“岚”字拆解而来,就像在武夷群山的茶树沐在春风里,充满生机。近年,她又在武夷山下开设了一家茶厂,从毛茶选料,到茶叶焙火都不假手他人,父母姊弟四人都全心投入,炒揉捻焙,多遵古法,务求岩骨清奇。

今年中秋,晓岚依旧多礼,不忘我这身在远方的哥哥,寄来名枞三种:白鸡冠、慧苑老枞水仙和白瑞香。婵娟秋夕,好风如水,茶则载茶,条索饱满分明,沸水涤壶,茶叶投壶中,经热气蒸熏,不待沸水注壶,茶香幽淡早已窜流壶外。至于茶汤落盏,云脚飘缈,缕缕浮空,似瀛洲方丈现于杯中。及徐徐一口,舌底鸣泉,岩骨幽香,馥郁隽永,如坐兰海。因成一绝句:“明白鸡冠不是花,武夷名种是岩茶。小杯成化先斟满,云叠重山幻彩霞。”白鸡冠是武夷四大名茶之一。

袁枚在《随园食单》中也记载了他喝武夷岩茶的经历,对岩茶亦推祟备至:“余向不喜武夷茶,嫌其浓苦如饮药。然,丙午秋,余游武夷,到幔亭峰、天游寺诸处,僧道争以茶献。杯小如胡桃,壶小如香橼,每斟再试其味,徐徐咀嚼而体贴之,果然清芬扑鼻,舌有余甘。一杯之后,再试一、二杯,令人释躁平矜、怡情悦性,始觉龙井虽清而味薄矣;阳羡虽佳而韵逊矣。颇有玉与水晶品格不同之故。故武夷享天下盛名,真乃不忝。且可沦至三次,而其味犹未尽。”

晓岚说岩茶制作除了最后一道包装工序,自采青到补火共要十道工序,而第十道补火是增加岩茶后韵的“秘密”。且岩茶不卖当季,要存放“退火”,茶汤才会更圆融、更滑口。所以岩茶是和普洱茶一样适合久藏,只不过不能像普洱茶的存放方式放在干爽与空气流通的地方。岩茶刚好相反,要紧密封存,方能愈陈愈香。且好的岩茶“八泡有余香”,经多次冲泡也不失其味。由于岩茶是半发酵茶,故清香幽远,多饮亦不伤胃,其香、清、甘、活,皆教人回味无穷。(叶国威  文/图)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