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凶!谁在伦敦袭击了郑若骅?谁在香港杀死了罗老伯?又是谁霸占了校园?

缉凶!谁在伦敦袭击了郑若骅?谁在香港杀死了罗老伯?又是谁霸占了校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海上客   2019-11-16 14:08:00

如今,郑若骅在伦敦被袭击,香港食环署外派清洁工罗老伯被砸死,以及不明暴徒占领港中大等高校,此间凶手,必须一个个缉拿归案!

文| 海上客

香港“修例风波”以来,怪事不断。譬如这一个星期以来市民被“三罢”,暴徒的理由是因为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周梓乐4日凌晨死了。所以从他死后的“头七”11月11日开始,要“三罢”,亦即罢工、罢课和罢市。暴徒搞“三罢”,苦了香港市民。上班赶工路上,地铁被堵,巴士被砸,道路被封。小朋友上学途中,同样遇到如此问题,家长如何能够放心?商家更是不敢开门——正常做生意是开门大吉,遇到暴徒闹事,开门揖盗成了常态。

香港市民咒骂搞事者海叔长这么大,还从没见到过被罢工、被罢课、被罢市的,倒是听说上世纪30年代纳粹刚兴起的时候,在德国玩过这一套。如此“绑架”全港市民,理由是暴徒中死了一个“手足”周梓乐。至于他是怎么死的,反对派和暴徒称,是香港警察搞死的。也有人称,是警察放催泪弹,周同学着急忙慌掉下去死了。然而,监控视频显示他是自己失足摔死的,周边不仅没有催泪烟,也没有警察。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全身黑衣、蒙面,没人知道他是学生。实质上当时的他,就是个赶到将军澳尚德邨助战的暴徒。只不过还没开打,自己就摔死了。恰如在地铁里出离愤怒的赶工市民对搞事者所言:“人家死,都是因为你们这帮混账!”

监控显示周梓乐是自己摔死的暴徒应该明白——无论周梓乐是怎么死的,怪不到全港市民身上。全港市民也应该明白——如今,郑若骅在伦敦被袭击,香港食环署外派清洁工罗老伯被砸死,以及不明暴徒占领港中大等高校,此间凶手,必须一个个缉拿归案!1

郑若骅当然不是在香港被袭击的。她是作为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于11月14日在英国出席活动时,遭到蒙面人围攻,被人推倒受伤。从传回的现场视频中,能看到场面极度混乱,现场声音主要是说广东话、咒骂郑若骅的。尽管事发地是在伦敦,但大体上能够清楚——现场围堵、攻击郑若骅的,就是一帮反中乱港分子!

郑若骅在伦敦被围攻郑若骅是一名中国官员,她到英国参加活动遇袭,中国外交部当然必须予以关注。这也是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前往医院探望郑若骅司长的原因。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昨天也说了,袭击者“所作所为已经突破了法律底线和文明底线。这种明目张胆袭击伤害香港特区政府官员的行径必须得到制止和严惩。”中方目前要求英方立即彻查这起事件,全力抓捕凶徒,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切实保护所有中国在英人员的人身安全与尊严。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英国华威大学等“强烈敦促”交换生从香港回国香港目前被暴徒搞成什么情况,英国人当然清楚。这不,英国广播公司(BBC)已经报道了,英国一些高校正在撤回在港交换生。明摆着的事——如果任由反中乱港分子胡作非为,不仅将严重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也必将给包括英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带来严重的干扰和破坏。现在就看英国警察和司法系统该怎么做了!拭目以待吧。2

同样是死人,同样是在香港死人,暴徒自己失足摔死了,他们要“揽炒”环卫工人被暴徒用砖砸死了,他们却说被杀的老人住深圳,每天持双程证来打工,好像死的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不该出现在香港的物件。这真是让人出离愤怒!谁杀死的罗老伯,凶手必须缉拿归案!回看事情的经过——11月13日中午的香港上水,70岁的食环署外判清洁工罗老伯在吃中饭时间,看到街上横七竖八地放着暴徒摆放的堵路的砖头,于是和一些热心市民上去清理。没想到没撤走的暴徒返回,飞砖袭来,砸中头部。送到医院后,院方检查后宣布罗老伯脑干死亡,最终不治身亡。

被暴徒用砖块砸中的罗老伯见到罗老伯之死,反对派在做什么呢?他们在污蔑,称罗老伯是被一起清理砖块的同伴砸中的,直到监控视频显示罗老伯确确实实是被黑衣暴徒扔砖砸中头部,才不得不又称,他很可能是个在拍摄照片的、搜集示威者证据的间谍,所以被砸中。海叔觉得,脑回路正常的人,真想象不出70岁的清洁工怎么在大马路上一边搬砖,一边用手机拍摄照片,就能收集证据了。还有人指称,罗老伯住在深圳,持双程证每天来港做清洁工,言下之意罗老伯这样的内地人不该去香港打工。海叔不禁要问,这些人还有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面对这种反人类无差别残害人命的暴行,他们还有空在这里沾着人血吃馒头!

香港市民15日自发到上水罗老伯工作过的地方祭奠11月15日,100多位市民带着悲愤的心情,在上水北区大会堂附近位置摆放鲜花,悼念被暴徒掟砖杀害的清洁工人罗老伯。这也能见到——香港沉默的大多数,有良知的市民对这一悲剧的看法。恰如香港中联办负责人所说:“近日香港暴力犯罪全面升级,暴徒频频采取罔顾人命、泯灭人性的恐怖手段,严重威胁广大香港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让香港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黑色恐怖’笼罩全城。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香港不能再这样乱下去了!”3

港中大校长段崇智蛮搞笑的。11月11日暴徒进占港中大校园时,他还站在暴徒堆里,并称他们都是学生,而自己代表他们与警方沟通,希望警察不要进校园云云。然而,进占校园的暴徒哪会给他面子。这不,如今连他自己也不得不到校外办公了。进出校园的各个校门、通道都被暴徒占领,还设了“入境处”。有港媒采访“入境处”,一个蒙面黑衣人称,为了守住校园,不让非港中大的人进入校园,特别是不能让便衣警察进入校园,必须对想进入者搜身。边上另一位蒙面黑衣人却马上又称,自己不是港中大的人,而是个来帮忙的高中生。

暴徒“占领”港中大暴徒如此互相打脸,不知所云,鸠占鹊巢,已经引起许多港中大学子和教职员工不满。内地生不少人逃亡深圳,香港本地学生则也有不得不退出校园暂避的。有教职员工不得不进入校园的,更是有一种被羞辱感——自己明明才是这所学校的主人,却不得不被暴徒搜身。而打着“自由”“民主”幌子的暴徒,不但对进出校园者搜身,还检查港媒记者的相机、摄影器材,收掉他们认为必须没收的记忆卡。对内地媒体,则一律视作“匪谍”,表示“发现一个私了一个”。如此看来,这些暴徒无疑已经可以称为“法西斯暴徒”了!

段崇智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警察之所以暂时退出港中大,也是因为校长段崇智之吁请。那么,如今段校长又是什么态度呢?他竟然发文,要求所有“外来人士”立即离开港中大。这真是笑话——法西斯暴徒,岂是你段某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如果真是这样,止暴制乱倒也容易了——直接让特区政府和段崇智沟通,让他要求暴徒乖乖去警局自首不就得了?可惜,段崇智没那本事。不过,段崇智之文,至少证明了一点——他称,大学连接科学园出入口附近的二号天桥,位置虽然在中大范围内,但地契上指明该桥属于政府用地,政府当局有权通行。这段桥梁,恰恰是暴徒向桥下路面抛掷杂物以阻塞交通、威胁车辆行车安全的要害之地!好了,既然段崇智都说了,霸占校园的是“外来人士”,二号天桥是政府用地,是不是该把这些身处中大或者二号天桥的暴徒绳之以法呢?缉凶!合理、合法!必须从速、从严!

编辑:高飞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