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读书箱的故事

街角读书箱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荒田   2019-11-08 15:22:43

       在旧金山一居民区内散步,在离家30多个街区的街角,看到一个奇特的箱子,比信箱大两倍,箱身漆成火红,被一根粗木杆支起,带玻璃门。分两层,排着书籍。这种义务“图书点”,连它,我前后共看到两个。箱子的主人是书迷和慈善家。他或她把自己读过的书找到好去处,除让路人借阅,还可互通有无,谁都可以把自己的书放进去。

       不能不为不知名的好心人设计的周全惊叹——箱子前的柏树下有长椅。看到它,疲乏冒上来,好!此刻就是读书时。打开箱子,浏览书脊,随便抽出一精装本翻起来。淡淡的树荫,小鸟的脆鸣,鸽子粗声的咕咕。雾气从大海那边飘来——警句自动跳进眼帘。好在此刻心境恬宁。

       周遭看不到一个人,教我略感遗憾。这么想着,一个白人踱过来了。五六十岁,模样真好!年轻时的俊美还留下痕迹。记起来了,刚才和他在三个街区外打过照面,彼此点头,作了分寸恰好的微笑。我向他说,您好,又见面了。他没注意到我手拿大部头,可见不是读书的料;若是,他会盯一眼封面,然后聊聊读某本书的心得。我坐着,他站着。正愁找不到话题,他说话了,顿感轻松。

       他指着街口一辆旧巴士,和我讨论。一如他不注意书,不远处,一辆加长巴士熄了火,大模大样地停在街中,我竟视若无睹。那是“双重停车”,要吃罚单的。但这里是住宅区,除非有人打电话,抄牌员的三轮机动车不会出现。他说:“你说,它用来载客,还是住人?”我眯眼打量一番,说,住人,看到吗?连轮胎之间放行李箱的空间都用木板钉死了。他表赞同。“水管是用来浇花草的?”我指着从车顶伸向车窗的水龙头问。他说,是淋浴用的。我点头。以车为家的人,只能在车外露天洗澡。我们还议论车顶上铺的太阳能面板。至于被厚帘子遮蔽的车内,难以描绘。停在这多久了?我又问。“怕超过两小时了。”他说,“八成是在等停车位,街旁停着的两辆轿车什么时候开走了,它就占上,停上一星期。”我说:“这里的居民该报警,按法律,车辆停住宅区内的街道上,夜晚10点以后是不能在里头睡觉的。”

     “算了,不要把人逼急了。以车为屋的人经济上不怎样,和我有生意来往的朋友,就为这种事出面,遭车主一顿教训,惨了。”

       他提起生意,我顺便问他干哪一行。他指了指一个街区以外:“卖百叶窗的。”那店我记得。我和他开玩笑:“我的房子正在装修,要买一批百叶窗,能提供优惠吗?”他干脆地说:“不行,我的三个孩子上大学,要交租,负担太重。”我一惊,暗笑他不会说话,要换成别人,回答肯定是:行啊,你来店里好好商量。但马上佩服他的直率。再看,连暂停灯也没亮的“巴士”依然趴着,司机不知哪去了。老白人告辞。

       我把书放回箱子,回家去。路过商店密集的大街,一个自动售报箱顶部,搁着一沓连捆绳也没解开的报纸,那是免费的报纸,我每个星期都去拿一份。这一沓有20份左右,不难推测,是送报人贪图省事,扔在这里的。(刘荒田)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