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别小妹杜颖

叙别小妹杜颖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杜毅   2020-01-14 15:10:47

我泪目走进“杜颖叙别会”会场,一眼望去,主席台上,四周墙沿都是花,不禁想起“自携瘦影步花荫”。然而,这些花篮高雅致逸,素净中又点缀五彩缤纷,含情脉脉,给悲者温馨拥裹。

今天百忙中来参加妹妹杜颖叙别会的,都是一直关爱、呵护我们的好领导;朋友们也都是最贴心的;还有身穿白大褂的医学专家们,都是小妹的救星和福星。我代小妹向你们全体深深致谢。

真的没有想到,10月23日那个清晨,小妹就这样骤然离去,给我留下了致命的打击和无尽的哀恸。她一生与我为伴,形影不离,是我送走的最后一个亲人了。午夜回忆:她没有见到过爸爸,降生在新疆监狱。生下来两分钟还不到,妈妈昏厥,军阀盛世才就派来杀手,将她扔到窗外,零下四十六度的大雪中,幸有白俄助产士,冒死抢回,捂在胸口,许久,才听到小妹的哭声。盛世才不仅残酷地杀害了爸爸杜重远,更将当时无药可救的结核病传染给幼小的我们。小妹尚在襁褓中,受害最深。14岁时发作一场十分罕见的疑难险症:全身大出血,高烧40度,经久不停、不退。七次报病危,惊动了周恩来总理,总理千方百计为小妹找到了擅长除恶疾的中医,配合西医治疗,始得保住小妹的生命。在她以后的人生中,多种疾病相继缠身。她幼年与我和弟弟一样,由于结核病的传染性,一天小学、中学也未能读过,全靠妈妈病床边授课。小妹报考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的那一年,2000多名考生中,录取7人,她是其中的一个。毕业后因身体虚弱,无力再弹钢琴,而进入外事办国际问题研究所(现研究院),任职英文笔译。她译出的《达扬外长传》《郑念在上海的日日夜夜》等作品,已近资深译者的水平——这是因为“文革”期间,她英文打字留下了一百多册外文经典作品,大大提高了她的翻译素养。改革开放期间,邓小平同志一再号召“引进外资和高科技,投资建设国内大型基础设施,以解决工农业发展的瓶颈问题”。当时正值妈妈第二个癌症晚期,我日夜留守在医院。妹妹已出现肾功能不全症状,为报党恩,她置生死于度外,只身赴港定居,开办咨询公司,寻找爸爸海外旧友和在英国、美国颇具实力的两位银行家姨父。她引入世界五百强前十名的大财团,成功投建了宝山“大场自来水厂”、江苏火力发电厂、山东清洁能源,累计引进100多亿美元。她抱病往返奔波在国际航线上,几次发病,岌岌可危,她视死如归。吴仪副总理事后知悉,慨叹:“杜颖有烈士风范。”千禧年末,她肾脏衰竭,卧病瑞金医院。到2011年,她心、肺、胰等主要脏器均已损坏。党中央、多位国家领导人、上海市委、市委统战部、瑞金医院领导,共同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拯救网,汇聚了最有经验的三位肾移植专家——手术后,三位专业主任轮换值班,院长守夜。外电媒体连续报道:“著名烈士杜重远的女儿杜颖在上海换肾,是总统级的医疗待遇。”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党的优良传统,真正做到了不忘初心,对先烈近一个世纪的深情缅怀,惠及小妹,恩泽浩荡。

妹妹心存点滴回馈社会,遵照母训,引进外资,每建成一座基础设施,妹妹便将公司咨询费的一半投向社会公益事业:她捐助过苏州河环境综合治理;帮助没钱上大学、没钱治病的困难家庭;2004年,响应报刊社论“让青少年静心学习,远离游戏房网吧”的号召,小妹在上海位育中学建立了“爱国主义音乐教育基地”,订购了一批价格不菲的夏威夷电吉他,聘请著名的艺术家教学,取得很好成绩。在妈妈病逝将近五周年时,她在病房内,新学苦练夏威夷吉他。半年竟能录成碟片。片中有我用中英文叙说家国衰兴,配合妹妹吉他名曲悠扬。妈妈5周年忌日之际,《锁不住的琴声》碟片分送海内外亲属。美国“夏威夷吉他协会HSGA”惊诧之余,吸收小妹杜颖入会,成为该协会里的第一位中国人。由此,又牵动了出生在夏威夷的奥巴马总统的注意,他在世博会访华期间,在空军一号上倾听了小妹弹奏得日臻完美的夏威夷吉他曲《梦幻》《天堂》,赞叹道:“简直是大师级水平。有机会,我要见见杜颖。”

今天,每位来宾手上的小U盘纪念品中,正是这两首小妹弹奏的名曲。愿袅袅琴声中,大家可以依稀追忆她的声容笑貌。

小妹最后一次住院期间,一直面带微笑,遇到领导和友人来看望时,越笑得灿烂如花。她笑对死亡,感恩而归。

我回到家里,人去楼空,站在小妹安静的卧室里,问空床:“小妹,你真的没有了?永远也等不回来了?”泪眼婆娑中,我记起三年前,她刚从香港回来,就坐在这张床上,填写欧阳修《蝶恋花》的词,轻声念读:“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帮助病中小妹的三位护理,怕我伤心,催我晚餐。饭菜飘香,温语相伴。我忽然问自己:“我凭什么坐在这窗明几净的客厅里,丢下小妹孤单一人?她何尝有过这样的遭遇啊!”我痛哭失声。我一生护理过三个不治之症的亲人,剜割痛苦,守候无望,有太多的眼泪,我总是死死关住泪闸。年轻时哭,怕妈妈伤心;年老时哭,怕妹妹担心;而今,我什么顾虑都没有了,让眼泪排毒吧。我哭得酣畅淋漓,自由减负。哭声中,我听到门铃响了,座机响了,手机里短信、微信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今天又看到了你们,是你们的亲情兜住了我的眼泪,扶我走在彩云间。只是我仍懵懂:没有小妹的日子,怎样才能过好?在这一段中央统战部、香港中联办,市委统战部都特别忙碌的日子里,领导们还心挂两头,举办了如此隆重亲切的叙别会:领导们深沉缅怀爸爸毁家报国,慷慨殉难;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小妹抱病招商引资紧张洽谈,嫣笑剪彩;屏幕下,位育中学小同学和老师演奏夏威夷吉他,琴声悠悠;我将努力走出丧亲阴影,争取枯木迎春萌新绿。

我向你们再一次感恩,谨致不尽谢意。

(此文系杜重远烈士长女杜毅在去年11月29日“叙别会”上的发言,有增删)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