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看边聊|兴趣的力量

边看边聊|兴趣的力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黄源深   2019-12-02 16:08:04

兴趣有无穷魅力,让人专注于自己喜爱的事情,有时到了旁人难以理解的“狂热”程度。

兴趣,常常能使人坚持不懈地做一件事,甚至很难的事,不计功利,也不需理由,纯粹因为爱好,要说,这就是兴趣的力量了。

早年,我有一个澳大利亚朋友,名叫Ted,是个记者,干得好好的,1979年的一天,忽然弃职回家了。不过他也没闲着,甚至比在职时还忙,因为决定独自造一条船,为圆儿时的梦。他像上班族一样,每天九点准时赶到海滩边的“工地”,捣鼓锯子、木头、榔头、钉子和机床,灰头土脸地劳累一整天,傍晚六点才返回家里,天天如此,风雨无阻。每回遇见时问他:“船造好了吗?”他总是笑嘻嘻地回答:“早着呢!”说完又加了一句:“不急。”再到后来,我也不问了,知道离完工还早。他呢,依旧风雨无阻,一天不落。两年后,我回国了,和他仍有联系,知道船还在建造,人依旧早出晚归。十来年后,Ted虽然仍忙于那条永远造不好的船,渐渐地却淡出了朋友们的视线。当时我怎么也弄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让他那么多年来不辞辛劳,不嫌单调,不弃不舍,日复一日地忙于同一件事呢?二十六年后的2005年,忽然传来消息,船造好了,行家说质量上佳,几近正规船厂的水平。Ted也实现了与老妻驾船出航的梦想,当然很自豪。Ted酷爱造船,后半辈子就忙这一件事,那给他带来无穷的快乐。

兴趣确有无穷的魅力,一种吸引力,让人专注于自己喜爱的事情,有时到了旁人难以理解的“狂热”程度。Ted造船是一个近身实例,世界上这样的例子很多。昆虫学家法布尔,孩童时偶见一群蚂蚁在搬运死苍蝇,发现其分工十分精细,有的指挥,有的传递信息,有的拼力拖拉,便趴在地上细心观察起来。村民们出工时见到他,已觉得有些诧异了,不想收工时,仍见他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便更感到惊讶,都以为“这孩子中了邪”;达尔文从小热衷于收集矿物和植物标本,近乎痴狂;乔布斯,好端端的大学不读,而决定休学,去选修一门自己非常感兴趣的书法课,一头钻了进去,匪夷所思。

兴趣是入门的向导,事业常常是兴趣的延伸。不少人,不少事,往往由兴趣而起,假以时日,慢慢地由入门到精通,由零散操作到系统经营,由小范围到上规模,最后终成大业。儿时痴迷于昆虫的法布尔,长大了不懈地深入钻研,后来成了享誉世界的昆虫学家;达尔文年轻时的爱好,为撰写《物种起源》,创立达尔文主义学说作好了准备;乔布斯的选修课,多少帮助他成就了“苹果”事业。他在设计第一台电脑时,就灵活运用了当年学来的书法知识。

兴趣,有的与生俱来,有的是慢慢培养的。不管哪一种,大多起始于孩提时代,或者当人年轻的时候,所以如何对待孩子的兴趣,是家长和教师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兴趣,只要是正当的,大人理当因势利导,而不该去随意阻拦和禁止。

很多不同行业的发明家,都是由儿时的兴趣而起,因兴趣而坚持,并最终成功的。但当下的实际情况是,凡孩子的兴趣和爱好,与教学或者课本无关,抑或关系不大时,大人们多半会强烈阻止。最典型的例子是,有的家长甚至不允许孩子阅读课外书,认为是“不务正业”。正因为不少家庭和学校把学生禁锢在有限的课本里,一切都向成绩看,用整齐划一的方式去塑造孩子,中国就少了很多有可能对社会做出独特贡献的奇才,或“怪才”。这就像公园里的矮树,修剪得一样整齐,煞是好看,却没有特色。可是人才培养不同于环境整饰,不应只求统一齐整,“千人一面”,尤其像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非常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以不同的方式推进社会的发展。世界是多元的,人才也应该是多元的。(黄源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