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默写《红楼》的男主还有什么不可能?

能默写《红楼》的男主还有什么不可能?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指间沙   2020-01-13 16:13:42

一到跨年,古装剧憋足了劲儿竞相开播,最火的首推《庆余年》。

作为网络作家猫腻的封神之作,原作曾被誉为叫板二月河的“最强权谋小说”,皇皇三四百万字的“魂穿”经典,完稿至今已十来年,虽是稳稳的正剧范儿,改编难度却不小。编剧王倦不负书迷厚望,没有任性魔改,很妥当地将“穿越”替换成了“写论文”——幻想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碰撞,主题是“假如生命再活一次”,消解了技术上的难题,旗帜鲜明地给出满满正能量的中心思想:珍惜现在,为美好而活。

原著中令人发噱的人名也没有改,范闲、范建、范思辙、范若若、陈萍萍、司理理、战豆豆……他们和这部剧的片花一样集合了恶搞元素。权谋加搞笑,这种混搭的分寸特别难掌握,对部分观众来说是需要时间来适应的。名字好笑,演员阵容囊括的可是实力派:陈道明、张若昀、吴刚、田雨、高曙光、李小冉……还有刚火成“顶流”的肖战,以及令人惊喜的郭麒麟。没错,要不是这部剧,怎么会想到张若昀和郭麒麟的脸颇有兄弟相呢?

虽然是架空历史背景,仍旧脱不开现实的人类社会历史。与曾一度泛滥的穿越宫斗剧相比,《庆余年》的格局要宏大得多,充满人文情怀,如同历史上的启蒙运动,批判封建专制、特权主义,希望开启民智,宣扬民主、平等。不同背景人物个性鲜明,捍卫各自的价值观,引发冲突不断: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也可以说是“先锋进步”,可以说是“冥顽不化”,也可以说是“忠贞不贰”。

小说中一段话广为流传:“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人不是任何人的奴隶,不是为了做奴隶而生。”这是叶轻眉的名言,最初源自日本讲谈社20世纪出版的小说《十二国记》,电视剧改编时有改动,依旧是振聋发聩的“生而平等,人人如龙”。

有句诗大家都会背:“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范闲的母亲叶轻眉在故事开始时就死了,但她的影响却贯穿始终。范闲的身世、箱子里的秘密、神庙的底细,统统都与她有关。她不仅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肥皂、玻璃、水泥、狙击枪等物质文明,创立了颇具现代色彩的“鉴查院”,更为儿子范闲奠定了全程开挂的男一号彪悍人生。

为什么要取名为“庆余年”,原著作者解释过,是“庆幸多出来的人生,在庆国度过余年,庆帝的国度进入到了末期”。也有人想起的是《红楼梦》里巧姐的判词《留余庆》。

演林婉儿的李沁是美,楚楚可人地举着鸡腿,真乃史上最美味的惊艳。许多人知道李沁缘于李少红版《新红楼梦》里的小宝钗,其实演范若若的宋轶也是《新红楼梦》演香菱出道的。《庆余年》里男主人公范闲能默写《红楼》,名震天下。背功为什么那么好,他傲然道:“我看过的每一个字,读过的每一本书,都记得丝毫不差,历历在目。”所以,认真你就输了!你我再投胎一百遍,也背不出整本《红楼梦》。钱锺书《围城》里的李梅亭要靠一箱子卡片来开中文系的课,范闲的脑子里最起码植入了一套《四库全书》芯片。

因为开挂得太猛,有人称《庆余年》应该更名为“范闲和他的护崽大队”,生父是庆帝、养父是范建、干爹是陈萍萍、岳父是林若甫,还有机器人五竹保驾护航,后台太硬了,谁惹谁傻。张若昀接受采访时说陈萍萍像斯内普,可哈利·波特哪有范闲这种“金手指”啊。

爽剧人人爱看,《延禧攻略》能“攻略”下那么多人,不就是简单爽气地一集撂倒一个吗?《庆余年》是男人玩政治斗权力的爽剧,蓝图虽然宏伟,恐怕结局难逃武侠小说式的江湖例规。

《庆余年》的规划是五年三季,眼下刚播完第一季。第一季的结尾是言冰云背后捅剑,刺穿了没有防备的范闲,WORD文档随即打出“未完待续”。死了?没死?编剧王倦称“别看展现的,要看隐藏的”,算是留了不大不小的悬念。

吴刚演的陈萍萍说:“最折磨人的,不是威胁,是希望。”我们就先希望第二季趁热打铁,无灾无难地完成吧。(指间沙)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