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君临城”观赏婚礼

在“君临城”观赏婚礼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默音   2020-01-13 16:13:32

有时候,对一国一地的最初印象,会随着深入接触而发生可能是一百八十度的改变;另一些时候,随着一桩桩小事的叠加,先入为主逐渐固化下来,难以消解。

由于美剧《权力的游戏》,克罗地亚近年来成为全球大热的旅游点。我们被散落在克国的若干世界文化遗产吸引,从威尼斯乘船到罗维尼,驱车沿着八号公路南行。盘桓五天,所见浮光掠影,三人感触在一点上相同:克国虽美,亦有瑕疵。

到罗维尼正值黄昏。这个海港小城据说拥有“全世界最美”的落日,海湾里泊满游艇,每艘船均贴着带人出海看夕阳的宣传,游客们坐在对着海湾的餐馆露天座喝啤酒。古城依山而建,一路上坡,块状大理石地面经过岁月磨砺,光滑如镜。我们订的客栈,按网站介绍是“坐拥院落”,老板带我们爬楼梯上了二楼和三楼,说,往下看就是院子。三人不免失望。

放下行李回到海边,按网站排名找了家餐厅,在露天位落座,服务生麻利地上前,推荐“当日捕捞的鲜鱼”,这架势有些眼熟,便请他拿来看看,盘子里的比目鱼和另一条海鱼在出水后死亡,判断不出鲜度,再问价格,八百和一千(克罗地亚币和人民币差不多一比一),遂礼貌谢绝。服务生走了,不再来。

到克国的第三天,路过希贝尼克。这也是个海滨小城,卡尔卡河便是从此流入亚德里亚海。和克国很多城一样,希贝尼克曾长期抵抗威尼斯共和国统治,不愿被其统辖,直到1412年;后来,奥斯曼帝国试图统治该城而未遂;二战期间,这里是意大利的一部分,后属于南斯拉夫,直至1992年南斯拉夫解体。希贝尼克的圣雅克布大教堂兼具哥特和文艺复兴风格,作为不用砖和木的纯石构教堂,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座,早就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教堂的设计师兼雕刻家,在英语世界名为乔治·达·希贝尼克,就像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意思是“芬奇村的列奥纳多”,这个名字表达的只是其出生地。来到教堂,会先惊叹于外墙的头像——据说乔治当时以71位本城居民作为模特。拥有实在原型的艺术总是格外抓人,男女老少各有神情趣味,仿佛下一瞬间就会开口与邻像交谈。转了一圈找到入口,却被告知现在不卖散客票。只见两支旅游团声势浩荡地冲进去,等他们进完了,试着问能否买票,又被拒,理由是,再过十五分钟要举行婚礼,暂停对外。

远道而来吃了闭门羹,心情可想而知。后来我们发现,在克罗地亚,古迹的商业用途不止一种:罗马帝国时代的戴克里先宫殿,围绕庭院的广场台阶上扔满了坐垫,只要买杯饮料,随处可坐;原本开放给游客的教堂等建筑,最大收入来源是租给婚庆公司,不止一处收费或免费景点忽然把门一关,开始办婚礼。

此行终点杜布罗夫尼克,197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曾被誉为“亚德里亚海的明珠”,如今,它有了另一个名字,叫作“君临城”。电视剧对古城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游客数过于庞大,许多人仅仅是来此打卡电视剧的实景地,对拉古萨共和国的历史漠不关心。

在城内一处教堂目睹了投入不菲的婚礼一景。来宾们纷纷爬上石头阶梯,女宾到达阶梯顶上,赶紧弯腰脱下平跟鞋,换成高跟鞋。九月的亚德里亚海边仍是三十多摄氏度高温,不得不佩服男宾客西装革履的决心。不多时,教堂门口聚集了一二十名盛装男女,人人讲美式英语。小学生模样的花童穿西装打领带,一直在婴儿车里午睡。进不了教堂的游客索性原地围观,举着一只只手机拍照录视频。忽然传来鼓掌声和口哨声,原来新娘和伴娘团正在上台阶。新娘她们敬业得很,提着裙摆穿着高跟鞋爬上了长台阶。肉粉色长裙的新娘上来就开始喝水,然后自己补妆,也顾不得群机荟萃,镜头一律对准她那张南美风格的秀丽脸庞。这时传来哭声,是扮花童的小女孩耐不住热或者疲倦。新娘的母亲裹在银灰色礼服里,一只手抱着花童,不断施以抚慰的拍打。我拿出手机,不是为了拍照,想搜一下在这里办婚礼的到底是哪家人氏。在谷歌搜索栏输入“杜布罗夫尼克”“婚礼”,出现了一长串婚庆公司的广告,簇拥的礼服笑脸,配合无比眼熟的白石红屋顶的建筑群。原来在欧美世界,“君临城”是新兴的婚礼地点。所以不用再责怪历史被小说衍生出的幻想世界侵蚀,那里的商业才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法则”。(默音)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