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清晨弯弯小道的微笑,是好人的善良

晨读|清晨弯弯小道的微笑,是好人的善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赵韩德   2019-11-08 06:55:00

早上到菜场去,有几条路可走,我却最喜欢走那条穿过绿化地的小道,即使要多拐几个弯。绿化地的树,真让人赏心悦目。晨雾依稀,枝叶青翠,欲湿人衣。玉兰树挺拔高大,叶片沃厚,枝叶扶疏,绿得润泽厚重,气场磅礴。芭蕉舒朗,大叶如帆,清澈泛光,常想起韩愈朴实的诗句“芭蕉叶大栀子肥”。香樟树密叶布散如星云,久视会生腾云之意。其余丛丛灌木,枝条纵横随意,舒展畅达,就像吴冠中的彩墨线条,浓郁苍翠藤蔓累累。

喜欢走这条路,更令人舒心的是总会在清晨遇到几个熟悉的微笑,于是这一天的开头就变得很美好。

香樟树下,每天清晨有位打太极的长者,皓首长眉,慈祥带笑。据说他年轻时为了学拳,曾四处拜师。现在耄耋之年,把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教人。只要想学,他一概含笑教之。我在边上蹭听过几次他的指导,领会他的真谛之一二,好像大致是三个字:“松”“虚”“意”。“松”是从头颈到脚跟全部放松,横向也要“一圈一圈放松”;“虚”是胸虚腹实,“上虚下实中间空灵”;“意”则是使无心之意牵带一切动作……从长者的涵养和恳切的微笑里,我体会到了他乐于授人以渔的善意心胸。

小道转弯处,有个每逢周二、周五必来摆的小摊。两辆自行车,一块小搁板,几个满满的小布袋。卖的是芡实粉、藕粉、老菱粉、何首乌粉,葛根粉、山药粉等等,很传统的食材,研成细细粉末,冲泡即可啜饮。单听听它们的名字,就能隐隐感受到大地、湖泊、山泽的苍茫气息,古往今来的柔柔熏风。两个中年妇人,神态谦恭、柔和、微笑,好像不在乎做买卖,而是在送和蔼。每逢有人稍稍留步,她们就会谦卑地欠欠身子,发出带着满满的诚意的微笑。我曾买了些,还聊上几句。看到她们红润的脸色,开朗荡漾的笑容,我非常希望自己也拥有与她们一样良好的心态。

出现不久的是个瘦瘦年轻人,脸上是经受了生活磨炼的笑,我认为那是一种领悟了的笑。这种笑我也曾有过,那就是“苦有什么了不起,不也照样过来了”,蔑视苦难、战胜苦难,哪怕是小小的“战胜”。这微笑,前面很深沉,后面很旷达。年轻人是夏天开始来的,拉着板车,满满一车的冬瓜、豇豆、卷心菜。他的边上,就是菜场。他的衣服几近褴褛,身体很瘦,面色黝黑,裤衩短到膝盖,戴破草帽,卖蔬菜。便宜、新鲜、和气,不缺秤。这使他半天就能清空他的板车。发展到秋天,凉风飕飕时,他开了助动车来,卖蟹。这蟹壮实、健活,他笑得真切,朴实,甚至有些腼腆。他从来不说是“阳澄湖”货,老老实实说“苏北蟹”。蟹的吃口不错,性价比不错,销路不错,收摊时露出宽慰和开心的笑。见我注视他,抬头回看我,给一个信任和感谢的微笑。

清晨弯弯小道的微笑,是好人内心的善良。(赵韩德)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