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减量36计·调查报告|循环产业链如何打通?

垃圾减量36计·调查报告|循环产业链如何打通?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旻矣   2020-01-13 19:29:42

downLoad-20200113183001.jpg

图说:牛奶盒等可回收物“死而复生” 新民晚报记者 金旻矣 摄(下同)

“玻金塑纸衣”,是上海很多老百姓熟记的一句口诀。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习惯将这五大类物品收集起来,通过各种方式交给回收企业。回收的途径是否顺畅?低值可回收物没人要的怪圈如何打破?循环的产业链已否建立?……近日,记者对可回收物从“生”到“死”到“再生”的过程进行了调查。

交投 机器吃饱频率高

“怎么每天都是满的?”元旦期间,记者在杨浦区一小区的智能回收箱前,看到拎着一箱旧书的顾阿姨在吐槽,“小区里四个回收箱每个都显示‘机器已满’。”居民说,回收箱“吃饱”的频率有点高,积攒的物品有时数天都扔不掉。

“上次我扔了一个高的纸箱,挡住了里面的红外线探头,机器就显示满了。”一位老爷叔说。还有人质疑,机器无法分辨谁投了什么东西,曾经看到有人为了增加重量多拿积分,将装满水的矿泉水瓶投进去。

从2018年开始,上海全力推行“居住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与“生活垃圾分类收运体系”两网融合。按计划,去年要建成2000个回收网点、109座中转站和10个集散场,今年要建成8000个回收网点和210个中转站。

业界认为,要提高居民交投的积极性,亟待编织更密的“网”、理顺更通畅的交投渠道、让回收企业更有效地“触达”居民。

downLoad-20200113182950.jpg

图说:智能回收箱经常显示“机器已满”

处置 要提升末端工艺

上海居民交投的可回收物中,重量占大头的是旧衣服。开发“拾尚包”的睿斯科环保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任恺表示,回收袋中旧衣物占近40%,纸板箱约30%,玻璃占两成多。但事实上,玻璃、杂塑料、复合材料等低附加值可回收物乏人问津,一直在给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率“拖后腿”。

收废品的于阿姨告诉记者,现在纸张回收价约在1元一公斤,易拉罐约4元一公斤,但玻璃、泡沫塑料等她都不收,“玻璃2毛一公斤都没人要,泡沫塑料也是,我只能帮你带下楼扔掉”。而据官方数据,嘉定马陆集散场废玻璃回收量仅占12%,杂色玻璃售价仅140元/吨,废玻璃资源利用厂收购价仅300-400元/吨。

“约10年前,利乐包装的回收价是600元一吨,通过循环生产出的是纸钱等‘迷信纸’,售价一两千元一吨。后来,利乐帮助处理工厂改进工艺,可以生产出高质量的牛皮纸,售价四五千元,再后来能用牛奶盒做生活用纸,售价又高了。随着附加值提高,处理工厂能接受的前端回收价也提高了,甚至达1500元一吨。”业内人士认为,利乐扶持末端处理工厂的案例,为低值可回收物指明了一条“出路”,玻璃、杂塑料等也必须“跑通产业链”。只有再生产品的售价提高,才能真正拉动前端,提高回收价,老百姓才会更有交投的积极性。

循环 能否建获益者责任制

“产品全生命周期”如何建立?低值可回收物如何进入产业循环?价值链中的缺损部分谁来买单?任恺提到一个小故事:“神户大学环境经济学的教授曾说,以前日本碰到的回收问题,中国以后都会碰到。哪怕纸板箱、易拉罐等高附加值物品,总有一天也会无人问津,因为人均GDP提高后,老百姓对卖可回收物的收入‘看不上’了。因此,要实现资源再利用,必须从‘市场驱动’变成‘政策驱动’,政府必须设计制度。”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也认为,要打通循环利用的渠道,需要建立一整套包括特许经营权、空间补贴、减量补贴、绿色采购在内的制度体系。

上海市包装技术协会名誉会长庄英杰则表示,可建立“生产者或获益者责任制”,谁生产了商品,谁在销售、利用商品中获利,谁就应负责回收:“比如快递行业,在二次物流中获益,就应研究快递包装回收再利用的产业链。大家都不肯回收的材料,就不能用来包装,以此倒逼工厂,减少使用无法回收的不环保材料。”

任恺也认为,可借鉴国外方式,由玻璃、塑料、复合包装等各行业负责研究回收策略,形成循环利用的体系,减轻政府末端处置的压力。哪怕行业中的企业不自行回收及循环利用,也必须“众筹”出一个资源化利用的企业,其研发和运营成本由行业共同承担。如玻璃瓶,最好的利用方式其实是重复灌装,但这需要全行业重新设计体系。 

新民晚报记者 金旻矣

编辑:任天宝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