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述评丨高空抛物不再大家“背锅”

独家述评丨高空抛物不再大家“背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姚丽萍   2019-12-25 14:26:54

孙绍波/画

姚丽萍/文

清晨,出门上班的业主下楼发现,自家车窗碎成雪花,肇事花盆也已粉碎。小区监控夜视功能差,无法锁定花盆出自谁家。

难道,高空抛物就这么成了无头案?未必。

这几天,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5次会议正在进行,首次以“完成版”亮相的民法典草案备受关注。当高空抛物“砸”进民法典侵权责任编,民法典如何四两拨千斤?

翻看近20年的社会新闻,无论“高空抛物”,还是它的近亲“高空坠物”,不绝于耳。一次次从天而降的危险物,拖鞋、花盆、酒瓶、钥匙,甚至垃圾……无不来自高楼。自上世纪90年代住房制度改革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产权房成为业主,居住形态改变,居住条件改善,人住进了高楼,但人的观念、素质未必同步走高。如此不匹配,一定会为社会治理带来新问题。

民法典,是权利宣言,面对社会治理中的突出问题,民法典岂能容忍它逍遥法外。可以看见,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已做禁止性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

这表明,禁止高空抛物,是法律底线坚决不允许。之所以严禁,是因为高空抛物危害之烈超出通常想象。在一个消防实验现场,不同物品分别从15米五层楼高处自由落体,目标是3-5毫米厚的钢化玻璃,会怎样?结果,50克塑料玩具小汽车落下,钢化玻璃完好,小汽车四分五裂;70余克钥匙,钢化玻璃依然完好;一罐约330克的可乐落下,罐体分裂,液体飞溅,钢化玻璃碎成颗粒;一包250克重的衣服落下,钢化玻璃四分五裂。实验结果,令人震惊。

危害如此之烈,就该立法严禁。只不过,很多时候,高空抛物坠物的责任主体认定,不容易。

200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侵权责任法第87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以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如此规定,虽然保护受害者权利,但大家一起“背锅”却难免让无辜者被“连坐”。

不同的是,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做出新的制度安排。假如一幢楼发生高空抛物,按照新的制度安排,可分“三步走”:第一,查清责任人;第二,找不到责任人,全楼的人负责补偿,除非证明自己未侵权;第三,侵权责任人事后被找到,楼里被“连坐”的人可以向真正的侵权责任人追偿。同时,物业服务企业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高空抛物或者高空坠物发生,若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三步走”,不放过侵权责任人,也不冤枉无辜。面对高空抛物,较之10年前制定的侵权责任法,民法典的制度设计无疑更公道、更先进。高空抛物,不再大家“背锅”,是因为互联网时代科技迅猛发展,尤其刑侦手段不断进步,查明实际抛掷人并非不可能。

比如,即便小区监控“夜盲”,看看那碎了一地的车窗玻璃,辨析碎裂程度、花盆重量,倒推坠落高度,锁定可疑目标,就技术而言不算难题,关键在于查不查。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让有关机关承担先行调查职责,有效避免或减少不作为,以便查清真正责任人。同时,规定事后追偿制度,有助于弥补可能加害人承担责任的不正当性,一时“背锅”受委屈也能补救,最终保护全体业主利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当高空抛物“砸”进民法典,新的制度设计,折射出当下以及未来社会治理呈现的新图景——互联网时代,技术支撑起的安全与秩序。在申城智慧社区试点中,火眼金睛“不夜盲”的探头,也已有效遏制高空抛物。

有理由相信,当5G问世,当民法典问世,一个更好的时代,来了,高空抛物,也终将不再是危害公共安全的魔头;科技与法治,之于普通人,最可感知的意义莫过于——安全得以保障,公平得以维护。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