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浦江之滨到多瑙河畔,他们的艺术魅力迷醉金秋

从浦江之滨到多瑙河畔,他们的艺术魅力迷醉金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云   2019-11-30 13:15: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奥地利当地时间11月22日晚,自幼无法听到虫鸣鸟叫的嘉定区听力残疾人邵诠,第一次登上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穆斯音乐厅的舞台,用深沉稳健的男中音演唱《我爱你中国》等三首曲目。直到观众的掌声如雷鸣般响起前,他的心仍然是忐忑的。因为,他曾是因缺失高频部分听力造成口齿不清受嘲笑的“大舌头”孩子,也曾是一名普通的不太自信的残疾青年。然而,现在的他,用五年的勤学苦练,征服了嘉定观众,征服了上海观众,征服了奥地利观众。当观众们和着他的歌声,一起享受《朋友》《和你在一起》的幸福时刻,他由衷地说:“这种感觉,太棒了!”

图说:听力残疾人邵诠与上海盲童学校藏族学生代青依仲在布达佩斯的盲人学院音乐厅合唱《和你在一起》。孙云摄

其实,感到“太棒了”的,不止邵诠一个人,还有与他一起来到奥地利和匈牙利献演“美丽中国华彩浦江”金秋音乐会的上海市残疾人艺术团全体演职员们以及在场的两国观众们。从浦江之滨到多瑙河畔,上海残疾人艺术家用他们的艺术魅力迷醉了金秋。

中西碰撞,两场演出收获满堂喝彩

维也纳专场演出结束后,演出嘉宾奥地利华人爱乐合唱团“传奇”组合的主唱黄雪琳将观众送给她的鲜花,送到上海市残疾人艺术团的女舞者手中。通过手语翻译的帮助,她激动地告诉这些无声舞者:“我太感动了!这首《传奇》就是为你们而唱的,你们是真正的‘传奇’!”

令黄雪琳如此感动的,正是曾获得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一等奖以及入围群星奖全国总决赛的上海市残疾人艺术团经典节目——聋人舞蹈《浔阳遗韵·俪人行》《红韵》。在他们的婀娜身姿中,旖旎的江南风光如画卷般渐渐铺陈,台上的聋人舞者与台下的维也纳观众共同来到了陈逸飞笔下的梦里水乡。转瞬,又在红扇舞动的火红旋流中,乘着热情的《红韵》乐曲,来到了激情迸发的中国新时代,感受中华民族的日新月异。

图说:自闭症男孩周博涵(左)和曹家祺联袂献上四手联弹《茉莉花》。孙云摄

这两个代表上海乃至中国残疾人顶尖水平的舞蹈表演结束后,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虽然,疾步退场的舞者们听不到掌声,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共同见证了他们的努力与收获。

在11月22日位于奥地利和11月26日位于匈牙利的两场演出中,上海的残疾人艺术家们都展示出顶尖实力。

13岁就摘得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器乐类桂冠的盲童马成今年年方15,这一次,他又一次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方式震撼了观众。

你看,他拿着中国传统乐器二胡,走上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瓦克伊斯科拉吉(音)盲人学院的舞台,在两根细细的琴弦下,演奏出战马奔腾的激烈雄壮,甚至还有惟妙惟肖的马匹嘶鸣声,把全场观众带入到沙场点兵的情境中。第一次聆听二胡演奏的师生们爆发出长久而激动的掌声,几位盲童观众情不自禁,随着乐曲疾速舞动双手,似乎正要骑上马背,去征服梦想的远方。

图说:15岁上海盲童马成与匈牙利音乐家合奏《天鹅》。孙云摄

在两场音乐会中,奥地利艺术家和匈牙利音乐家及盲校师生也带来了精彩的交流演出。在瓦克伊斯科拉吉盲人学院,年轻的匈牙利钢琴家大卫先生在黑白琴键上,与马成的二胡演奏配合演绎了《天鹅》。在这座有着100余年历史并拥有匈牙利最大彩色玻璃花窗的音乐厅里,这或许是第一次以中西合璧的方式来诠释圣桑的这首不朽名曲,为中匈建交70年的中西文化交流与火花碰撞,给出了一次完美的诠释。

温暖同行,团员互助亲如一家

维也纳是全球闻名的音乐之都,在这里,诞生了无数的经典。在布达佩斯这所拥有200余年悠久历史的盲人学院里,也见识过来自四面八方的艺术家。上海市残疾人艺术团的艺术家们或许不是其中最杰出的,但他们心中熊熊燃烧的艺术火焰和友爱的情谊温暖了散场后寒冷的夜色,温暖了两国观众们的心。在他们对生命张力的不懈挑战与追求中,他们为自己创造了经典,也为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前夕的维也纳和布达佩斯,留下了东西方残健融合、平等共享的一段经典。

从踏上旅程的那一刻起,艺术团演职人员的深情厚谊便一路撒播。

在浦东机场,上海市盲校的老师手把手地教马成使用行李推车,告诉他如何按下刹车手柄不会夹伤手;在大巴上,周围座位的人都会记得提醒来自甘南地区的盲校学生代青依仲,“一二三”摸到第三排就是她的老位子;在舞台上,生日相差没几天的两个自闭症大男孩周博涵和曹家祺不仅奇迹般地联袂献上四手联弹的钢琴曲,还在演出开始前和结束后紧紧拥抱,带给观众由衷的感动;走在路上,不用任何人提醒,周博涵会不厌其烦地帮曹家祺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在艺术团里,大家亲如家人;在艺术里,大家携手同行。

或许艺术是最好的语言,或许同样的命运是最好的共鸣。在维也纳和布达佩斯,上海残疾人艺术家的演出尤其打动了当地的残疾人观众。

演出散场后,与奥地利聋人朋友一起来看演出的一位聋人华侨姑娘专门留了下来,在音乐厅门外等待演员们离场。大家一交流格外惊喜,原来,这位姑娘竟然是上海市聋哑青年技术学校毕业的学姐!

在布达佩斯的盲人学院演出结束后,大家纷纷拿出笔,在演出海报上留下自己的签名,几名匈牙利盲童演员和马成、代青依仲也在老师手把手的帮助下,握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他们不能看见海报上的一个个名字,但是,在他们的心里,这场演出或许将成为他们青春道路上一道深深的印记。

他们不是天才,只是比别人更努力

在两场演出中,主持人不约而同都把周博涵、曹家祺、马成等孩子称之为神童、天才,但其实,他们自己以及与每一个相伴走上艺术道路的师长亲友都知道,他们不是天才,他们只是比别人更加努力。

图说:上海市残疾人艺术团聋人舞者在维也纳表演《红韵》。孙云摄

静安区残疾人艺术团艺术指导梁海燕辅导曹家祺学习音乐已有数年,她见证着这个孩子如何从最初的烦躁不安蜕变为如今的温和乖巧,更看着他一点点在钢琴、尤克里里等乐器上摸索前进,即使是在他熟练掌握钢琴技巧后,两年前开始与周博涵演奏四手联弹,也是又经历了一番“痛苦的磨合”。

少年成名的马成有着超乎常人的造化,他不仅师从名师学习二胡,更在著名作曲家何占豪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作曲。很多人说他是二胡天才,其实,他也经历过枯燥乏味的基本功训练,经历过夜以继日的细节雕琢,甚至在前进的道路上有过怀疑、动摇,只是,最终他用更多的坚持,突破了瓶颈,达到了许多健全的成年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图说:上海市残疾人艺术团聋人舞者在维也纳表演《浔阳遗韵·俪人行》。孙云摄

同样,邵诠也说,五年前刚参加嘉定区自强艺术团时,因为听力部分缺失的关系,再加上没有经过系统训练,在艺术团盲人老师潘慧强的悉心指点下,他仔细纠正音准和吐字发音,才得到了如今的声动人心。

因为身体的缺憾,对于努力,这些残疾人有着甚于常人的理解;同时,对于努力,这些艺术家有着超越自己的追求。这也正是他们打动人们,把歌声和微笑留在维也纳和布达佩斯的奥秘。

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孙云

编辑:吴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