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我愿做一根“稻草”

晨读 | 我愿做一根“稻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侯宝良   2020-01-14 07:00:00

人们常把绝望中抓一物以求幸存称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也称促使不好的事情发生最末一个因素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此,区区一根“稻草”还正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很重要。我就是根“稻草”!

我已年近七旬,不算枯槁也滋润无存,但在年逾九旬老母眼里,依旧是孩儿。平辈中只有我近在她身边,天天去养老院陪伴,满头染霜的我常被误为养老院里的老人呢。日久偶感疲惫,但不忘关心老母安危是我责任所在。所以老妈常自豪说:“我还有儿子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也想自己这般年纪还有亲妈罩着,难怪有同事羡慕我天天有妈相见,岂不福气吗?我就是她生命里的一根稻草,才有母子相依不离不弃。

我们是空巢家庭,时遇烦心事而力不从心的老妻常唤:老公,这咋办呢?老公,你去帮我看看吧。退休后我爱好写作,写作必须抓住稍纵即逝的灵感,我由此常会被打断思路而心不爽。不免羡慕旁人遇事的那种潇洒:“这事让我儿子去办”;“我女儿早给我们准备好啦”。可几年前老妻一场大病如劫后余生,我深感老来伴的可贵。

回忆老妻病中时家里灶台冰冷的凄凉;长夜难眠的孤独及焦虑,备感携手相安的欣慰。虽说我也将风烛残年枯如稻草,但女儿不在咫尺,她不找我找谁呢?被老妻视作依靠黏着,说明我这根稻草在她心目中的位置重要;同样缺了她的唠叨,我不是心里也空落落的。嗨,到了这把年纪时常耳闻孤雁难飞、亲人西行渐远的哀叹,相比之下我应该知足。

作为一名作者,我欣喜自己的稿件经常被一些编辑当作留存稿,常有我早已遗忘的稿子突然被刊出了。有次我听一位编辑点评我的稿子:通用性强,文句通俗易懂,当作应急“补白”也不错。听说他有次送审中秋节专刊,版面大多是写团圆吃月饼的稿子,主编希望穿插一篇动手做月饼的有新意文章。时间紧迫,他很着急,忽然想起去年留存一篇我写的《民间月饼王等你来参赛》,就是写老百姓做月饼的文章。稍作修改正好补进,结果领导很满意。

演艺界有“救场如救火”一说。我愿意做“一根助人的稻草”,在生活中充当一根被人寄予希望的“稻草”,给家人和朋友带来温暖、依靠、帮助与支持,切不做助纣为虐的“最后一根稻草”。(侯宝良)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