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戈恩的反击,才刚刚开始

“棋子”戈恩的反击,才刚刚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宇桢   2020-01-09 17:00:25

是谁给了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对抗一个国家的勇气?职业生涯中习惯于拯救别人的戈恩,这次选择拯救自己。

从刚刚结束的记者会来看,他非常清楚,这一次,他已深陷国家间博弈的棋局。经济纠葛之外,政治震荡和外交风波呼之欲出。

昨晚,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卡洛斯·戈恩出席记者会。

这早已不是他一个人的战争。戈恩的出逃似乎是早就注定的。自始至终,他从未远离过日本与法国在汽车产业上的博弈和暗战。

1

日本的后招有多狠?

对日本来说,卡洛斯·戈恩是一张太复杂的面孔。他曾经是挽救了日本汽车巨头的英雄人物,随后因贪腐指控成为最知名的犯罪嫌疑人之一。如今他成了一名国际逃犯,还堂而皇之地在距离日本千里之遥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了一场受到全世界关注的记者会。

发布会上的戈恩。

戈恩的出逃和控诉,让日本脸上无光。迄今为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仍然公开避谈此事。“某些观点认为,日本方面或许不太想让日产的脏水公诸天下,尤其是在东京正筹备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当口。”《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报道中写道。

他的逃亡并非完全不受欢迎。一位接近日产汽车的消息人士表示,“我们希望停止。在日本,新年的习俗是要把恶魔赶出屋子。这样是新年的完美故事。”而在这场记者会上,戈恩尽管对老东家大加挞伐,但却没有公布所谓的“日产黑幕”。在日产高层中,戈恩出逃引发的震惊正在变成恐惧:曾经拯救了这家公司危机的英雄,正在变成他们的新危机。这家公司利润正处于十年来低点,股价大跌,在前进的道路上充满了内部分歧。

戈恩与日产汽车各执一词。在追求共识和集团主义的日本企业,戈恩证明了他并不是共识的一部分。在戈恩被指控后,在一场深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戈恩曾经的密友、时任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描绘了一位拥有太大权力同时受到太少监管的高管的晦暗图景。西川还批评了雷诺-日产的伙伴关系,称日本市场的价值被低估,一些产品决策有失公允。

这一幕意味深长。日本学者榊原英姿在《作为文明的日本式资本主义》一书中曾提出,“在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国家’概念的衰落,企业的相对重要性得到了迅速增长。企业实际上承担起了过去国家所承担的相当一部分权威和作用。在江户时代人们‘为藩奋斗’。到了明治以后,变成为‘为国奋斗’。如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则变成‘为企业奋斗’。”

可以说,日本企业职员“共同体”意识是当今日本共识社会的一个鲜明例证。在共识社会的日本,员工们具有鲜明的“内外有别”意识,要对拥有最高权威、左右“共同体”命运的“内部人”——企业经营层进行内部监督并不容易。而在戈恩的遭遇中,日产当时并没有因为引发了公众关切而进行日本式的道歉——这样的经典危机管理,反而大加挞伐自己人,这极为罕见。

一些日本观察家指出,戈恩一案是“日本制造”的回归。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政府对大公司内部管理的干涉主义很普遍,随着时间的推移,干涉主义本来已经消失了。

显然,戈恩触到了日本人的痛点。分析人士指出,从戈恩与法国政府达成对赌协议的那天起,他在日本被捕的命运就已注定。日本不可能放过一个代表他国政府试图吞并日本汽车产业支柱企业的商人。

更何况,随着更多内幕曝出,可以看到,双方的冲突绝不仅仅在经济利益层面。在某种意义上,外国人戈恩与日本人的“文化冲突”似乎从未和解。戈恩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执掌日产——这一日本制造业巨头多年,公开抱怨最多的日本细节是:他加入日产后,曾经练习90度和60度的日本式鞠躬。戈恩本人也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过对日本文化无感,更不懂得含蓄。而在日媒看来,“戈恩的成功是上万个日本普通家庭的破碎堆出来的。”

戈恩的矛头一直对准日本司法体系和检察官。同样看起来没有太多变化的是,日本检方对戈恩“紧追不舍”。就在记者会当天,日本检方搜查戈恩一名律师的办公室,旨在没收戈恩使用的一台电脑。戈恩的律师先前拒绝交出那台存有重要证据的电脑。早前一天,日本检方更取得了对戈恩妻子卡罗尔的逮捕令。

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值得关注的是,尽管戈恩的日本律师团队,在这出大逃亡上演之后遭到了史无前例的压力,但他们中的一些人仍然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高野隆是参与说服东京地方法院允许戈恩获得保释的律师之一。在一篇被广泛转发的博文《戈恩看到的东西》中,高野隆写道,当得知戈恩逃离时,他感到愤怒。但他随后对日本的司法体系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我遭到了背叛,但背叛我的不是卡洛斯•戈恩。”

戈恩在记者会上看似调整了对日本的打击面,试图将日本“黑暗面”与民众区分开来。但日本政府、司法系统和日产汽车的暧昧表达注定了,戈恩与日本的纠缠远未结束。比暧昧的民族性更可怕的也许,正是在沉默中酝酿的愤怒。

日媒报道戈恩发布会。

2

法国会改变疏离面孔吗?

尽管一些日本人认为戈恩偏向法国,法国方面对戈恩的命运却显得有些疏离。

在戈恩大学时的朋友、法国经济学家让-马克⋅达尼埃尔看来,成长于文化熔炉的戈恩一直在与一种“排斥感”和“归属感”作斗争,“他总是在真正的‘圈子’之外。”

在法国看来,戈恩是圈内人吗?

如果戈恩回到法国,法国不会遣返他。此前,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国务秘书帕尼耶吕纳谢强调,法国司法部门也不会向黎巴嫩发出引渡申请,因为戈恩牵涉到的指控都是在日本,而不是法国。但是,法国经济大臣阿涅斯在去年最后一天重申,法国政府对戈恩离开日本感到“非常惊讶”,戈恩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看起来打太极的法国声音背后,是已经焦头烂额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他在国内已经因争议性的养老金改革而遭到强烈反对,对富人戈恩的态度将是一个“政治事件”。

法国政府作为雷诺汽车公司最大的股东,更担忧的是法国汽车产业的前景。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表示:“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雷诺这家实力雄厚的法国企业能够运转良好,并保持其在当今汽车工业界的领先地位。”此前,雷诺公司和法国政府对戈恩的突然被捕竭尽全力表现得若无其事,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他“将对这一联盟的稳定性保持高度警觉”。

雷诺是法国第二大汽车厂商,也是法国最大的国营企业,法国政府持有雷诺公司15%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上世纪90年代,雷诺汽车为了打开亚洲市场,瞄准了当时已连续亏损、濒临倒闭的日产汽车公司。此后,随着戈恩的到来,法国声音在日产内部一直不小。2017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但复苏之后的日产,开始对当初与雷诺签下的“不平等”协议提出异议,双方嫌隙渐生,最终作为棋子的戈恩难逃困局。

正如路透社在报道中所说的那样:“如果说法国现在不需要什么的话,那就是自由的卡洛斯·戈恩。”但无论如何,雷诺日产联盟的关系,已经没有恢复至事件发生前的可能。这似乎解释了法国努力“置身事外”的真正原因。

耐人寻味的是,法国《费加罗报》网站的一项民意调查:你是否希望戈恩返回法国?在网站已收到的9.5万张选票中,70.65%的网民选择“否”。这似乎说明,法国民众也希望在戈恩事件中“置身事外”。

戈恩对于法国的默许无疑是愤怒的,他在记者会上说,“这一路所经历的,我并没有感受到法国任何的保护、支持,更多的是一种放弃。我还是保持沉默,希望他们并没有放弃我,毕竟我也是法国公民。我不会凌驾于法律之上,但我也不想被别人踩在脚下。”

戈恩之妻卡罗尔说的更加直接。她此前在采访中抨击法国总统马克龙没有回应她的求助,法国政府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这位雷诺的前总裁。“爱丽舍宫的沉默简直振聋发聩。”她说,“他们都忘记了戈恩为法国经济和雷诺所做的一切。”

妻子卡罗尔陪伴戈恩,亮相记者会。

一向不屈服命运安排的戈恩,将如何面对抛弃他的这些国家面孔?一切才刚刚开始。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 吴宇桢

编辑 王若弦



编辑:沈小栋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