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大状”法律义工“百人团”挺身而出,誓向乱港暴徒讨公道

“熊猫大状”法律义工“百人团”挺身而出,誓向乱港暴徒讨公道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海上客   2019-12-02 16:17:00

即便港铁公布了当时的录像片段,暴徒和其背后的纵暴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鸡蛋里挑骨头”,主要就是为了搞乱香港民心,其终极目的则是彻底搞乱香港。

文 | 海上客

香港暴徒搞事,每每以“死人”做由头。以8月31日港铁太子站为例,警察执法后,暴徒大肆传播所谓“警察打死人”的谣言。甚而多次在太子站外摆花圈、设灵堂、撒纸钱。即便港铁公布了当时的录像片段,暴徒和其背后的纵暴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鸡蛋里挑骨头”,主要就是为了搞乱香港民心,其终极目的则是彻底搞乱香港。

可惜,事实胜于雄辩,更遑论无力的狡辩。日前,香港网络媒体“传真社”采访到6个人——有名有姓,恰是暴徒所说的8月31日太子站“被警察打死”者。“死人”复活,谣言也就彻底戳破了!

暴徒搞事,总得找个由头,否则惹得大多数香港市民反对,岂不成了“过街老鼠”?今年“修例风波”,暴徒屡屡整出谣言来惑众。8月31日,香港警方在港铁太子站共拘捕44男、8女。事发后,网上谣言称“警察打死其中6人”。传得有鼻子有眼,譬如救护车救走的人数和警察抓走的人数相加,对不起来云云。在海叔看来,这就是一种伪话术。想要点破,也不算难事。譬如暴徒如何知道8月31日晚在太子站有多少人被抓?难不成是军事化组织?

香港暴徒曾炒作“太子站死人”还作势到场“设灵堂”(港媒截图)

而如今随着“传真社”采访到网传被警察打死的6人,彻底真相大白。只是可惜了港铁太子站,被屡屡破坏。也辛苦了一些市民义务多次前往清理太子站前的花圈、纸钱与涂污。

与太子站类似,9月,有一位15岁少女自杀。乱港分子号称这少女是被警察奸杀。直到少女的妈妈上了电视,公开声明女儿确实是自杀。暴徒仍然不依不饶。在街头搞事时,还用喷漆到处喷“她只有15岁”云云。海叔觉得,这是有险恶用心的彻头彻尾的诽谤。警方应该找到诽谤者,起诉之。

暴徒每每以所谓“公义”进行私了。譬如因持有不同意见,而在街头遭到暴徒焚烧的李伯;譬如在街头无缘无故被暴徒砸死的罗伯。有人称,暴徒这些行为是意外,不是暴徒的普遍行为。海叔要说,这是睁眼说瞎话!自“修例风波”以来,他们的法西斯暴行,是持续的,一贯的,是暴力性越来越强的。最近的例子就是11月30日晚上的旺角。有暴徒用下水道井盖兜头猛击移除路障的行人。按照香港特别行政区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的话说,这是“分分钟要人命”!

暴徒11月30日在旺角用井盖殴打路人 图 | 港媒

此前,暴徒对打砸港铁、街面商铺等,最多的一个解释是——这些是物不是人。打死罗伯,他们却称罗伯是持双程证来港的,那意思是罗伯可能非法打黑工,也就是说——涉及一条内地人命,暴徒只认为这是一个物件而不是一个人!如今,一连串的事实证明——只要暴徒看不惯,无论是人是物,他们都是要打砸的!

在这样的罪恶行为中,还能找出千分之一的公义元素吗?恐怕拿最先进的电子显微镜,都找不出一点点!

“守卫法律,维护公义。”日前,在香港,由5名大律师、20名事务律师、27名法律行政人员、38名退休警务人员等组成的“百人团”站了出来。这一名为“熊猫大状”的法律义工团,就是为了帮助此次“修例风波”中被暴徒袭扰的受害者。譬如香港警察及其家人、爱国人士、内地同胞等等,一旦被暴徒伤害,都可以求助“熊猫大状”。

熊猫大状海报

“熊猫大状”的发起人萧震然介绍,虽说香港法治体系健全,但老百姓要接触法律意见非常困难——普通咨询收费在5000港元左右,如请律师陪同进警署办理保释,花费在8000至10000港元。虽然特区政府有提供法律援助的服务,但是要排队等候3个多月。而海叔觉得,“熊猫大状”的最大价值还不在于一点律师费的小钱钱,而是让香港的正义之士,特别是法律界的正义之士能传播出正能量。只要正能量能多一点,暴徒的所谓“公义之声”就会弱下去。海叔相信,邪不压正。所有的谎言,都有被揭穿的一天!

编辑: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